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传统管理转变成现代治理_政务之窗_新闻中心_苏州新闻网

从传统管理转变成现代治理

当前,随着我市城乡一体化步伐加快和社会治理创新实践深入,以村民自治为核心的农村基层民主政治建设,呈现制度更健全、程序更规范、内涵更丰富、监督更有力的态势,有力地推动了城乡经济社会的发展。根据2017年的工作安排,市政协社会法制委员会在分管主席的带领下,组成调研组,对我市在城乡一体化进程中的村民自治工作开展调研。根据调研情况,形成了《进一步加强我市城乡一体化进程中村民自治的建议(草案)》,该草案经市政协主席会议审议通过。

上世纪八十年代起步,历经三个发展阶段

村民自治工作有了新拓展

我市村民自治工作起步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历经初创探索、规范建设、全面提升三个阶段。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太仓市的村委会“两个一票直选”被写入《村民委员会组织法》;本世纪初,太仓村民小组代表会议制度获评全国村务公开民主管理创新奖;2015年,全市村委会依法自治达标率为99%;2016年,苏州市第十一届村委会换届选举选民参选率、“无候选人一票直选”率分别达98.62%和97.1%。在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和相关部门积极推进下,我市以“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村务公开”为重点的村民自治工作有了新的拓展和提升:村民自治城乡一体格局明显

市委市政府坚决贯彻党中央加快形成城乡一体化发展新格局的决策部署,始终以构建政策制度框架为关键,深入推进体制机制创新,通过实现“三个集中”“三个置换”“三个并轨”“三大合作”,推动“三农”与“三化”互动并进,基本形成城乡规划、基础设施、资源配置、产业布局、就业保障、公共服务和社会治理一体化新格局,有力促进了农民市民化,为村民自治工作奠定了坚实的制度基础和经济基础。目前,苏州城镇化率超过了75%,农村居民非农化就业超过90%,建制村已从1097个减少到1034个,涉农社区达237个,居住形态主要为现代社区型、集中居住型、整治改造型、生态环保型、古村保护型等5种类型,村民自治呈现城乡互动、村居合一、融合发展的鲜明特征。

村民自治制度框架全面形成

近年来,市委市政府相继出台《关于加快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高水平推进城乡发展一体化的意见》《关于加快推进城乡社区治理现代化建设的意见》《关于建设法治型党组织的意见》《关于在“政社互动”中进一步强化党建引领的实施办法》《关于加强城乡社区协商的实施意见》等一系列政策文件;市委组织部、市民政局分别制定《关于加强全市村转社区党组织规范化建设的实施意见》《苏州市村务公开目录》等规范性文件,为深入开展基层党组织领导下的村民自治工作提供了有力的政策保障。

村民自治示范创建成果丰硕

以全国农村社区建设示范单位和村务公开民主管理示范县(市、区)创建为抓手,推动农村民主建设上台阶。全市涌现了张家港、太仓、吴江、昆山、相城、吴中等6个“全国农村社区建设实验全覆盖示范市(区)”,张家港、常熟、太仓、昆山等4个“全国村民自治模范市”和张家港、太仓、昆山、吴江等4个“全国村务公开和民主管理示范市(区)”,获评数位居全省前列。

村民自治创新实践亮点纷呈在全国率先探索“政社互动”,创新建立基层群众自治组织依法履职事项和依法协助政府工作事项“两份清单”、基层人民政府与基层群众自治组织“双向评估”等新机制,并实现全覆盖,激发了村民自治新活力。张家港市率先开展以农村社区为基本单位的村民自治试点工作,被列为“全国农村改革试验区”,初步理顺了基层政府与基层群众自治组织、村委会与村民议事会等相互关系,拓展了村民自治新空间;太仓市通过完善社区协商四项制度和协商流程,有力地促进了互动协商程序化、规范化;常熟市沙家浜镇“春来月谈”议事协商、吴中区胥口镇“智慧农村”等新平台扩大了村民自治参与渠道,促进了村务公开民主管理。

村民自治服务体系基本建立

初步构建农村社区基本公共服务、志愿互助服务和社会化便民利民服务相衔接的农村社区服务体系。积极倡导把最大的空间留给村民活动、最方便的空间留给村民办事、最小的空间留给村“两委”办公,同时留有一定的空间用于村集体经济增收。农村社区办公活动用房平均面积达1584平方米,具备党员服务、就业社保、社区救助、卫生计生、文教体育、警务治安、环境管理、便民利民等8项基本服务功能,并根据村民需求积极拓展特色服务,普遍建有“一站式”综合服务窗口。

村民自治要成“风景”而不是“盆景”

新形势下村民自治工作面临新挑战

随着我市农村经济社会发展和城乡一体化深入推进,城乡结构、人口结构、就业结构、组织结构以及利益分配结构等发生深刻变化,农村居民生产方式、居住方式和生活方式发生重大变化,农村人员流动日益加剧、社会结构日益多样、利益主体日益多元,给村民自治工作带来了新的挑战。当前,从我市村民自治工作来看,主要在统筹发展、职能定位、自我管理、运行机制、社会组织等方面与新形势新任务新要求还不相适应。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统筹发展不够平衡。地区之间发展存在差异,全市范围村民自治虽有创新亮点,但面上推广不够,有些亮点只是“盆景”,没能形成“风景”;集体经济较强的地区自治工作普遍较为顺利,反之则自治工作往往流于形式。

2.职能定位不够清晰。有的农村党组织把发挥党组织领导核心作用理解为党组织包办一切,不注意发挥村委会的作用,一些完全可以通过市场和社会服务解决的事项也被纳入党组织工作范畴,党建重点职能反而被弱化。

3.自我管理不够主动。部分村民只关心自身的经济权益,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的意识不强、动力不足,缺乏主动性和积极性;有的村民不清楚自己有哪些民主权利和义务,或者只想要权利,而不愿履行应尽的义务。

4.运行机制不够灵活。有些地区往往习惯于传统思维模式和行政化工作方式,方法手段单一,动员民间力量、整合民间资源、利用民间资本的观念不新、机制不活、能力不强,社区服务能力与居民需求不相适应;有些地区村民自治还未融入“互动”“协商”新理念,仍按“老套路出牌”,缺乏创新与活力;有的地方虽然成立了村民议事组织,但活动不经常;村务公开形式单一,主要依托传统的宣传栏,像电视、互联网、微信等载体使用不够;一些农村社区“政社互动”工作机制尚未有效建立并发挥作用;如何有效吸纳外来人员参与村民自治有待深入研究。

5.社会组织不够成熟。村民自治中普遍缺乏能够提供专业化服务的社会组织,专业社工力量比较薄弱,社会化服务程度较低;对社会组织、社工队伍培育发展的政策引导和扶持,需要进一步强化。

从“为民做主”变“由民做主”

五大建议助推村民自治

市政协认为,加强村民自治工作、巩固发展基层民主,必须从加快推进城乡一体化全局和新农村建设实际出发,善于学习省内外村民自治创新实践经验,坚持以创新的精神探索村民自治的新思路新方法新途径,全面实现从传统社会管理向现代化治理转变,加快构建基层党组织为领导、村委会为主导、协商民主为手段,以项目化、制度化、社会化为抓手,农民群众广泛参与、全民共建共享的现代村民自治新格局。

更加突出加强党建引领,注重把握村民自治正确方向

要以基层党建带动基层各类组织建设,使基层党组织领导方式、工作方式、活动方式更加符合服务群众的需要;要注重以加强法治型党组织建设带动村民自治法治化;注重以加强党务公开带动村务公开。进一步完善党务公开制度,健全党内情况通报、党内事务听证咨询、党员定期评议基层党组织领导班子成员等制度,以注重党务公开带动政务、村务和各领域办事公开,全面推进决策公开、管理公开、服务公开、结果公开,有效发挥党建思想引领、组织引领、服务引领和法治引领作用。

更加突出依法自治原则,注重强化村民自治法治保障

围绕贯彻依法行政、建设法治型政府要求,按照条块结合、以块为主原则,进一步依法厘清乡镇(街道)和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权责边界,明确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承担的工作事项清单以及协助政府工作事项清单以及其他事项,政府可通过向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等购买服务方式提供;严格遵循《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和其他法律法规,制定“村民委员会依法履职事项清单”,加强法治宣传教育,强化法治意识,从制度上保障村民自治范围内事务不受任何组织随意干预;强化法律服务、调解仲裁等公共服务职能,吸纳法律顾问和相关组织参与村民议事组织,为发展村级集体经济、实施农村基层服务管理、规范推进村委会换届选举、制定章程公约、开展社区协商议事等提供法律咨询服务。

更加突出村民主体地位,注重维护村民自治民主权利

坚持民事民议民决,强化科学治理。更新理念、释放活力,从“为民做主”变“由民做主”;以张家港国家级农村改革试点为重要契机,全面完善以农村社区为基本单位的村民自治职能;以实施“公民素质提升工程”为契机,把文明素质培养、公共环境优化、公共事业普惠、交通文明共筑、文明建设示范等内容纳入农村社区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的范围。

更加突出推进多元共治,注重激发村民自治创新活力

加快推广张家港“多元共治”新模式,通过党建引领、村居自治、多元治理、智慧平台,建立民主议事机制、明确利益调整清单、完善民主监督事项;进一步研究完善引导培育社会组织的政策体系,按照每个农村社区建有不少于10个社会组织的要求,重点培育面向农村的社区服务类、社区治理类社会组织;建议进一步深化“姑苏社会工作人才发展计划”,加大财政投入力度,研究制定“社工人才薪酬指导标准”及相关激励政策,推进农村社会工作人才队伍建设,加快实现农村社区服务社会化全覆盖,为农村社区开展“三社联动”、推进“多元共治”奠定基础、积累力量。

更加突出因地制宜导向,注重体现村民自治实际成效

全面梳理全市1034个建制村和237个涉农社区,按照现代社区型、集中居住型、整治改造型、生态环保型、古村保护型等进行细化分类,针对经济、地域、人口、环境等不同情况,探索具有各自特色、富有成效的村民自治工作机制;根据农村社区不同的类型和村民不同的利益诉求,切实改变一线平推、一个模式的简单做法,实行分类施策;加大扶持经济相对薄弱村的力度,探索推进“政经分开”,规范村集体经济组织内部治理机制。研究“撤村建居”“股权固化”和当前“空壳村”“人户分离”等现象给深化村居自治、维护村民利益带来的弊端及影响,拿出具体的解决办法和措施。

□苏报记者新月

 
0
[责任编辑:wadfk]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城市早8点”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共赴鹊桥会
台风过后游园乐
为“爱”发声
VR技术进商城
党建宣传就在身边
七夕号轨交专列“遇见”你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