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革时代,我们究竟需要怎样的创新思维?

编者按

3月30日,园区湖畔论坛特邀浙江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金立做了演讲。她以“在变革时代准备好思维创新了吗”为主题,阐述了创新思维的特点及逻辑要求,为听众解读了变革时代下的思维创新。今分享她演讲的精彩观点,以飨读者。

今天,作为一个从事哲学教学和研究的老师,我真心想说:当我们再谈论创新的时候,有两句不可分离的话是“创新是民族的灵魂”“创新是时代的主题”,把这两句话合在一起,去理解当前时代的变化是富有深意的。

当下网络上对创新的谈论铺天盖地,那么我们该怎样去谈,这就是方法论问题。我想告诉大家,这个谈论就是从哲学出发,去做一个宏观的普遍的有高度和广度的谈论。我给它简称为“三点一面”的谈论方法,下面来看一下是哪三个点:

□金立

关于科技我们需要去补一点科技哲学的课

第一个点就是科技。

今天谈论创新,不谈科技可以吗?大家都会说不可以,但是一直以来在我接触的生活范围或者是学术领域,看到有一种情况,大家说我谈创新,不谈科技创新,因为我只谈理念创新、观念创新,可以不谈科技,可是我想说那是你对科技不够了解,不具备这样一个能够去谈的基本知识。另一方面,我们对社会、对观念的理解也不够深刻到位。我一直认为在谈创新,不管谈什么,科技创新自然要深入到科技自身非常专业地去讨论,而理念创新管理创新同样都绕不开科学技术。

我们看到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情感、联系的方式等都在发生很多的变化,表面看起来跟科技无关,而本质上与智能手机与现代的技术有着极大的关系。当我们在讲世界上最远的距离的时候,我们说的不是客观的距离,而是心理的情感的距离,是在谈论人,但情感的微妙的变化,不知不觉当中所带来的变化从来跟科技有关。因此,请毫不犹豫地接受我的建议,那就是今天谈创新必须谈科技。但是怎么谈?我们不是做专业的技术研究的,可以从宏观上去把握它,我们需要去补一点科技哲学的课,需要去读一点科学技术发展史的书,去看一些科技伦理的文章,就会知道科技是如何一步步走到今天,它自身有一种怎样的趋势,而这样的科技它会导致怎样的社会和伦理的问题。科学技术自身发展的范式方法,和以前有一些不一样,有哪些不一样,它会怎样,而这些要愿意去学习,要有足够的空间让你去学习。还有一点特别需要提出,在整个科技的范围里具有三个层面:科学sci⁃ence,是天空,技术technology,只是中间,往下面落下去的是工程engineer,科学技术工程越往下走,它们越符合社会实践。但是如果一个社会只关注技术工程,不能够腾出一些关注去给那个高高在上的科学,创新就不能始终持续。历史为今天带来了许多要面对的难题,需要靠时间和努力去应对。

关于社会 我从来不认为“地球村”是个恰当的表达

第二点就是在今天的时代,谈创新必须要谈社会。

社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人的生活条件越来越好了,但幸福是不是越来越多;人头脑里装满了知识,尤其是女性,凭自己可以有很好的工作,可以支撑自己的存在。但是,女性的存在感是不是踏实存在了?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到底是越来越近了还是越来越远了。我从来没有认为地球村是一个恰当的表达,也许从空间的距离上来讲,地球真的成了村子,但是从情感上来讲,我们真的成了村子吗?地球村可以从物理学的意义上去理解它是正确的,但如果从社会学的角度去分析,恰恰相反,为什么现在大家有了手机,联系得更方便,但却更加不信任?复杂的社会,深如大海的社会。因此,今天要去谈创新,或者说一个优秀的作品,或者说一家伟大的公司,一个优秀的产品,它总是来源于对科技自身的考察和对社会深入的剖析两方面给予的动力,谈社会谁都可以谈,但大家如果想好好谈社会,就必须围绕跟社会跟人相关学科的书籍和学科做点功课,才能提高自己对社会的分析理解,同时会带来更多的心灵愉悦。

关于自己 科技高歌猛进时,问下自己的状态如何

最后一点就是我自己。

我在说我自己没有说我,我们平时说得比较多的是我,而不是我自己,什么是我自己,就是我把我当成一个对象去审视,去批判,去看有什么问题。正如在西方的艺术世界里有非常多的画家都画过一种画,而这种画在中国的绘画世界里极少看见,那就是自画像:自己把自己画进画里。梵高画过非常多的自画像,大家觉得奇怪,其实它代表着一种自我的反思,这种自我的批判精神和整个从古希腊开启的哲学精神是一脉相承的。我们可否把自己作为一个对象客观地理性地同时深入地去分析它:一方面,在科技不断高歌猛进,不断改造生活改变生活,

创造新的生活新的节奏的时候,我的状态如何,我如何和它相处好;另一方面,当社会不断地产生新的观念新的关系新的问题,不断地用新形式展开新的生活,建立新的联系与情感的时候,我自己又处于哪一种地位?这就是最后一个点。

当然,这三个点还可以换一个角度来讲,它基本代表了三个关系:科技就是人和世界的关系,社会就是人和人的关系,我自己就是我和心灵的关系,而这三个关系只有一个学科可以研究,这个学科就是哲学。因此,从哲学出发,从三大关系出发构建“三点一面”的方法论,是我们关注一个重大问题必须具有的方法,科技创新不是一个单一的问题,我经常说它像空气一样弥漫在生活世界。在我们的社会整个发展历程里,我觉得“三点一面”的方法,恰恰可以帮助我们去捕捉一种普遍,因为普遍所以会有一点抽象,而因为抽象一定会具备高度深度和广度,这就是我作为一个哲学人想给大家的方法。

★作者系浙江大学哲学系副主任,教授、博导,斯坦福大学访问学者。

0
[责任编辑:叶蕴岚]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城市早8点”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