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虐童隐患,先需补上供应短板

□杨仲

携程亲子园虐童风波尚未平息,广西又发生两起类似事件。

如今的宝宝,可以用“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来形容,最需要受到呵护却受到如此的虐待,家长的愤怒可想而知。虽然,虐心的虐童事件还属于小概率事件,但是引发的心理恐慌不可小视,它甚至让幼儿教师这份职业背上了黑锅。所以,面对虐童事件,不是开除几个涉事老师就可以平复一下社会情绪,根子问题不反思,不解决,虐童事件就不会绝迹。

说到底,入园难、入托难,这是一个客观现象。在全面二孩时代,需求与供给之间的矛盾更加突出。整体服务严重供给不足,公办稀缺,民办又良莠不齐,当家长没有更多选择、不能挑挑拣拣的时候,一些民办教育机构显然就会放低对师资的要求,同时降低对自身管理的要求,这就注定了隐患的存在。所以,说到底,守护学前教育的安全,最根本的还是要解决基数的问题,在扩大体量的情况下,引入竞争机制和规范管理。

其实,这几年,社会各个层面都在呼吁能不能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范畴。这个问题被屡屡提出,甚至形成了提案建议,这就表明了问题的紧迫性。显然,学前教育的公办服务被赋予了很大的期待,未来加大公办的力度应该是趋势和可能。但是,在政府主导、公办力量还没有办法全国整齐划一充分发力的时候,也要善于向民办借力,不仅要让民办机构办起来,还要对他们管起来,严起来。学前教育市场井喷,当前紧要的还是激发出社会资本参与的热情,形成竞争格局的同时,严把准入关和考评关。

0
[责任编辑:余杨]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城市早8点”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