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鹅汤馄饨”叫响朋友圈

  陈小鹅展示刚包好的馄饨。  (图片由本人提供)

  陈小鹅展示刚包好的馄饨。  (图片由本人提供)

刚刚过去不久的元宵节,山塘街上的品味坊里,陈小鹅的馄饨店火了。火的不仅是卖了多年的馄饨,还有刚推出的新品汤团。当天,从早上7点到晚上10点,店里人流不断。馄饨没有具体计数,但为过节提前备好的上万只汤团一售而空,还欠了不少回头客的订单。为此,陈小鹅只能在朋友圈里吐槽,“做汤团经历了第一个苏式元宵节,才真正知道‘汤团’也疯狂。”

□苏报记者刘晓平

关掉开了十年的饭店,一心做馄饨

七八年前,陈小鹅的名字还是陈晓。那时,在石路美食街上,她和做大厨的老公喜子经营着一家饭店,主打全鹅宴。

喜子话不多,主要负责饭店的采购、后厨,而活泼开朗的陈小鹅则负责饭店的经营管理。夫妻俩配合默契,小饭馆一度开得红红火火。来来往往的熟客要订餐时,想不起陈晓或者饭店的名字,一个电话过来,都直呼陈晓为“鹅”。时间久了,陈晓就变成了陈小鹅,客人都说亲切,记得牢。陈晓觉得可爱,也很喜欢。

专心做馄饨完全是计划外的事。2013年,山塘街开出品味坊,

糖粥、梅花糕,以及陈小鹅的鹅汤馄饨作为特色小吃被引进来,成为苏式生活的展示角。饭店经营多年,早已井然有序,再多出一个馄饨摊点,对陈小鹅来说,也不费力。变化发生在2015年,饭店开到了第十年,夫妻俩也小有积蓄,一个偶然的机会,陈小鹅迷上了茶叶,一个人到安吉开发了一片农田,专门用来种植茶树,以及经营各种山货。有两年时间,陈小鹅忙得有声有色。只是苦了喜子,本来只喜欢专心研究菜式,而现在店里店外要一手抓,终于有一天,他向陈小鹅摊牌:“太累,

干不动了!”

只做茶叶生意不是没想过。但要放弃经营10年的餐饮,喜子做菜的爱好与才能无处施展不说,店虽不大,承载的却是陈小鹅的创业梦,又怎能一舍了之。夫妻俩再三考虑,决定放弃饭店,把馄饨摊点做好做精。也是机缘巧合,彼时,正好馄饨摊点边上的老房子要转租,陈小鹅就盘了下来,还开辟出一间房,既方便想吃喜子做菜的老熟客,又满足喜子技痒难耐的做菜需求,熟客送雅号“喜子家宴”。

精心熬制鹅汤,宁愿弃赛也不愿将就

关了饭店,陈小鹅自己都没想到,鹅汤馄饨的名气会越来越响。

除了本地熟客,不少外地游客也慕名而来,在2016年姑苏区举办的“冬至大如年”民俗文化节的馄饨大赛中,陈小鹅的鹅汤馄饨在众多知名老店中脱颖而出,拔得头筹。在创业者们聚会交流成功经验时,陈小鹅一句“喜子就是别人抢也抢不走的秘方”,引来一片掌声和笑声。

话虽直白,却一点也不夸张。做惯了美食,就算有“喜子家宴”,喜子厨艺才能也无法得到尽情施展。陈小鹅说,有一段时间,除了用心制作馄饨馅料,喜子对熬制出一锅味道精美的鹅汤着了迷。火候、用料,反复琢磨。在民俗文化节的比赛现场,按照喜子的顺序,一定是要等鹅汤烧开,再放馄饨进去。但因为现场的煤气炉火力不够,轮到陈小鹅的馄饨该出锅时,鹅汤还未滚开。喜子沉默不语,意思再明确不过,那就是宁愿弃赛也不愿将就。夫妻多年,陈小鹅没有多说二话,奔到前台,和主办方解释沟通,等到一碗热气腾腾的鹅汤馄饨端上来,评委们都竖起了大拇指。

馄饨出了名,喜子说,馄饨汤团不分家,我们也做做看。这一试,竟然又试出了一个“状元”。在2017年姑苏区“冬至大如年”民俗文化节暨汤团挑战赛上,捧着“十佳汤团”第一名的奖章,台上,陈小鹅喜不自禁,“多亏了喜子。”台下,喜子说,“都是她拍板定的,做就做好。”

汤团获奖不久,2018年春节就近在眼前。能不能获得市场认可?陈小鹅心里也没底。快到元宵节时,她开始在朋友圈里吆喝,邀请朋友们前来品尝预订。没想到到了正月十三前后,起早贪黑,每天要忙到凌晨三点,汤团还供不应求。

年过完了,山塘街上,人来人往,馄饨始终热销,而汤团已经有不少回头客预订了明年的。陈小鹅说,当初关掉饭店,生意做小,在别人看来,都觉得不可思议。在自己心里,其实也有迫不得已的遗憾。但到今天,回头再看,不仅早已释怀,更欣慰的是,生意不求做得多大,做精做长久,又何尝不是一件乐事。

0
[责任编辑:余杨]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城市早8点”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