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模坐顺风车睡梦中被掐醒 发现司机正拿刀对着她

当平面模特,其实蛮辛苦的。因为答应了台州的邀请方早上9点半准时到,9月13日早晨5点,杭州姑娘小徐就从家里出门了。

想着能在路上补个觉,前一天,小徐特地通过网约车平台约了一辆顺风车。

没想到,到新昌境内后,小徐遭遇了有生以来最恐怖的一次经历:车子在隧道里停下了,迷糊中,突然有只大手掐上她脖子,眼前还有一把明晃晃的刀……

顺风车司机再三和她确认

是不是只有你一个人

小徐今年23岁,身高1米75,家住杭州上城区,已经做了好几年平面模特,在圈里小有名气,活动邀约不断。

模特小徐

上周,台州黄岩的一家单位找到小徐,邀请她9月13日上午9点半,准时参加他们的活动。

由于前一天也有活,小徐就打算当天一早,直接打一辆顺风车去,活动结束后就返程。

“我们的工作就是这样,需要不停地赶场子,省内的活动,基本都是当天来回。”9月12日上午,小徐通过某平台预约了一辆从杭州去台州的顺风车,和车主约在第二天早上5点出发。

这是一辆温州牌照的本田轿车,司机姓高。高某跟小徐说,自己是在安吉做生意的,9月13日要回温州,刚好可以接她的这单生意。

车子约好后,小徐还特地看了看高某在该平台上的相关运营资质,还挺正常,“而且我乘XX出行很多年了,所以就没有什么担心。”小徐说。

但接下来高某的一些举动,让小徐有些不解。

“这个人很奇怪,他再三和我确认,并且强调只能带我一个人。早上来接我的路上,又打电话给我,问我是不是只有一个人。”小徐说,她反问他:“为什么要问我是不是一个人?”对方解释:“人多接送麻烦。”

睡梦中被人掐醒

睁眼一看 司机拿着刀子对着她

当天早上5点20分,小徐在小区门口上了车,坐到车子后排后,便开始睡觉。

大约过了两小时,睡梦中,小徐感觉车子停下了。

根据小徐的口述:

“我突然感觉有人压我身上,就惊醒了,一看,是那个司机,他坐到了后排,压在我身上,离我距离非常近。我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就问他怎么了。他一只手掐着我的脖子,另一只手拿了把刀架住我,很凶地说:不要动,不然捅死你。随后,他还拿出胶带,让我自己绑自己,然后逼我说出手机密码、银行卡密码。我知道我有危险了,非常紧张害怕,紧张到气都快喘不上来了,心里想这个人想干嘛,我现在到底在哪里……我说,我把包都给你,所有东西都给你,你让我下车。他说,车子已经上锁了,你跑不了的。他还嫌包里的钱太少,说要绑架我,跟我父母要钱去。我开始反抗,挣扎了起来,想让他松手。他想拉住我,拉扯的时候,我的头撞到了车顶,现在还有一个包。拉扯了好一会,他可能也累了,动作停了下来。我试着去开车门,第一次打不开,又试了一次,门开了,我就跑出来了,拖鞋也没穿,赤着脚一口气跑出了隧道。我看到一辆警车,就挥手求救。那个司机应该也是看到了警车,没敢追上来,开走了。随后,我就上了警车,高速交警帮我报了警。后来,派出所的民警来了,我跟他们回去做了笔录。警察问我话的时候,我脑子一片空白,过了好久,才慢慢平静下来。这次抢劫他早就预谋好了,一直在等合适的人下手。”

接警的是新昌县公安局城南派出所。

副所长章鑫伟借了一只手机给小徐,小徐登陆了自己的微信,那辆本田顺风车及司机的信息,就跳出来了。

根据这些信息,在新昌公安局统一指挥下,很快确定了这辆车动向。当晚,司机高某位置也被确认,他落脚在安吉一个小旅馆内。

9月14日一早,高某在旅馆被抓获。

高某,39岁,温州平阳县人,在安吉经营一家小足浴店,偶尔开网约车赚点外快。

事发那天,高某并不是真的要回温州,而是看到预约单子后,以回老家名义,实施了这次早有预谋的抢劫。

高某交代,这次抢劫,他预谋了5天,刀和胶带,一直放在车上,就等一个适合下手的人。

他目的是要钱,因为迷上了赌博,前后已经输了100多万,这些钱,都是通过高利贷借的。再过几天,就是还钱的日子了。

作案的刀

9月12日,高某在网约车平台上看到小徐在预约顺风车,一看是去台州,就以回家的名义,接了这个单子。

从接单那一刻起,他就开始计划作案的所有步骤。

高某说,他不是什么单子都接,这次看到小徐是个年轻姑娘,而且一个人出行,并且发现小徐也在该平台上注册了顺风车司机,看到她名下有一辆路虎揽胜的车子,据此推测,这个单身姑娘,应该是有钱的。

为了方便作案,高某才一直追问小徐“是不是一个人”,得到确认后,便放心到小区门口来接。

当天早上,车子开到上三高速任胡岭隧道附近时,高某看路上车子不多,就把车停到隧道的应急车道,对小徐下手。

被抢的财物

高某交代,小徐逃出去后,他也看到了警车,担心被抓,于是当天把车子开回杭州后,就做了抵押,再坐车回到了安吉。

确认自己安全后,他拿走了小徐包里的1000多元现金,但没敢拿银行卡去取钱。

目前,高某因涉嫌抢劫被新昌警方刑拘。

这两天推掉了所有工作

想试着把这段经历忘掉

“我妈知道这事后,差点心脏病发了,一直冒冷汗。”9月14日晚上,等派出所的事情弄完后,小徐返回了杭州家里。

现在,事情过去几天了,但小徐跟我聊起这段经历时,依旧是心有余悸,甚至有了后遗症。

“我晚上都在做噩梦,走在路上就觉得有人要害我,车子开过来我都会觉得司机想撞我,会不会什么地方突然跳出个人拿把刀冲出来伤害我。”小徐说,自己还是有些精神恍惚。

记者和小徐的对话

我问她,是不是可以休息一段时间,出去旅旅游,放松一下精神?

“我不敢出去旅游,虽然我以前很喜欢旅游的。”小徐说,这几天已经推掉了所有工作,只想在家待着,想试着把这段经历忘掉。

小徐说,以后出远门,不敢再打车了。

私家车遭3辆出租车"钓鱼"围堵 车主驾车撞9次突围

近日,南通海门一辆私家车被三辆出租车围堵,私家车主怒撞出租车,突破包围后停在路边报警。所幸没有人员受伤。目击者称,该私家车是非法网约车,出租车以钓鱼方式围堵。目前案件正在处理中。

0
[责任编辑:小薇]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城市早8点”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