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多丽:打通制度的藩篱更重要

□费多丽(DorisFischer)

我每次到中国之前内心总感到好奇,这次来访问会有哪些热门话题,学者会比较重视哪些题目?今年六月份在江南,长三角一体化就属于这类热门话题之一。长三角一体化并不是新的题目,但随着《长三角地区一体化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的出台,使这一区域发展成为一个热门话题。

我是德国人,我看长三角一体化自然要考虑类似于本地一体化的政策在国外会不会出来,国外哪些政策经验会帮助理解这样的发展情况。长三角一体化是指上海、江苏、浙江和安徽三省一市的融合,这里的常住人口超过2.2亿,相当于欧盟28个国家的百分之四十四左右。而从总面积角度来看,长三角一体化才相当于欧盟的百分之十左右。因此,仅从人口和地理角度来比较欧盟和长三角一体化好像没有明显的意义。类似于三省一市的融合在欧洲都有,譬如德国有汉堡市与其周围两省的合作,卢森堡有和其周围的几个国家的省区合作等。但从人口与地理规模来说这都比不上长三角一体化。难怪,人们谈及长三角一体化,特别在考虑交通和技术条件时,就常会以日本东京或美国西部某些特大城市为比较指标。

但是,跨行政权限的一体化不仅是地理条件的问题,也不仅是技术和交通设备的问题,而更应关注的是制度一体化,利益连接和有关的利益冲突。而从这个角度来看,欧盟一体化的理论和实践值得借鉴。

长三角一体化的目的是通过一体化而推动本区域的经济发展,这是经济一体化最典型的目标。按照经济理论来说,一体化通过扩大市场和推动商品要素的流动性,促使其生产规模效应和经济增长获得提升,但是经济一体化的理论一般不谈国内区域合作,更多谈的是不同国家之间的合作。实际上,比贸易更复杂的市场一体化则是面对要素流动性。这主要包括人和资本的流动性,形成良性的合作制是基础,要实现这样的一体化比商品的流动要复杂得多。比如说,从上海“溢出”的人才,他们工作在太仓,但落户往往更倾向于在上海,那么他们社会保险和收入税费得在哪里缴纳?这就需要构建一套更为有效的制度,让这样的人才流动起来更加方便。同样,在劳动力市场上,在上海工作的太仓人会享受类似于上海人的保障吗?他们会属于本地人还是会被视为流动人口呢?上海和其周围的三省之间交通融合越好,这类问题越需要加以更好解决。

从上述的例子可以看到,市场要素流动比商品的流动和交通设备的一体化要复杂得多。从目前中国的情况来说,其户口制度原来以限制要素流动为目标。而长三角一体化正需要突破户口制度和跟户口制度有关的壁垒,制度一体化比技术设备的一体化更重要。欧盟在要素一体化已取得了不少进步,但一直到今天还在讨论有关具体问题。比如说,劳动力市场一体化是否要求各国有一样的低保水平和最低工资。

总体而言,我这次在太仓听大家谈长三角一体化,交通建设项目等明显成为主要考虑的内容。而从第三只眼睛看,特别从欧盟一体化的经验来看,制度一体化的一些问题不仅是不可避免的,而且比交通等问题更重要。在这方面,太仓已经在社保、医疗、人才工作等领域积极探索,推进社保卡、医疗卡一卡通等,这些改革举措值得关注,也令人期待。

★作者系德国维尔茨堡大学 教授、中国经济问题研究专家

0
[责任编辑:小薇]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城市早8点”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