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相亲的时候,到底相中什么

本报记者 王嘉言

七夕前夕,大伯大妈急起来,婚介机构忙起来,大龄青年躲起来。七夕从一个悲伤的爱情故事演化成躁动的相亲盛会。相亲已经成为现代都市青年找对象的主要方式之一,尤其是大龄青年,一些中老年相亲也从羞羞答答开始走到台前。那么,这些试图通过相亲这种传统方式寻找另一半的人群,他们最看重的是什么呢?日前记者展开了走访调查。

A

桂花公园:

孩子不急父母急

提起相亲,桂花公园的相亲角一定不能被忽略。那时候苏城的婚介公司还远没有现在这么红火。

魏安山大爷今年70多岁,在桂花公园做义务红娘已经有11个年头了,有两百多对年轻人在他的牵线下走入婚姻殿堂。可以说,魏安山大爷就是苏州业余婚介市场的亲历者和见证人。他经历了桂花公园相亲角从无到有,再到现在“变味”的过程。魏安山老人告诉记者,现在的桂花公园相亲角,已经不像当初那么纯粹了。

魏安山说,最早的桂花公园,有六七个“红娘”、“红爷”,大家都是怀着热情,自愿来帮助年轻男女解决婚恋需求的。慢慢地这儿的相亲角有了名气,开始有一些婚介机构渗入进来。“现在这里经常就有二十来人。”魏安山告诉记者,婚介机构存在一大问题,就是以获取利益为目的,“现在很多‘婚托’,有的为了赚钱把过时的资料找来充数,卖30元一条,还有的更加厉害,把老人骗去交了一万元的婚介所会费,但是收到钱以后就开始敷衍,不帮人解决问题。”

这么多年来,接触了无数的男男女女,见多了种种悲欢离合,魏安山对桂花公园的相亲角再了解不过了。据魏安山观察,年轻人婚姻观不成熟的现象依然大有人在。“最突出的就是两个极端,太挑剔和太盲目。”魏安山说,曾经给人介绍一个公务员小伙子,人品、学历、工作样样出众,但就是因为身高只有一米七而被人嫌弃,“其实有时他们设置的这些苛刻条件对婚姻来说真的并不重要。”

“除了太挑的,也有很多太急的。”魏安山告诉记者,曾经有两个来相亲角的家长跟他诉苦,他们的孩子一个结婚两天、一个结婚三天就离婚了,原因是对对方不够了解,或者脾气合不来。“我说你们孩子当初真的都太急了,婚姻大事,起码要和对方接触一段时间互相了解和接受了以后,才能决定结婚相伴一辈子吧。”

据魏安山告诉记者,这些年来,已经有200多对年轻男女在他的牵线下成功走入婚姻殿堂。他还曾帮来自加拿大和新加坡的一对青年男女牵手成功。

B

当事人:

女的“门当户对”

男的“外貌协会”

那么作为相亲当事人的年轻人,他们又是怎么看待相亲这件事的呢?

家住平江街道相门社区的马慧,大学毕业后一直在一家保险公司做销售业务。今年26岁的她已经有房有车,但男朋友却比房车难找多了。“父母天天催,经常给我安排相亲。”马慧告诉记者,门当户对,是自己对待相亲的基本原则。在马慧看来,自己有车有房,会无形间给男方太多压力,“有一次去见一个相亲对象,小伙子刚到苏州没多久,我怕开车去会不会让对方觉得不舒服,但是不开车又怕让对方觉得自己不坦诚,不把自己的真实面展现出来,纠结了很久。”

马慧告诉记者,如果双方是经济条件相当,就不存在彼此给对方压力的问题,相处起来也会更加平等,所以对方的经济实力和工作情况对她来说是很重要的。

米露可(化名)是葑门片区一名工作人员,今年31岁。米露可告诉记者,2009年毕业后开始工作,自己平时一直比较忙,找男朋友的事情因此也耽搁了,领导、同事甚至街坊邻居都看在眼里急在心里,都帮着给她介绍对象。

“大伙儿天天催,经常会给我介绍对象。回头看看这两年,每年起码相了十来个。”米露可笑着告诉记者,自己不抵触相亲,也没有固定的择偶标准。从理想状态来说,当然希望对方是本地人,工作稳定,独生子女。但是,这种事情真的可遇不可求。“第一印象很重要。既然是相亲,那就真实一点,情侣不成,多个朋友也是好的。”在米露可看来,真实”才是最重要的。“

新苏州人乔耀华可谓风华正茂,他是个铁杆的外貌协会会员。虽然在苏州工作不到1年时间,也没有自己的房子,而是租住在平江街道梅巷社区,但照样不耽误他频繁相亲。

不到1年的时间里,单单亲戚就已经介绍了5个,再算上朋友、同学、同事以及社区的阿姨们,介绍的数量加起来已经超过了15个。乔耀华说,父亲还通过朋友在苏州开女子健身馆的外甥给他介绍,觉得健身馆里女孩子多。

相亲时最看重的是什么?“100个男的,100个要求漂亮。”乔耀华说,这是没有悬念的答案,基本上,不管个人条件怎么样,他还是最看重女方外貌,“给我一摞照片,从上到下翻下来,就挑漂亮的。见到个漂亮的,就让长辈朋友帮忙联系碰碰面。”在乔耀华看来,漂亮远比学历、工作、家庭条件重要。

C

黄昏恋:

爱情与房子不可兼得的两难处境

魏安山在十几年的业余红娘经历中,不仅为青年男女介绍对象,还把关爱的触角延伸到离异老人、鳏寡老人等群体。他说,由于经济条件、儿女干预及老年人自身心理障碍等诸多因素的影响,老年人再婚的难度相当大。

8月11日,本报刊出《七旬老人闹市挥刀砍前妻》的报道。家住姑苏城今年71岁的顾老汉在妻子去世后,和郭某在大公园通过相亲认识,很快就结婚组建了新的家庭,而这段婚姻却因为房子问题充满了曲折和反复。2014年,顾老汉将自己名下的一套老房子以49万元的价格卖出,然后在吴趋坊买了一套房子,但是房产证上就只写了对象郭某一个人的名字。之后郭某控制了顾老汉所有的财产,每个月只给他200元零花钱。

两人分分合合不断,结果发生悲剧。前不久,顾老汉企图用刀当街捅死郭某,人没捅死,造成了人体轻伤二级。目前,顾老汉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姑苏区人民检察院依法批准逮捕。

魏安山说,这件事情虽然是一个极端例子,但是,在老年人婚恋中,房产成为一个重要的纠纷因素。有些老年人确实会见财起意,直接导致各种悲剧的发生。

另外,老年人相亲观念中,对方子女的态度往往起到决定作用。

记者了解到,有一对老年朋友,其实他们从10多年前就开始断断续续联系,因为子女的反对,一直没有公开化。这对老年人而言很伤脑筋,在如何说服子女这个问题上始终没有解决办法。而深究下去,其实还是因为双方子女对老人的财产处分不放心,生怕对方“骗走”财产。

D

相亲“鄙视链”客观存在

但爱情不能急功近利

记者了解到,苏州人相亲,无论是父母在公园相亲角包办代替,还是年轻人直接面对面,多数人的基本要求是门当户对,男方可以适当向下,而女方则会适当向上。但是,不可否认,在相亲过程中,还或隐或现存在着一种“鄙视链”。这种鄙视链看不见摸不着,但又真真切切地存在着。

相亲的条件中,户籍、收入、房产、学历等条件都成为了砝码。有的本地人歧视外地人,有的歧视属相,比如属羊的女性一般不受欢迎,有的更是明确要求不能属羊。有的鄙视个子矮的,有的鄙视学历低的,等等。相亲“鄙视链”展现出一个赤裸又残忍的当代婚恋市场,让人忍不住感叹:“这种相亲活动中,爱情的位置在哪里?”

婚恋领域专家倪明于2004年在双塔街道辖区内注册成立了一家婚庆策划有限公司,每年都会策划举办一些企业间的相亲、交友活动,帮助忙碌的职场青年男女找到心仪的另一半,他本人也是电视相亲节目的观察团导师。昨天下午,倪明告诉记者,根据他多年的观察统计,通过这些交友活动,男女青年的牵手成功率大约在20%左右,真正步入婚姻殿堂的则更加少。“相亲鄙视链虽然有些夸张,但的确真实存在。”倪明介绍,这一方面是因为大家现在都忙于工作,交往的圈子和时间比以往小和少,因此在婚恋交友方面变得急于求成,有些功利。另一方面,倪明坦言,很多人去相亲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并没有从心理上接受相亲这个形式。“你内心深处不接受相亲的话,当然会设置一些条件,来‘满足’你的内心。”

倪明说,其实婚姻中最重要的是爱情,这一点是亘古不变的。但爱情的由来,很多时候只能用“缘分”来解释。学习、工作、联谊等等,生活中处处都有缘分,相亲也不例外。“只要抱着稳重、自信、开放、乐观的心态,相信爱情离你不会远。”

0
[责任编辑:小薇]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城市早8点”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