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18000元 只做几次足疗养生会所关门了

养生会所人去楼空

养生会所人去楼空

本报记者 璩介力

近日,市民郗小姐向晚报热线96466反映,称自己在园区金沙广场一家养生会所办理了预付费卡,先后为足浴按摩、身体护理等项目充值18000元,可没用上几次,这家养生会所就关门了,负责人不见踪影。“这钱等于打了水漂。”郗小姐希望能挽回损失。

只做了几次足疗已注销会所

去年9月,郗小姐到金沙广场负一楼超市购物,路过旁边一家名为“思邈千金方”的养生会所时,被工作人员拉住。“他们说新店开业,免费体验做项目。”郗小姐说,她再三确认是免费的之后,才进了店。在做体验项目时,会所工作人员反复向她推销办卡。她觉得花几千元办卡太贵,就没答应。工作人员见状说,可以先花100元,体验两次其他养生项目。体验后觉得好再办卡。郗小姐觉得100元两次并不贵,就答应了。

在之后的两次体验过程中,郗小姐没能抵挡住商家的推销。他们反复说用“的药材都是最好的,当时办卡又最优惠。”郗小姐说,第一次她花近3000元办了一张足疗卡,含24次。第二次花了6000多元办理了16次胸部护理。之后,她又花近8000元办理了身体护理项目,总计近18000元。“我也觉得太贵了,但他们说贵肯定有贵的道理。”郗小姐表示,当时就像着了魔,觉得需要保养自己,花这么多钱只要有效果,也值了。

办卡后,郗小姐只做过四五次足疗。其他项目一次没做过。直到10月,郗小姐想再次预约项目时,电话无法打通。10月底,她到店里发现已经人去楼空。记者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查找发现,苏州工业园区思邈千金方美容馆已于去年10月注销。

店内一片狼藉 受害方除了消费者还有出租方

昨天下午,记者找到这家养生会所。门头崭新,墙上贴着四季养生的内容和人体经络、穴位图,还有一张大大的孙思邈的画像。玻璃大门没有锁,屋内一片狼藉。几扇被拆下来的门堆在一边,用于装饰的塑料花和树叶满地都是,还有一些碎玻璃、泡沫板和榔头、螺丝刀等工具。

旁边一手机店店员称,这家养生会所前后也就开了一两个月。开业时,会所工作人员在外面拦人送小礼物,拉进店做免费体验。去年10月底突然就关门了。“后来有人来问,我们才知道老板跑路了,不少人都充了钱。”店员说,现在这家店好像是转租给了别人。

对于转租给别人的说法,超市方予以否认。超市负责人朱经理介绍,去年8月1日,这家店与超市签订了1年的合同,先交了3个月租金。不料3个月后,养生会所老板突然就不见了。“我们也是受害方,合同期未满,房子只能空着。万一我们再租出去,他突然又回来了,就成了我们违约了。”朱经理说,他们已经联系律师,向对方发了律师函,无奈一直联系不到人。

据超市招商经理林先生称,出事后,他被拉进一个由受害消费者建起的QQ群。有消费者称,思邈养生会所的储值卡可以到高新区何山路某超市一楼的一家同仁堂养身会所使用。但需要多缴纳一笔钱。

有一家店愿意“收拾烂摊子”但要加收服务费

记者电话联系到位于何山路的同仁堂养身会所。店员称,园区的储值卡确实可以使用,但根据项目的不同,需要另外加付服务费,而且是根据卡内次数,一次性交付。拿足疗项目来说,每次增收10元的服务费,如果卡内还有20次,那么就得先交200元,才能继续使用。该店店员反复向记者强调:“全凭自愿,如果不愿意出服务费,可以不来,这本来就不是我们店的。”当问及思邈养生会所和同仁堂养身会所之间有何联系时,店员表示两家店并不是一起的。“园区那家店没了,他们老板找我们负责人,要我们提供服务,他们也没给我们服务费”。

苏州市消保委调解员朱佳斌表示,新区同仁堂养身会所要加收服务费才能提供服务,这是不合理的。但对于消费者来说,也许是一个减少损失的无奈之举。朱佳斌建议,消费者向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反映,追究思邈养生会所的侵权责任。既然同仁堂养身会所愿意替思邈养生会所为消费者提供服务,那么说明两者之间有联系,前者有义务配合职能部门调查,并提供真实有效的信息。朱佳斌提醒消费者,面对各类预付费消费,要保持清醒的头脑,理性消费。

0
[责任编辑:邹逸凡]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城市早8点”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