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母娘每天捧3部手机不离手 女婿威胁要断绝关系

丈母娘本有一部苹果手机在用,但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又买了两部智能手机,问她为啥需要三部手机,丈母娘答“听课”。

听什么课要三部手机?上虞人林生(化名)有一天偷偷打开了丈母娘手机看了看,这不看还好,一看,吓了一大跳。

从此,他和妻子为“解救”丈母娘,与传销组织展开了一场斗智斗勇的拉锯战。

打开丈母娘手机

“生活娱乐群”在谈“三民城”

半年前,林生发现丈母娘用着三部智能手机,每天早上七点准时用手机听课。

林生觉得,丈母娘的行为有点古怪。

有一天,趁丈母娘不注意,他偷偷打开其中一部手机,发现里面加了七八个微信群。

当他打开其中一个名叫“生活娱乐群”的微信群,看到“三民城”民族资产解冻的话题。

在工作中接触过不少传销案的他,立即断定丈母娘陷入了传销骗局。

随后,他假装与丈母娘闲聊起“三民城”,丈母娘说,隔壁张阿姨给她推荐了这个项目,丈人还投了500元进去。

林生忙对两老说,这是一个传销骗局,并拿出一些相似案件来说明,但两老坚持说这个项目不会有假:“这个项目好着呢,是几十年前国民党高官留下的资产,只要用几十元会员费加盟,一旦这批资金解冻,国家会给你高额返还,这是让利于民。”

假装想投资

“讨教”丈母娘的上线

丈母娘和丈人思想工作做不通,林生与妻子商量后决定去会会丈母娘的上线--邻居张阿姨。

据丈母娘说,之所以新买两部智能手机,都是张阿姨介绍的。

第一部手机1000多元,是为了加入投资项目的微信群并绑定支付账号。

第二部手机3000多元,是为了听课需要更高级的功能。

而丈母娘买手机时,还绑定了200多元月租费套餐,前前后后花了上万元“入会”成本。

林生夫妇假装也想投资这样的好项目,去隔壁张阿姨家“讨教”。

除了“三民城”,张阿姨说自己还投资了其他不少项目。

“有没有投资成功的?”林生问。

张阿姨说,成功的还没有,失败的倒有过的,“有的项目,后来人联系不上,系统进不去了。”

“会不会是被骗了?”

“不会的,就是投资失败了呗。”

这时,张阿姨的女儿女婿回来了,一见他们就大声呵斥“你再这样的话,我们去报警了。”

原来,张阿姨女儿女婿也像林生他们一样,苦于无法将老人从传销陷阱中解救出来。

冒充亲家母

潜伏进微信群

林生决定潜入这个组织。

几天后,他让上大学的儿子用其他手机号申请了一个微信号,再从网上下载了一个大妈的图片制作成微信头像,然后偷偷用丈母娘的微信号将这个号拉进“生活娱乐群”。

没想到,混入群除了需要提供一寸照,还要提供介绍人的姓名,及自己真实姓名和电话号码,而且这个群只接收老年人。

第二天,丈母娘就来问林生是不是加入了微信群。

林生答:“是我妈。”

平日里,林生与丈母娘关系还不错,眼见“亲家母”的微信号也没在群里乱发言,丈母娘便没再说什么。

林生入群后,发现自己随时有被踢出的风险。

群内不时会突然发出通知,比如要求在某个时间点前,将原本红底的证件照头像,统一改为白底的证件照头像,如果没有及时更改,便会被踢出群,“他们也在防网警。”

如果在群内提出疑问,群主就会跳出来说:“不信的话,你就退群。”

林生潜伏在群内,一句话也不敢说,默默看着。

联合小叔子小姨子设局

偷出丈母娘手机送至公安取证

4月底,林生根据几个月“潜伏”收集到的证据,向上虞警方报了案。

报案后,警方问林生是否能获取丈母娘手机,因为警方需要十分钟提取证据。

回家后,他与丈母娘的三个子女商量后,决定一起配合,他借口用丈母娘的手机拍个照片,拿到手机后,立即交由儿媳骑电瓶车送至公安,而其他子女负责转移丈母娘注意力,十多分钟后,公安取完证,再若无其事地将手机还给丈母娘。

5月上旬,上虞警方破获了这起有组织的传销案。

根据初步了解的情况,这起传销案涉案金额可能高达1000多万元。

一个群解散了

新的群又出现了

林生原本以为,“生活娱乐群”解散,解救丈母娘行动算是大功告成了。

但当他再次打开丈母娘手机时,傻眼了,又冒出了七八个新的投资项目群,而且这些群的名字就很奇怪,都是几大队几中队这样的。

其中有一个群,说是投资2000元可成为“家人”,许诺回报是400万元。

林生又默默地“潜伏”进这个群。

群里,大家称彼此为“家人”,鼓励“家人们”敞开心扉,多沟通,鼓吹老年人要有使命感,“群里说现在的年轻人道德沦丧,非常需要老年人站出来改变。”

每天早上7时,这个微信群就会准时“开课”,还有升旗仪式,内容一般以二十四孝等传统文化为主,有时也会发布最新的时事政策等内容,然后进行巧妙“嫁接”,引出投资项目,叫大家要懂得坚持,就会迎来大回报。

“骗子还常在群里贼喊捉贼,转发一些已经被打掉的传销组织,说被打掉的是假的,但他们的项目是真的。”而群内每次发言都会带上“感恩”。

他的丈母娘也时常在群里感恩这个,感恩那个,将群友当做家人一般信赖。

虽然林生再次提醒她:“哪有这么好的事,天上是不会掉馅饼的。”

但丈母娘却搬出马云来做例子说:“你看早年支持了马云的,现在不都发了吗?万一这次的项目也像马云那样成了呢?”

请公安假扮父子向丈母娘讨教

丈母娘拒绝了

林生想,既然自己说的丈母娘不信,让政府部门的人来说,会不会听一点呢?

但丈母娘直接拒绝与当地公安见面:“除非国务院这个级别的人来说,这些地方上公安说的,我也不信。”

林生又想了个主意,求助于公安,由一老一少两名民警假扮父子俩上门,然后他跟丈母娘说,自己的朋友也想投资,所以来“讨教”,没想到丈母娘再次拒绝见面,说“你的朋友,肯定是来套我的话的。”

最终,丈母娘在新项目上又投资了2000元。

“恐吓”丈母娘

会影响孙辈前程

丈母娘投钱后,每天按照对方提供的密码登陆一个网页查看受益,网页显示,她的2000元人民币投资,每天都有5美元多受益。

其实,这钱根本取不出来,但丈母娘却深信不疑。

一不留神,她又追加了2000元投资。

自家的损失已不可避免,林生和家人开始担心丈母娘把亲朋好友也拉进这个骗局。

林生知道,如果发展下线,丈母娘就从被害人转变成施害人了,达到一定数量的话,还可能构成刑事罪。

软的行不通,只好来硬的了。

他们威胁丈母娘说要断绝关系,但丈母娘毫不退让,最后,他们只能“恐吓”她,如果她拉别人下水,就涉及刑事罪,那么即将面临就业的孙辈们会考不了公务员,受到很大影响。

“希望能吓住她吧。”昨天,林生有点气馁地说:“真是斗不过传销。”

自己的家庭微信群聊

也用上了“传销体”

林生并没有放弃。

他们的家庭微信群,现在改成了“1大队19中队18组预备群”,他在群里发言也开始用“感恩体”,这是一种自嘲也是一种鞭挞。

他和丈母娘在群里微妙地形成了一种僵持状态:他每天发一些传销组织的案例新闻到群里,丈母娘则每天发一些传销群里的文章到群里。

他从来不点开看丈母娘发的文章,但他希望丈母娘偶尔能点开他发的文章看看。

同时,他仍默默潜伏在5个微信群里,保存证据,争取帮助公安将这些微信传销组织打击掉。

0
[责任编辑:小薇]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城市早8点”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义剪三十年
志愿服务温暖寒冬
城市换装
安保人员练格斗
食客归
“挑”出快乐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