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杀害女友逃亡11年终自首 50出头已白发满头

十几年前,因为感情纠纷,周洪利和女友小曹争执时将对方杀死,此后,周洪利隐姓埋名过起了逃亡的生活。由于日子过得清苦,且自己也已经过了知天命的年纪,周洪利在案发11年后,选择了向公安机关自首,此时,曾经年轻气盛的他被生活摧残得已经宛如耄耋老人,而被他杀害的女友小曹,生命永远定格在了28岁。

■法院宣判

故意杀人 被判死缓

日前,周洪利因犯故意杀人罪,被一中院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人周洪利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依法应予惩处。周洪利所犯故意杀人罪性质恶劣,后果特别严重,依法应判处死刑。但鉴于本案系情感纠纷引发,周洪利又有自首情节,因此可对其判处死刑,不立即执行。因被告人周洪利的犯罪行为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造成的经济损失,周洪利依法应予赔偿。

最终,周洪利因犯故意杀人罪,被一中院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与此同时,周洪利还需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丧葬费、交通费等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五万元。

杀女凶手归案 八旬老母落泪

“孩子,他被判刑了,你可以瞑目了。”小曹的年逾八旬的母亲曹女士得知法院的判决后老泪纵横,这一天,她等了太久。

小曹是曹女士最小的女儿,曹女士40岁才生下这个女儿,女儿从小聪明伶俐,中专毕业后考取了幼师证,在一家幼儿园当老师。毕业工作后没多久,小曹便结了婚,并生了个女儿,但婚姻没持续多久,由于感情不和,小曹便离了婚,年幼的女儿由母亲帮忙照料。

离婚后不久,小曹经人介绍,认识了比她大13岁的周洪利。周洪利能说会道,对小曹也十分体贴,这让刚刚离婚不久的小曹倍感温暖,于是,二人交往几个月后,小曹便搬到周洪利家中和其同居了。

原本以为女儿的后半生就此有了着落,谁知二人同居没多久,又闹得鸡飞狗跳,女儿不止一次和曹女士念叨过,感觉两个人的性格不合适,想分手,但周洪利不同意。曹女士以为二人仅仅是情侣间的普通争吵,每次也只是劝劝女儿,也没放在心上。

谁知,2004年10月14日,曹女士接到了民警打来的电话,第二天,她在医院的太平间内见到了女儿冰冷的尸体,而杀害女儿的嫌疑人周洪利已经逃之夭夭。

暴戾早有端倪 女友辞职避祸

案发后,曹女士曾仔细梳理女儿和周洪利交往的点滴,发现其实周洪利的暴戾早有端倪。案发前半年左右,女儿曾向周洪利提出分手,但对方不同意,小曹为了躲开对方的骚扰,还曾被迫向幼儿园辞职,回四川老家躲过一阵子。

在此期间,曹女士还应女儿的要求,向法院提起了诉讼,要求周洪利返还女儿和他同居期间留在他那里的电脑、幼师证等物品,胜诉后,小曹回到北京,周洪利如数返还了上述物品。

2004年10月11日,案发前两天,曹女士接到女儿打来的电话,提醒母亲说周洪利“又犯浑了,您小心点,他要去刺杀您”。曹女士这才知道女儿竟然又和周洪利恢复了联系。

10月12日,案发前一天,周洪利来到曹女士的住处,一身酒气地说:“她想和我分手,不可能!她要和我吹,我就和她同归于尽。”待周洪利离开后,曹女士还特意打电话提醒女儿要小心。

10月14日,由于前一天一直没有女儿的消息,给女儿和周洪利打电话,两个人都关机了,曹女士于是打电话到女儿工作的幼儿园询问,才得知女儿没来上班也没请假,曹女士此时已有了不祥的预感。

幼儿园的领导案发后也曾向民警提及,曾听小曹说过之前辞职就是因为与男朋友闹分手,对方到处找她要杀她,她不敢再来幼儿园上班了,要躲躲。

凶手有吸毒史 写信承认杀人

小曹的男友周洪利1963年生人,比小曹大13岁,北京人,初中文化,没有正当职业。1998年6月因吸毒被行政拘留十五天,后被强制戒毒三个月;2001年6月因多次注射毒品,被北京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劳动教养一年六个月。

周洪利也曾经有过一段婚姻,但妻子因病去世,留下一个女儿由他抚养。

2004年10月14日凌晨,周洪利的多个家人均收到了他发的信息。姐姐姐夫收到的是:“三哥、三姐,常回家看看,求您们,家和万事兴,帮助一下我妈这个家,我让您们失望了。”

已故妻子的姐姐收到的消息是:“大姐,我求你帮我照顾一下萌萌(周洪利和已故妻子的女儿)成人,好吗,对不起了,这次我去找老琴子(周洪利的已故妻子)去了,我也不再活着受罪了,祝您身体永远健康,保重。”

姐姐第二天上午看到信息后感觉不对劲,于是给小弟弟打电话,让他去周洪利家看一眼。周洪利和母亲一起居住,弟弟下午来到母亲家的时候,听母亲说,哥哥一早就走了,临走前嘱咐母亲说“小曹在屋里睡觉,你别打扰她”。然而直到下午,屋里也没有任何动静,母亲虽然感到蹊跷,但也没敢开门看。

听母亲说完,弟弟感到可能出事了,也没有打开哥哥的屋门,而是直接报了警。民警赶到后打开房门,发现了小曹的尸体。一旁的写字台上,还有两封信,一封是写给公安局的,承认是自己杀了小曹,另一封信则是写在了女儿照片的背面,嘱咐女儿“认真学习听话,照顾好奶奶”。

发出的这些信息,貌似感情满满,然而,被他杀害的女友小曹,生命永远定格在了28岁,一位母亲永远失去了自己疼爱的女儿。

白发老头投案 民警都不敢认

案发后,警方将周洪利列为网上追逃人员。然而,一晃11年过去了,周洪利恍若人间蒸发,没有任何消息,其间,他逃跑前心心念念的家人,也没有收到他的任何信息。

2015年10月28日晚上9点左右,一名男子来到石景山分局刑侦支队投案,说自己就是周洪利,11年前那场命案的凶手。如果不是他供述的细节和当年勘验的细节完全一样,民警都不相信眼前这个满脸皱纹、满头白发的“小老头”,就是刚刚50出头的周洪利。

周洪利到案后交代了自己行凶的经过。

当晚他去接小曹下班,二人一起吃饭喝酒后回到了周洪利的家中,躺在床上聊天。其间,周洪利问起了二人分手那段时间小曹和其他人交往的事情,以及小曹让母亲去法院起诉周洪利的事,二人言语不和再次发生口角。周洪利便翻身掐住女友的脖子,小曹随手抄起床头的一个烟灰缸,将周洪利的头部砸出了血。失控的周洪利下手越发狠,开始女友还在其身下扭动挣扎,后来就不动了。当周洪利意识到出事的时候,女友已经永远停止了呼吸。

周洪利既没有报警也没有拨打急救电话,而是静静地坐在女友的尸体旁边,给家人分别发信息安顿家事,还给公安机关和女儿分别写了信。

从未联系家人 自首才算解脱

据周洪利到案后交代,他写完两封信后,就来到家里的卫生间,把以前吸毒时注射剩下的海洛因拿出来,用针管注射进了身体里,打算自杀。谁知注射后,他在卫生间躺了一会儿就醒了。此时他燃起了求生的欲望,打算逃跑。

他先回到房间,拿起一床被子盖在女友身上,然后从家里拿了5000元钱就先去了家附近的大觉寺,后来又辗转到了天津,从天津去了辽宁鞍山找到自己的侄子。他没有告诉侄子自己身背命案,在侄子家住了一天后,他前往山东泰安靠打零工生活。

这十余年间,他一直用“刘京”这个名字生活,虽然找人办理了假身份证,但还是不敢找正式工作,只能干最苦最累的临时工。由于身背命案,周洪利说自己活得谨小慎微,虽然内心惦记老母亲和女儿,但由于担心会被民警找到,所以一直没敢和家里联系。

“太苦了,现在终于解脱了。”这是周洪利投案后说的最多的话,“我现在都50多岁了,我一个人在外面,尤其是逢年过节,看到人家一家团圆,我就老想我妈和我闺女,不知道我妈身体怎么样,我闺女是不是该找男朋友了,不知道我的事有没有影响她。”经过一番心理斗争,化名“刘京”的周洪利最终决定回京投案自首。他特意拿出自己多年来的积蓄,打了一辆车,从泰安直接到了刑警队。

北京晨报记者 何欣

0
[责任编辑:方亭]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城市早8点”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应采儿晒和陈小春写真庆结婚七周年
高浜村民感受首都
茅山塘搬迁居民喜选新房
环保徒步
大胃王挑战赛
逐浪东太湖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