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自曝两度被联合办学老总性侵 校方:已联系警方

张林提供的曲某与其微信聊天的截图

北京青年报-深一度微信公号消息,21岁的张林决定站出来,公开自己被性侵的经历。尽管此举可能给他带来巨大压力和不利影响,他想为自己和其他受害者讨一个公道。

12月22日,他在微博发帖称,河南信阳职业技术学院国际海事管理专业的多名学生在实习期间,遭到与学校有合作的深圳涉海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曲某的性骚扰和猥亵。

12月25日,曲某对媒体回应,举报人是正在跟他和公司进行劳动仲裁的个别离职员工,因为仲裁失利而进行恶意中伤与打击报复。

对于曲某的解释,张林觉得站不住脚:“那聊天记录他怎么解释,裸聊视频他怎么解释?”张林承认是在劳动仲裁,但他强调:“并不是为了一两万块钱去曝光的,而是真的因为他性侵了我们这些学生。”除张林之外,涉事学校另有多名学生对深一度表示,曲某曾对他们性骚扰。

12月27日,信阳职业技术学院院长余运德表示,学校知道此事后,第一时间请求请公安机关调查,现在公安机关正在调查之中。

一学生称两次被性侵

张林是2015级河南信阳职业技术学院的学生,在学校“6年一百万的薪资,一边船上工作一边旅游”的宣传诱惑下,进入该校的国际海事管理专业。

张林介绍,该专业为企业和学校联合办学模式,学校负责学生的学历教育,企业方负责安排工作。专业为3学年制,第一年在信阳职业技术学院上课,第二年是在大连海事大学参加培训考证,第三年安排就业。

刚入学时,张林憧憬着将来当了海员,出国环游世界。

2015年11月中旬,与信阳职业技术学院有合作关系的深圳涉海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曲某来到学校,以“大学生课外实践”的形式招生。

张林当时面临两个选择:去大连考海员证,以后出海当海员,或者去涉海集团,结束实习后留在公司,负责招生。

考虑到当海员的机会渺茫,并且培训费很高,家里负担不起,张林最后决定去涉海集团实习。

“当时有7个学生,被他叫去说帮他招生,说是课外实践能够提升自己的能力,下去招生的话管吃管住,给我们说的待遇挺好的。(他还说)招到学生多(的话),明年可以免你们学费等等。”

从2016年起,张林和其他几位同学在曲某的带领下开始到河南的各个高中帮公司招生。

一开始,张林和同学们都觉得曲某挺正常,开公司“很伟大”,自己在公司也准备好好干一番事业,但不到半年,他们就发现曲某“有问题”。

2016年7月中旬的某段时间,曲某分别通知张林和其他四人,单独到他在宾馆住的房间里。

张林是第四个被叫进去的。进门后,他发现曲某全身赤裸,只穿了一条内裤,曲某要求张林将手机关机,坐在他的腿上。

张林称其多次拒绝,曲某对其威逼利诱,并一再强调要彼此“坦诚相待”。曲某让其选择:一、脱光衣服跟曲某坦诚相待,以后在公司可以飞黄腾达;二、离开这里,永不相见。

张林对深一度记者说,他最后选择了顺从,因为不顺从的话,“自己将在大二辍学,以后可能连毕业证都没有了。”他最后脱了衣服,曲某与其发生了性交行为。

此后,曲某经常给张林“发一些比较暧昧和恶俗的东西”,包括,曲某生殖器的照片和一些同性性交的视频,还会在视频聊天中自慰。“他经常发这些东西,我感到无语,但毕竟他是公司老总,我能怎么说。”张林说自己有苦说不出。

张林对深一度记者称,在公司两年期间,他被曲某猥亵(性侵)过2次,另一次是在2016年11月份。

当时曲某以“去大连海事大学成人教育基地看我们那批学生的名义”叫他去大连。到了大连后,晚上住宿时,张林要求开标间,但曲某最后开的是一间大床房。“还是各种威逼利诱,还承诺买房子买车。”张林说,当时曲某再次与其发生性交行为。

此后张林发现,曲某猥亵或性骚扰的对象还有其他同学,张林招来的学生也遭其猥亵。于是,张林开始搜集证据,准备曝光此事。

今年9月,张林从深圳涉海集团有限公司离职,他庆幸终于“脱坑了”。

有相似遭遇的学生微信聊天截图

多名学生讲述性骚扰遭遇

河南信阳职业技术学院15级的王磊跟张林一样,是2015年11月被曲某招进公司7人中的一员。

王磊对深一度表示,他也被曲某性骚扰,曲某经常在微信上给他发一些暧昧露骨的文字或图片。

有一次晚上吃饭,曲某喝多了,让王磊送他回酒店,到酒店后,曲某拿出一个小瓶说是“兴奋剂”,让他闻。

闻过之后,王磊感到“头晕恶心”,立即用凉水拍了拍头就离开了。

但曲某私下里对其他员工吹嘘称,王磊“被他下药睡了”。

2017年9月,王磊选择离职。

张林告诉深一度,曲某曾试图收买王磊,让王磊帮忙删除张林手中掌握的一些证据。

王磊向深一度证实此事:“他(曲某)这边当初说让我回去上班,然后给钱什么的,开出了一些不错的条件,但是有要求让我把张林手机里的那些聊天记录什么的删掉。"

河南信阳职业技术学院的学生李伟和陈明亦向深一度反映,曲某试图对其实施猥亵。

李伟是2014级的学生,2015年初入职曲某的公司。李伟告诉深一度,曲某曾以做公司的宣传资料为由,连续3天都将他留到很晚才回家。李伟“心里害怕”,叫上公司的其他员工陪着,“从不敢自己单独去,走的时候也一起走。”

据李伟讲述,2016年7月,曲某经常拉着他和另外两个同事去信阳市某酒店的419房间,曲某大谈自己和公司另外一名郭姓男主管的风流韵事。李伟说,419房间是曲某长期住宿的一个房间,同事们都戏称为“一夜情”。

陈明的遭遇比李伟更“露骨”。

今年5月,陈明所在班的学生去大连考海员证等证件,深夜零点左右,陈明准备坐火车去大连,由于陈明没交14000元的培训费,曲某单独把他叫到教学楼的办公室里。

曲某说:“培训费不能缓交,必须要当天交。”陈明没有钱,于是请求“缓几天交”。

曲某没有答应陈明,并威胁他:不能去大连考证,只能待在学校。

在一番说教后,曲某突然对陈明说:这个钱我可以借给你,我帮你出了,“条件”是必须“坦诚相见”。陈明说,曲某以“穿得多、天气热”的名义让他脱衣服脱鞋,他一下子反应过来,拒绝曲某说:“曲总你说的这些我做不到。”

陈明称,后来他去了大连,考到第三个证时,曲某“突然发难”,又开始逼着陈明交培训费,并交代学校的辅导员不让陈明上课,不能住宿舍,无奈之下,陈明只好买票回家。后来陈明退学离校,他解释,原因是“没有(钱)交培训费再加上曲某的压力。”

曲某和张林视频聊天截图

校方:会严肃处理,已联系警方

12月26日和27日,深一度记者多次联系曲某,其个人电话及公司电话都无人接听,发送采访短信亦无回应。

此前,曲某于12月25日发短信回复“北京时间”的记者:爆料内容,纯属捏造和诽谤,并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他本人身上,而是有人在故意捣乱。

曲某称,举报人是正在跟他和公司进行劳动仲裁的个别离职员工,因为仲裁失利而进行恶意中伤与打击报复。

对曲某的说法,张林等人表示,双方确实是在劳动仲裁,尚无结果,“因为我们4个集体离职,他欠我们几个的奖金还没有发。”

张林强调:“并不是为了一两万块钱去曝光的,而是真的因为他性侵了我们这些学生。”张林就此向深一度提供了曲某与其聊天记录的截图,其中包含性器官照片、自慰照片和“内容露骨”的文字。

12月27日,深一度记者联系信阳职业技术学院院长余运德,其短信回复:学校知道此事后,“第一时间请求请公安机关调查,严肃处理!现在公安机关正在调查之中。”(文中涉及学生均为化名)

0
[责任编辑:小薇]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城市早8点”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