凯里银行行长灭门悬案突现转机:18年后真凶浮出水面

18年前,银行行长一家被杀害时所居住的宿舍楼,目前,该栋宿舍楼只剩下为数不多的老住户了。

“2016年7月5日,凯里市某正科级干部黄某某涉嫌严重违纪,正在接受组织调查。州纪委监察局 2016年7月6日。”

——这是一则在网络上公布的普通违纪消息。

5个月前,它被淹没在浩瀚的新闻稿件中,毫不起眼。

但到了2016年12月初,这条稿子的点击率激增,与此同时,一条爆炸性消息在黔东南州凯里市传得沸沸扬扬:“18年前,发生在凯里市的银行行长灭门案,告破了。”

而犯罪嫌疑人,正是这位被纪委调查的正科级干部黄某某。

一名被纪委调查的正科级公务员,牵出一桩18年悬而未破的灭门大案,贵州都市报冲锋鸡记者(微信公众号ID:gzdsbcfj)对此展开调查。

值得一说的是,嫌疑人杀害银行行长的凶器中,有一把手枪,这把枪,是当时凯里市大十字派出所副所长安某的配枪。

早在银行行长被害的44天前,派出所副所长安某就被杀害了。

随着犯罪嫌疑人被锁定,18年前的这桩灭门悬案,又重新回到人们的视野。

凯里市大十字中国银行凯里分行大楼。

派出所副所长被害

1998年10月17日,星期六,深夜。

凯里市大十字派出所副所长在回家途中,被人杀害。18年后,凶案发生的地方,已经发展成为中博商业步行街,凯里最为繁华的商业中心之一。

这位成为副所长不到一年的公安干警,当时头部和身体遭受重创,最终被杀。与此同时,配枪丢失。

一位当时参与采访此案的贵州都市报记者,看到办案民警从尸检室出来的时候,一脸凝重。

谁也没有想到,这个案件竟然18年未能破获。

更让人意外的是,就在派出所副所长被杀害44天后,这把已经丢失的配枪子弹弹壳出现在中国银行凯里支行行长乐贵建的家中。

乐贵建及其妻子,14岁的女儿以及一位邻居全部被杀害。

这其中,乐贵建身中两枪,而子弹,则来自于派出所副所长丢失的那把配枪。

418医院家属宿舍楼。

银行行长之死

被杀的时候,乐贵建只有43岁。

这是1998年12月1日中午,凯里市418医院家属区某栋501号房,乐贵建的家。

没有人能说得清这一天中午到底发生了什么。

即使住在对面的余可也不知道,虽然案发时他在家,但在睡午觉,并没有听到枪声。事后,有公安模拟枪声,在他听来,也仅仅是像“温水瓶打碎的响声”。谁能想到,这个一直以来都其乐融融的小区,会发生持枪杀人案呢?

无数人都在替乐贵建惋惜。

在当地人的话语中,“乐”和“罗”同音,一些网络帖子的爆料中,误将受害者的姓氏写成了“罗”。熟悉乐贵建的人更喜欢叫他乐行长。一位年过七旬的老人评价说,乐行长非常懂礼貌。虽然他当“那么大的官”,但见面之后,还是会特别有礼貌地喊声大姨妈,虽然声音不大,但这位老人听得到。

在乐贵建家对面的邻居余可看来,乐贵建的警惕性一直都不高。

1995年,两家人同时装修房子。中国银行凯里分行的人特意在5楼的楼梯上安装了一道铁门,由乐余两家共用。但这道铁门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乐行长晚上回来的时候,经常忘记关这道铁门。”

余可经常都是深夜12点之后才睡,他已经养成了一个习惯,当听到乐行长在门外喊女儿“娴娴”开门进去之后,他就会悄然出来给铁门上锁。

然而,这样的弥补措施并没有什么用,乐行长被杀了。

身中两枪,其中一枪直接打在乐贵建的脑袋上。

18年之后,余可回忆起乐行长时,仍觉得他很和善。一起装修那会,两家人往来特别频繁。相互串门,看看各自的装修风格。“他对人特别客气,没有一点官架子”。

14岁小女孩被杀害

一同被杀害的,还有乐贵建妻子和年仅14岁的女儿。

乐贵建的妻子叫房晓远,当时是418医院的人事科科长。袁凤来曾在418医院财务科工作。她的办公室斜对门,就是房晓远的办公室。

两个人虽然在工作中的接触并不多,但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爱好,跳舞。于是,她们一起加入了医院的宣传队,经常跳舞参加比赛。

在袁凤来的印象中,房晓远是个重承诺的人。“只要她答应你的事,就一定会做到。”袁凤来说,此外,房晓远的能力也很强,宣传队的一些对外事宜需要协调,都是房晓远去办。

让袁凤来印象深刻的是,房晓远对女儿的教育也特别严,有一次,袁凤来和房晓远母女到同事家做客,女儿喊人的声音有点小,离开同事家时,房晓远就教育起女儿:“你怎么不喊人?”远远的袁凤来甚至看到房晓远还推了女儿一把。

或许正是这样严格的教育,住在乐家对门的余可记得,“娴娴特别懂事,嘴巴也甜,一遇到人就喊。”

余可说,娴娴只比自己的二女儿小一岁,两个小女孩的关系也很好。

“娴娴过生日的时候,还会邀请女儿到她家里做客。”余可说,他特别喜欢这个懂事的小女孩。

和余可一样,418大院的邻居们,提到这个小女孩,都竖起大拇指表示夸赞。

“凶手实在太残忍了,连这么小的女孩子都不放过。”

6栋一户居民回忆:案发中午自己也在家,就是一点响动也没有听到,直到第二天下午才听隔壁邻居讲诉。

邻居前去“劝架”被杀

案发时,住在隔壁栋的一名妇女正好打开窗户晾衣服。

她听到一声小女孩的惨叫。声音来自于501号房,这个妇女暗自嘀咕了一声,这家人打娃娃,打得太凶了。她似乎有些不忍心,但考虑到对方是领导家,自己贸然劝架有些不妥。

她便找来邻居刘巧云。

刘巧云是418医院放射科登记员。

她的丈夫曾经在中国银行凯里分行当乐贵建的司机,两家关系特别好。在邻居们看来,乐贵建夫妇平时的工作都很忙,有的时候,甚至照顾不了女儿的生活。

于是,很多时候,娴娴直接就到刘巧云家里吃饭,刘巧云也乐于照顾这个懂事的小女孩。

得到消息的刘巧云,先是朝乐贵建家打了一个电话,但是无人接听。

她决定亲自去劝架,然而,谁也没有想到,这个膀粗腰圆,比常人魁梧的女子,一去再也没回来。一位曾给刘巧云缝针的医生透露,刘的身上总共有21处伤,每一处都很严重。

刘巧云的丈夫找了一天,都没能找到妻子。他曾去501号房乐贵建的家看,大门紧闭,敲门也没有任何回应。又去刘巧云上班的地方问,得到的答复是没来上班。直到第二天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