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货堪比春运抢票 蟹老板发券促销损失惨重

本报记者叶永春璩介力

苏城已入秋,凉意渐浓,大闸蟹又成餐桌上的热词。与大闸蟹相关的另一个词“蟹券”,在“姑苏晚报96466”微信及12345便民热线上同样热度不减,本月以来不到两周,来自全国多地的投诉就已过百。与线下交易相比,“横行将军”们在线上的“蟹斗”更为激烈,商战硝烟中,仍有不少疯狂的蟹券游离于有效监管的边缘。

手机、电脑双线操作预约提货比春运抢票还难

赵先生来自上海,去年夏初他获得一张蟹券,券面价值1688元,因其有效期标注了“终生有效”,他并不急着提货。直到11月开始按照票面说明进行预约提货,发现已预约不到,拨打电话咨询,被告知大闸蟹售光了,要等今年上市再提。

去年与美味擦肩而过,今年赵先生特别留心,9月末看到大闸蟹上市的报道后,就立即取出蟹券,但发现无论是在该公司主页还是微信公众号,都无法成功预约。“发货日期排到了10月底,都说订货达到上限了。”赵先生说,他一遍遍输入自己的姓名、电话及地址,但最终都不成功,加上拨打电话无人接听,心里越来越着急,生怕拖到11月,又要错过一年。记者拨打这家名为“莲花水产”的“400”电话,语音提示电话预约繁忙,选择售后服务,则“暂时无法接通”,拨打固定电话发现是语音留言。

无奈,赵先生只能继续一遍遍操作,直到前天下午,他终于抢到了10月28日的发货“窗口”,算是预约成功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好运气,怎么比春运抢票还难?”赵先生苦笑。在赵先生成功预约前,杭州的沈女士还在苦恼中,她去年购买了一张该公司的蟹券,去年没提到货,等今年通过微信公众号预约时,被告知券号无效,打不通电话,她不知怎么处理。

还有福建泉州的庄先生,购买蟹券预约后,9月底和10月初,他收到两份大闸蟹,但事后他都想要退货,且要求退款,因为第一份有1只死蟹,第二份死蟹的数量上升到了5只。天津的魏女士,前年有好友赠送她一张蟹券,去年断货没有兑换成功,今年通过微信预约送货后,等了10天未收到货,她心急上网查询,先是信息显示已发货,可再查询,又被告知订单不存在,拨打该水产公司的“400”电话,发现成了空号。

蟹老板盲目发券数千份蟹“打水漂”损失惨重

前天下午,阳澄湖畔的浅水湾商业街,不时有人前来打听“63号”铺面,寻找一家名为“湖之味”的蟹业公司。记者看到,在61号及65号之间,并不存在63号,只有63-1号。“找过来的人的确不少,都是因为蟹券的事。”63-1号的老板称,今年大闸蟹上市后,已有多人将他的店误当作63号,称手上有“湖之味”的蟹券,因无法提货又打不通电话,有人多方查询后,发现“湖之味”的注册地址在浅水湾商业街63号。他说,实际上浅水湾商业街并没有63号。这名老板的说法在物业得到证实,经物业工作人员查询,确认该商业街从未开过一家名为“湖之味”的公司,录入的商家信息中也的确没有63号。

这么多人手持蟹券穷追不舍的“湖之味”在哪里?记者多方联系,找到该公司一名负责人曹女士。“这段时间都在家里带孩子,电话接怕了,不想再接。”她说,她家在阳澄湖边做大闸蟹生意多年,原本都是线下经营,前两年开始发小部分蟹券,也以线下提货为主,去年9月,丹阳一家公司与他们合作,他们一下子印制了大量蟹券给这家公司,由该公司分发到会员们手上,很多会员转手赠送给了亲朋好友。她说,去年10月,发出去的蟹券通过微信、网站源源不断预约提货,他们全家一刻不停忙着发货。为了保证供应,还向同行借了大量大闸蟹,在短短一个月间发出数千份大闸蟹,价值数百万元。

“谈的时候感觉很好,对这家公司的情况还是缺乏了解。”曹女士说,原以为通过蟹券大大拉动了大闸蟹的销量,却不料这家公司迟迟没有付款,去年11月2日他们立即停止发货,没过几天,就收到该公司倒闭的信息。她说,直到今年,还有大量蟹券遍布在各地,因很多人对事情经过不了解,仍在追着他们要提货,实际上他们也是受害者,这批蟹券让他们损失惨重,还欠下不少债务。

经营场所流动性大蟹券发放随意难以有效监管

“像这样一家门面,有的可以注册三个公司。”浅水湾商业街一名蟹老板指着背后一幢两层铺面说,不少蟹农注册公司,是因销售、开票等需要,实际上经营的场所很随意。“湖之味”的曹女士就坦言,他们注册的地址虽在浅水湾商业街,实际并未在该处经营过。

记者看到,除了较大的水产公司在发放蟹券,不少蟹坊、店铺也各有种类不同的蟹券发售,只不过与手机扫码、网站输验证码等线上方式相比,对有些商家而言,提货方法要简单得多。在一家蟹坊内,蟹老板取出一张蟹券,拆开制作精美的封面,里面是一张名片大小的塑料卡,上面的一行编号,是唯一的提货凭证。蟹老板称,发售出去的每一张蟹券,他们都会在本子上手写登记,包括联系电话等信息。客户要提货时,打电话或者发送短信,他们会对照登记过的信息安排发货。他说,他家开蟹坊接近10年,因很多客户认为使用蟹券,送人和提货都方便,他才“被动”开始发售蟹券,发售没有数量限制,有蟹就送,蟹券虽然看上去很简单,但“终生有效”,“如果今年不用,明年也是可以用的。”

经营蟹坊的高先生有一幢自己的门面房,“自产自销”大闸蟹,一楼做销售,二楼做餐饮。他说,像他这样常年有固定门面的蟹老板不多,更多人选择租用门面,其中大部分会发售蟹券,由于经营状况各不相同,蟹业公司的流动性大,发出去的蟹券,有的公司会继续接受,但也不排除有些公司会“消失”。“一般不大会出现来不及发货的情况,要是连电话都没人接,就不大正常了。”另一名蟹老板表示,商家发出去的蟹券数量和实有大闸蟹的数量并不完全对等,在缺乏有效监管的情况下,的确会让人有空子可钻,对行业造成不好的影响。

各平台也望加强监管正引导备案,出问题先行赔付

“很多销售平台、销售渠道都提过,希望有机构对蟹券进行监管。”苏州市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对于蟹券的监管,数年前协会已开始进行,为了将协会内数百家蟹业公司发售的蟹券纳入到监管系统中,去年开始,协会引导所有发售蟹券的会员单位到商务部门备案,将蟹券编号等进行登记。备案时企业会交纳一笔资金,消费者购买的蟹券若出现问题,可以根据编号进行追溯并先行赔付,确保消费者的权益;同时,企业在遇到发货忙、电话无法接通等情况时,协会以及商务部门均可出面协调,为企业经营提供帮助。他表示,这么做有助于规范企业的经营行为。

但目前协会只对会员单位具有约束力,仍有不少非会员单位发售的蟹券处于监管的边缘地带,对此协会也将加强与消保委的联系,协助消费者进行维权,消费者也可向市场监督部门进行反映。

0
[责任编辑:小薇]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城市早8点”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