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岁高一女生遭同学强奸后被杀害 被告拒不认罪

2016年5月19日晚,北京昌平新东方外国语学校高一16岁女生姚淑(化名)失联,次日早上7时左右,姚淑尸体在该校教学楼601室被发现,后该校另一班级男生王恒(化名)向警方投案,承认杀害姚淑。4月19日,该案在北京市一中院不公开开庭审理。

检方认为,王恒违背妇女意志,以暴力手段强行与被害人姚淑发生性关系,并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犯罪性质恶劣,情节、后果严重,社会危害性大,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二百三十二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强奸罪、故意杀人罪追究刑事责任。鉴于王恒实施犯罪时不满十八周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七条第三款,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据了解,庭审时,王恒称发生性关系是姚淑自愿的,拒不承认强奸罪和故意杀人罪。

案发:16岁花季少女殒命教室

5月20日零时42分,在山东东营老家的李女士接到新东方昌平分校魏姓老师电话,对方称其女儿姚淑与男生出去了,让她务必次日一早到学校一趟。经询问,魏老师表示,截至当晚10时30分,姚淑仍未回宿舍,学校通过排查发现,同年级另一班的男生王恒也不见了,王恒告诉其室友,他发烧了,要回家治病,今晚不回来了。

“我女儿一向很乖,不可能在不和我商量的前提下私自离校”,李女士称,19日晚8时48分之前,姚淑一直通过微信和手机短信与她聊天,其间没有任何异常情形,“她怎么可能会突然离校?这根本不合逻辑。”

李女士急忙给女儿打电话,但姚淑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我判断姚淑一定出事了,催促校方抓紧派人去找,一定要在校内寻找,重点排查校园的每一个角落和教学楼。”李女士表示,姚淑胆子小,不可能晚上私自和男生一起出去,要求校方立即调取学校监控录像,查看姚淑是否离校。与此同时,李女士感到问题非常严重,立即驱车赴京。

姚淑生前的照片。

20日凌晨3时左右,李女士联系到学校负责人王某。李女士要求其立即组织人员到校内、重点是教学楼寻找姚淑。王某认为此时发动全校师生多有不便,坚称姚淑不会有危险,且姚淑失联不到24小时,即使报警,警方也不会受理。

20日早上7时左右,值班老师带领学生上楼查找,在教学楼601教室见到了姚淑的尸体。正在赶往学校路上的李女士从女儿同学处获知了此消息,“姚淑好像睡着了,叫不醒。”李女士一再追问姚淑还活着吗,同学表示不确定,老师不让上前去问。

20日上午,王恒向警方投案,承认19日晚用胳膊勒死了姚淑。

自称发生性关系后害怕被告发杀人

据了解,姚淑与王恒均为北京昌平新东方外国语学校高一年级学生。2016年元旦,担任学校晚会主持人的姚淑引起了王恒的注意。王恒被姚淑的美丽吸引,晚会结束后,17岁的王恒向同学要了姚淑的微信,并加为好友。次月,王恒向姚淑表达了爱意,但姚淑以学习为由拒绝。

熟悉案情的人士介绍,王恒自称案发当晚,在教室内,两人发生性关系,后姚淑反悔,称要将此事告知老师,害怕遭告发的王恒,用手勒住姚淑颈部致其死亡。之后,王恒将姚淑拖至中间的教室,拿走其手机,翻墙逃走。

王恒和朋友的合影,红圈标记为王恒。

但李女士称,她通过向姚淑的老师及同学了解,两人并非男女朋友关系。李女士回忆,案发前,“姚淑曾在电话里和我提过王恒追求她,但我女儿说她不喜欢王恒,称对方很张扬,我女儿说很讨厌他”。当时,李女士还教育姚淑,不喜欢的话可以明确告诉对方,但要注意方式方法,避免伤及男孩的自尊心,也可以和他做普通朋友。

此外,李女士记起,2016年4月份,因王恒在校内造谣姚淑抢了同学的男朋友,感觉名誉受损的姚淑,在教室内与王恒打起来,姚淑用手机砸向王恒的脸。事后,姚淑还和李女士说想转学,但李女士表示转学不是一下子就能决定的,劝她先上完这学期。

案后向老师谎称“很安全” 并入住酒店点外卖

姚淑的4名同学于20日凌晨4点进入学校监控室,他们查看了19日晚9时至20日凌晨的全部监控录像,未发现姚淑外出的身影,却意外发现王恒于19日晚10时02分翻墙外出的镜头,而且将摄像头翻转,逃避监控。

据了解,王恒当晚11点左右,通过其手机给学校老师发过短信,称“我和姚淑在一起,她手机没电了,我们在找地方充电,我们很安全,放心吧”,于是学校老师初步认为两人一起出校了。李女士认为,由此可看出王恒在作案后不但不希望姚淑得到施救,而且试图误导老师,为自己的逃离争取时间。

王恒和其母亲的合影。

熟悉案情的人士表示,王恒从学校逃走后,19日晚11时39分,打车到北京市区入住一家酒店。酒店监控视频显示,凌晨零时45分,王恒到前台拿外卖。王恒在该酒店浴缸内企图割腕自杀未果,20日早上,王恒将涉嫌杀人的事情告知其母。7时许,王恒在被母亲送往医院的路上,用其母亲的手机打电话报警,称自己过失将姚淑杀害。

随后,王恒被警方带走。

事发教室无监控 被害人处女膜新鲜撕裂

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案发601教室原是学校准备的老师办公室,也是整个教学楼唯一没有监控的教室。后来该教室并未作为老师办公室使用,被学校改成了话剧排练室,但一直没有安装监控。601教室斜上方监控显示,19日晚姚淑手里拿着手机,边走边看手机自行进入601教室。

据到过现场的老师称,20日早晨发现姚淑时,姚淑尸体面部朝上,其鼻孔、嘴部、头部均有血迹,胳膊、腿部都有伤痕,双臂自然放在身体两侧,头发散乱,尸体用校服进行了遮盖,现场地面上有被处理过大片血迹的痕迹。

李女士称,尸检报告显示,姚淑体表损伤主要位于颈部,符合被他人扼压颈部致机械性窒息死亡。李女士表示,在法医鉴定机构见到姚淑尸体时,她头发散乱,右脸肿胀并有紫斑,脸部扭曲变形,鼻子大量出血,嘴部肿胀并有血迹,头部有伤口,脖子有勒痕,身上有淤青。“我们怀疑王恒在开始实施犯罪时,除勒脖子致使窒息外,还有暴力袭击行为,有受到钝器攻击的可能,不然单纯地采取勒脖子的方式,不可能致使我女儿鼻子、嘴部大量出血。”

王恒和朋友的合影。

此外,李女士并不认可王恒所称的为女儿主动要求发生性关系,认为女儿遭到强奸,“他们以前有矛盾,怎么会主动发生性关系,如果是自愿的,他怎么要杀她?此外尸检报告上显示我女儿处女膜新鲜撕裂,她一直很乖很纯洁,不可能乱来的。”案发现场中,姚淑的臀部有大片血迹,李女士认为这些血迹并不是简单处女膜破裂流出血迹,认为女儿有遭受暴力可能。

专家认定死者生前遭受暴力攻击

就尸检报告结果,李女士曾多次向检察院提出补充鉴定申请,申请对被害人具体死亡时间、是否遭受新型毒品作用、是否存在骨折、头颞部损伤形成原因、臀部裤子处大量血迹的形成、颈部是否遭受其他物体作用等进行补充鉴定。

据了解,此案曾退回公安部门补充侦查,后将案件重新移交到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李女士称,公安部门给出的女儿被害案件的回复意见称,姚淑头部损伤确认为外力所致,但无法确定是什么外力所致。对于臀部位置的大片血迹认定为尿液,解释为遭扼压颈部时造成的小便失禁,家属并不认可该结论,认为该结论并没有相关的法医学辅助材料予以证明,对于臀部的大片液体,家属认为不排除姚淑下体遭局部撕裂的可能。此外,姚淑头颞部伤口、臀部大量血迹等无法找到合理的法医学解释,家属在咨询相关法医专家后初步认为,姚淑头部、面部和颈部的伤害情况应为王恒连续、反复多次施加暴力作用形成的。

李女士认为,退回补充侦查卷宗资料存在无法解释女儿伤情等问题,后又委托律师向检方提交《请求再次退回补充侦查并启动重新鉴定程序的申请书》。由于家属认为姚淑的尸检存在诸多问题,2月27日,就解决伤情遗漏、重要伤情的形成原因等问题,检方组织召开了专家听证会。

李女士告知记者,最终,没有对姚淑尸体进行重新鉴定,但专家根据以前的鉴定,认定姚淑头部损伤系受钝性暴力作用所致,其身下的大片血迹是血液,而不是警察出具说明的尿液。此外,姚淑身上的伤符合抵抗暴力时形成,表明当时死者处于清醒状态,且有相应的反抗动作,“这个结论法院和检察院都认可。”

李女士转述,根据尸体检验和现场痕迹分析,专家认为受害人姚淑在受到性侵害前遭受多次暴力攻击,受害人强烈反抗、挣扎,在受害人丧失抵抗后,犯罪嫌疑人对受害人进行性侵害的犯罪过程来解释姚淑被杀害更为合理。

检方:以强奸罪、故意杀人罪提起控告

4月19日上午10时,该案在北京市一中院不公开开庭审理。起诉书显示,王恒因涉嫌故意杀人罪,于2016年5月20日被北京市公安局刑事拘留,6月25日,被北京市公安局逮捕。本案由北京市公安局侦查终结,王恒以涉嫌故意杀人罪、盗窃罪,于2016年9月22日向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移送审查起诉。其间,因案情重大、复杂,延长审查起诉期限一次(自2016年10月24日至2016年11月7日);因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退回侦查机关补充侦查一次(自2016年11月3日至2016年12月3日)。

检方指出,经依法审查查明,2016年5月19日晚9时许,王恒在北京昌平新东方外国语学校教学楼六楼东侧办公室内,强行与姚淑发生性关系,后因害怕姚淑告发,遂扼压姚淑颈部致其机械性窒息死亡,并将姚淑的手机拿走。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认为,王恒违背妇女意志,以暴力手段强行与被害人发生性关系,并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犯罪性质恶劣,情节、后果严重,社会危害性大,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二百三十二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强奸罪、故意杀人罪追究刑事责任。鉴于王恒实施犯罪时不满十八周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七条第三款,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庭审:被告人拒不认罪 无家属出庭

19日下午3时20分许,庭审结束,此案未当庭宣判。

据李女士介绍,在法庭上,王恒一直在狡辩、表演,称是姚淑主动要求与之发生性关系,是自愿的,不承认强奸,但根本不能自圆其说,“我女儿当天晚上在和他聊天时说,做普通朋友就可以了。”李女士表示,王恒曾追求女儿姚淑,但姚淑以学习为重,不答应其无理要求,于是王恒恼羞成怒,起了杀心,“他曾扬言要毁了我女儿,当晚,我女儿就是被骗去601教室的,她本来是有学生会的安排的”。

李女士还称,事后,王恒隐匿证据、销毁证据,主观恶性很强,在法庭上,王恒态度恶劣,拒不认罪、悔罪,不承认强奸罪和故意杀人罪,对于检察官和法官的问题,王恒很多都回答不上来。

据了解,王恒的母亲及家人都没有出庭,代理律师为其作有罪辩护,不承认强奸罪,认为王恒是过失杀人,激情杀人,主要证据是调查了601教室周边的环境,认为如果姚淑不是自愿发生性关系,可以大声呼救,周围同学可以听见。“他就是想置我女儿于死地,怎么可能给她呼救的机会”,李女士称。

谈及女儿,李女士泪流满面。

李女士表示,自2016年5月19日案发至4月19日开庭,过去了整整11个月,在这段时间,她每天都会做噩梦,梦到一直在找女儿,抓着女儿的手不放。事发后,“我拼命查清事实真相,还女儿清白,调取了大量的证据证实王恒强奸姚淑后将其杀害,并且是有预谋的,相关证据已经提交法庭,有充分的证据证明,王恒犯有强奸罪、故意杀人罪。”

李女士没有提起附带民事诉讼和索赔要求,“我一分钱都不要,只想严惩他。”提及女儿,李女士泪流满面,称没想到女儿在校园里发生这样悲惨的事情,被人杀害,还被人诬陷,毁了她的清白,“这不是简单的校园暴力,而是校园犯罪,我相信司法机关会做出公平公正的裁判,还我女儿清白和公道,希望能在5月19日之前宣判。”

0
[责任编辑:小薇]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城市早8点”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市民体验放射防护
三轮摩托车严重超载 堆得比围墙还高
菊花宴迎霜降
DIY“重阳糕”送到老人家
高架道路设卡布控拦截 内环交警大队
社区收藏展喜迎十九大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