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风光的日本大米!太湖边这个“薄弱村”,哪来的底气?

□圆桌观察员 苏平远

全村12万斤的大米,从开镰起,不到40天就全都卖光了,往常这样的销售至少得持续3个月;

不光是卖得快,今年这个村的米价,还从去年的三五元一斤,跳涨到八元一斤。但即便如此,这里今秋的新米,还是被苏城乃至北上广的“淘米妈妈”们一抢而空。

这样的“逆袭”到底发生在哪里?这一波“神助攻”的驱动力又是来自哪里?

 不一样的“脱贫”  

事实上,这个“事发地”离我们并不遥远,就在太湖边——高新区东渚镇的长巷村。

1

和永联村等拔尖的全国百强村相比,在苏州的乡村实力格局中,临近太湖的长巷村,其实很长一段时间都处在格局的另一端——薄弱村。

在苏州,村级稳定年收入低于200万元的村,会被列入“集体经济薄弱村”的行列。戴着这顶“穷帽子”的乡村,苏州目前还有近百个。

为了帮助这些薄弱村甩掉穷帽,苏州上下可谓下了大功夫。机关单位挂钩帮扶,资金人才对口扶持,仅市级层面,去年就落实了2500万元薄弱村扶持资金。

在这场近乎“百村大战”般的脱贫攻坚战中,一村一策,战法各不相同。有靠盖厂房出租的,有开发旅游业的,有投资办物业的。

而在这些常规战法之外,紧邻太湖岸线的长巷村,偏偏选择了发展农业——这个在苏州经济总量中占比不到2%的原始产业。

这或许是无奈之举,但也是明智之举。

长巷村是个农业村,祖祖辈辈都靠种地为生。这里最近处,离苏州自来水公司的太湖金墅港水源地还不到1千米。因此这里没有工业,太湖的环保“红线”更不允许在这里发展工业。

但勤劳的长巷人,可不甘心守着美丽的环境过穷日子!

5年前,村里把两块鱼塘、蟹塘清空,共腾出216亩2分地。“退渔还耕,发展现代农业!”村里的老支书仇永康抱定了这个脱贫的信念。

通过土地平整等措施建成高标准基本农田,长巷村按照生态绿色的标准种植农产品,主打生态和地产品牌。

经过近几年的努力发展,这个2013年前村集体经济收入还不到60 万元的薄弱村,居然真的靠农业迈出了致富的大步,去年全村集体经济收入达到了200多万元,一举摘掉了多年的“穷帽子”。

而今年的秋收季,长巷村更是借助地产的新米,上演了一场华丽而惊人的“秋收传奇”。

 不一样的“第一书记”  

说到长巷大米今秋的销售奇迹,不得不提到另一个人——马莉。

这个年轻的“80后”,之前是高新区劳动就业管理服务中心的副主任。今年3月,作为高新区第二批“机关干部到村任第一书记”的一员,马莉来到长巷村挂职“第一书记”。

事实上,马莉既是一个帮助长巷发展村级经济的“专员”,也是一个经常为家里孩子不肯吃饭而闹心的妈妈。

之前为了给孩子“找米”,她和朋友圈的一帮“淘米妈妈”们,可没少操心,许多品牌的日本大米、泰国大米,几乎尝了个遍。

但到长巷村工作之后,连马莉也大吃一惊:原来好吃的大米就在自己身边!但在这之前,即便像她这样在高新区工作多年的人也都还不知道这里的秘密。

马莉惊讶地发现,这里的稻田,喝的是从太湖取水口引来的清洁活水,施的是榨油剩下的“菜籽饼”等有机肥,没有任何农药残留;

这里的稻种,选的是大名鼎鼎的“南粳46”。 就在今年3月,在日本举行的一次稻米品种鉴定会上, “南粳46”力压日本新一代优良食味水稻品种“Kirara397”,获得“最优秀奖”。

这里的种稻人,更是由村里种了一辈子水稻的“老把式”袁小男带队。袁师傅和稻米打了一辈子交道,从人工插秧到机械插秧,从追求产量到讲究口感,苏州稻米种植的那些事,在他心中有一本清楚的账。

2

这下让马莉更纳闷了:以近乎“全明星”阵容种出的“长巷大米”,品质堪比高端的日本大米,但为何名气却少有人知,价格也只能卖到三五块而已?不光与动辄二三十块一斤的日本大米相去甚远,就是比国内的一些品牌大米也低廉不少,而比起孩子们饕餮100多块一斤的车厘子,更是气得肝疼。

学新闻专业出身的马莉,很快发现了问题的症结——营销。

凭借对传播新趋势的敏感,马莉和她的长巷村同事们,很快在这个偏远的农业村,策划开展了一场“互联网+现代农业”的“长巷实验”。

 不一样的卖米 

为了打开长巷水稻的知名度和销售渠道,马莉开通了长巷村的网上销售平台,请来了在传媒学院当老师的大学同学帮忙拍微电影,还组织了城里孩子来长巷村,体验亲子挥镰割稻的线下活动,并借助新媒体的大咖在网上广泛传播……

3

4

割稻、脱粒、尝新米,活泼热闹的亲子割稻活动,让孩子和家长,都体验到了鱼米之乡的稻作文化。而在这之前,竟还有熊孩子以为稻米是长在树上的。

借助互联网的强势推广,“长巷大米”——这个此前在苏州众多地产大米中并不出挑的品牌,一夜之间在朋友圈里火热起来。

亲子割稻活动上,一个平时不爱吃饭的小家伙,一口气吃了三碗新米饭;一个企业老板,上门一下续订了500斤新米;还有不少二三十岁的年轻妈妈,在网上下单,快递上门;甚至还有远在北京、广州的网友,都恋上了这口来自“鱼米之乡”的长巷大米……

忙碌了1个多月的村书记仇永康,不无感慨地告诉苏州圆桌(微信ID:suzhouyuanzhuo):“以往,长巷村交通不便,长巷品牌农产品知名度不高,销售都是求熟人帮忙推销,客户对象也多是一些单位,价格上不去,销售周期也都要好几个月。这次网上卖米,不光长巷品牌知名度上去了,售价提高了,更重要的是从托人销售,转变为市民开车到村里上门来买米的增多了,大大节省了人力和时间,仅用40天就把村里的大米卖光了!”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长巷村仅水稻种植收入一项,就可达70万元,较去年同比净增20%。

5

6

在这个金秋,马莉和她的长巷村,上演了一场关于“互联网+农业”的鲜活实验。

200多亩稻田,60多吨稻米,这样的规模,相比于苏州全市110万亩水稻、68万吨的产量,其实说还只是个零头。

尽管量级还有限,但这股“互联网+现代农业”风暴,对于今年的长巷村来说,却是革命性的,因为它不是停留在“咖啡杯”里,而是行动在实实在在的稻田里,弥足珍贵。

作为这场“风暴”的策动者,马莉在忙完秋收之后也告诉“苏州圆桌”,经历这次尝试,她也亲身感受到了地产农产品经营的一些“痛点”。

譬如,至今苏州还没有一个能够集中宣传推广地产农产品的专业平台,这让很多优质的农产品还隐于乡野,价值更是被低估。

或许论品质,我们的一些地产农产品已经毫不逊色,但论规模生产和品牌推广等实力,我们还有着不小的差距,并非一时半会、一人一村可以瞬间扭转。

这样“破题”,苏州还在路上。

0
[责任编辑:方亭]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城市早8点”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留园寻梦”
植物沙盘设计大赛
300万豪车被电杆砸中 车主淡定微笑自
桥头上的对话
品味舌尖上的清明
女书法家作品展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