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义忠来苏解码摄影 捕捉细小而饱满的感受

  昨天,台湾著名摄影家阮义忠携新书来苏,与大家分享自己对于摄影的感悟。  □记者倪黎祥摄

  昨天,台湾著名摄影家阮义忠携新书来苏,与大家分享自己对于摄影的感悟。  □记者倪黎祥摄

阮义忠很健谈,关于摄影和人生,他始终明了自己在做什么、想得到什么、愿意放弃什么。

昨天,他带着自己的新书《正方形的乡愁》来到苏州。

这位年近七旬的摄影家说:“人的生活总要有个度,生命的长度我无法预料,但人生的宽度我可以把握。”

□苏报记者梅蕾

谈苏州在发展中留住了城市特质,这座城比20多年前更有魅力

虽然是台湾人,但阮义忠自诩自己颇具苏州气质。这位摄影家从不掩饰自己对美好的热爱,比如苏州。他穿着一件夹克和深色长裤,不像当下艺术圈的人着装那么抢眼,唯有头上一顶藤编帽,添了些许文艺气质。

20多年前,阮义忠第一次到访苏州,当时是为了陪同一位法国摄影师拍摄摄影专题。阮义忠坦言,苏州这座城市给他的感悟还是蛮多的,那些精巧奇妙的园林,简直就是一个又一个文人的乐园,虽然是人工营造却师法自然,让人颇有惊艳之感。阮义忠表示,当时来苏州旅游的人还不多,逛园林的感觉很好,只可惜当初自己只顾着欣赏,并没有拍多少照片。回到台湾后,阮义忠经常推荐摄影师到苏州拍摄。

这两年,阮义忠来苏州的次数增加了。和20多年前的苏州相对比,他认为现在的苏州更有魅力了。许多城市在发展中丢失了城市的特质,而苏州,不仅城市的古城风韵保存完好,而且对传统文化的保护也做得很不错。“像苏州博物馆,建筑本身就是一件让人感动的艺术品。苏州这座城市很迷人,每一个文人都能在这里找到安放自己的角落和真切的自己。”阮义忠说。

评作品摄影家应该无我,呈现拍摄对象的真实状态

《正方形的乡愁》的封面照是两个明媚的少女,眼神中传递的纯净,摄人心魄、令人难忘。

“几乎每一位第一次看见这张照片的人,都会向我表达对这张照片的喜爱。其实我只是把两个少女的真实状态呈现了出来。”阮义忠说。在台湾宜兰,有一个古老的村落,为了记录那个村落的点滴,他在那里足足拍了9年。阮义忠告诉记者,一开始,村民对他的出现并不欢迎,他花了很长时间和大家慢慢熟稔起来,渐渐让村民忘记了镜头的存在。

一年夏天,村里的小学举行毕业典礼。因为村里没有中学,这些孩子毕业后要么去其他地方读初中,要么就从此走上社会打工,校园里的离愁别绪很是浓郁。

阮义忠拿着相机在校园里拍摄,两个女孩扯住了他的衣服,“记者叔叔,帮我们拍张照片吧。”她们站在教室的讲台前,阮义忠端着相机拍摄她们。“在那一刻,我为她们纯净的眼神所感动,只想把眼前的存在真实呈现,用镜头传递她们自己的明媚。我从来不把摄影对象当成创作的素材,也不站在自己的审美角度去表达作品,我想摄影家应该是无我的。”阮义忠说。

说乡愁它是人类最温暖的记忆,让观众眼睛里有光、心里有触动

阮义忠坦言,他的摄影启蒙属于西式的,但随着对传统文化认识的加深和成长,才渐渐懂得什么才是自己应该有的摄影语言。

阮义忠的这本画册分“一个时代的刻痕”“家园去来”“难得的时光”“乡愁不再狭隘”4个单元,用照片抒发了他对故乡的眷恋和心中的乡愁。一扇斑驳的木门、一头沧桑的石狮子、一条烟火气的街道、一列开往淡水的火车、一位捻麻绳的老人、一个正在梳妆的乾旦、一对与亲朋好友合影留念的新婚夫妇……这些黑白的、正方形的摄影作品,记录下了乡村的肖像、静物和风景,展现了20世纪70-90年代台湾的人、物和乡村风貌。

英国知名摄影家布莱恩·坎贝尔这样评价阮义忠的《正方形的乡愁》:在这些由120型相机拍摄的照片里确实可发现一种完全纯粹的视觉敏感与享受,对形状之美的奇特知觉、一丝幽默、美感欣赏以及持续的对生命与人的好奇。

在几十年的摄影生涯中,阮义忠一直坚持人文主义的温暖视角,以超乎寻常的热情和洞察力,专注地用镜头记录社会。2016年,他设立了“阮义忠人文摄影奖”,鼓励华人摄影家创作具有人文精神的影像作品。

阮义忠表示,摄影是捕捉细小而饱满的感受,而乡愁是人类最温暖和神奇的记忆,每一个有记忆的地方都有剪不断的乡愁。“你们看到照片时,眼睛里有光、心里有触动,那正是摄影家所期待的。”阮义忠说。

0
[责任编辑:小薇]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城市早8点”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