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有—公有—大众—分众 苏州园林走向个性化开放

 

吴中区金庭镇金庭路5号,有一家名为园林雅舍的旅馆。之所以名为“园林雅舍”,是因为这家旅馆里确实有一座园林——虽然面积仅130平方米,但它具备了苏州园林的各种基本要素。

不久之后,这座迷你园林将挂上苏州市人民政府颁发的“苏州园林”身份牌,编号为103号,正式成为苏州园林家族的一分子,成为拙政园、狮子林们的“小兄弟”。届时,纳入《苏州园林名录》体系的园林将达到108处,“天堂苏州,百园之城”的目标将初步实现。

“百园之城”的名号越叫越响,但苏州园林保护的步履却无法轻松。

就在6月底,狮子林假山开始了为期一个月的“探损”工作。因为游客人流量太大,管理处担心假山承受不住。“探损”工作,在苏州园林保护与开放的历史上,较少开展。7月下旬,狮子林水体“探损”也将全面展开。狮子林正在展开的“探损”工作,将为这座江南名园未来的开放和保护提供更为精确的科学依据。

在苏州公布的百座园林之中,有的人满为患、有的破损不堪、有的大门紧闭、有的默默无闻……苏州园林的保护和开放,看似矛盾,实则辩证统一。如何破解百座园林“冷热不均”的尴尬?园林的开放与保护之间该是怎样的辩证关系?“百园”的格局能否推动苏州旅游业的转型升级?纳入《苏州园林名录》中的私家园林该怎样监管保护?这些问题都有待探索。

□策划:张 伟 高 岩 执行:高 戬 张 伟 摄影:杭兴微 徐志强

私有—公有—大众—分众

苏州园林走向个性化开放

“放眼全国乃至全世界,还没有哪一座城市像苏州这样拥有如此鲜明的园林文化。”苏州园林和绿化管理局遗产管理处处长陈荣伟告诉记者,苏州园林的历史发源于春秋,最早是吴国国君的王家园林;魏晋时期形成了自然山水园林;到了宋朝,随着山水画的兴起,苏州出现了文人写意山水园林;明清两朝是苏州园林的鼎盛时期,达250多处。

然而,大量的苏州园林在历史长河中烟消云散。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苏州园林进行了三次普查,结果一次比一次令人揪心:1959年存有91处,1982年存有69处,到2013年仅存53处。

陈荣伟介绍,历史上的苏州园林绝大多数是私人财产,到了1950年代全部成为国有,有的成为企事业单位的办公、生产场所,有的成了职工宿舍,有的成了大杂院式的直属公房,不少园林遭到了严重的破坏。

面对苏州园林急剧减少的严峻态势,2014年,苏州市展开了苏州园林分类保护工作的序幕,2015年,在多次寻访、征集、考察的基础上,第一批33座园林列入《苏州园林名录》,紧接着2016年、2017年,第二、第三批《苏州园林名录》随之公布。目前,前三批纳入《苏州园林名录》的共有90处,第四批18处公示工作已经结束,即将授牌。

在公布《苏州园林名录》的基础上,苏州出台了苏州园林分类保护办法。根据园林的历史、文化、艺术价值、保护状况、管理水平等,苏州园林的保护被分为三类——

全面保护类:具有较高的历史、文化和艺术价值,园林要素完整、造园艺术水平较高,园林格局和历史风貌较好的苏州园林;

修复保护类:具有一定的历史、文化和艺术价值,园林要素基本完整,园林格局和历史风貌基本保存,需抢救修复的苏州园林;

遗址保护类:具有特定的历史文化和艺术价值,园林要素不全,园林格局基本保存,需严格控制的苏州园林遗址。

陈荣伟表示,苏州园林的保护工作正按照分类保护办法积极推进,比如去年夏天,柴园修复对外开放;今年4月29日,可园二期修复开放;目前,塔影园正在修复中,詹氏花园预计今年10月动工修复……

值得注意的是,《苏州园林名录》中的园林并非全是古典园林,也并非全是国有资产,陈荣伟对此解释道,“百园”体系突破了权属、文保级别等藩篱,它保护的是所有苏州园林,“对于名录中的每一座园林,我们每半年要巡查一次。”

经历了从“私”到“公”,目前,苏州园林正在进入“众”时代。陈荣伟介绍,市委、市政府积极鼓励各类园林对外开放,让市民共享“百园之城”,《苏州园林名录》中的园林开放率要争取达到90%以上。

位于吴中区东山镇杨湾寺前村的道勤小筑(又名勤园),是一座私人住宅,主人纪建平是一名园林发烧友,从2011年开始他花了3年时间,自己画图、施工,耗资800余万元建起了这座当代苏州园林。去年,道勤小筑进入《苏州园林名录》,今年4月起,每个月的第一个双休日免费对外开放,开放方式为预约制。纪建平告诉记者,到目前已经接待了400多名参观者,“古人云‘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能够和广大市民共享我的作品,是一件很开心的事。”

“过热”和“过冷”都不正常 园林保护与开放的辩证法

狮子林展开了为期一个月的假山“探损”工作,这项工作将为“假山王国”的开放与保护提供更多科学依据。

据统计,今年上半年拙政园接待人次高约185万,比去年同期增长了13%;狮子林等园林上半年入园人次也有不同程度上升。作为名园景区,游客蜂拥是常态。以拙政园为例,从4月份旺季开始,每日入园人次平均在1万左右,而五一小长假期间,日入园最高峰达到3万人次之多。

与“热门”园林人满为患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一些“冷门”的园林常年门可罗雀,比如石湖渔家村的“渔庄”,虽然对外开放,但连很多老苏州都不知道她的存在。还有部分园林,目前仍是企事业单位的办公、经营场所或者私人住宅,公众无法入内。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世界遗产古建筑保护联盟副主席丹青认为,无论是“过热”还是“过冷”,都不是苏州园林的健康状态。

丹青说,“流水不腐,户枢不蠹”,园林需要有一定的人气,适度的开放有利于保护。另一方面,以文人写意山水为内核的苏州园林,需要一个合理的开放度,“苏州园林是需要静下心来欣赏品鉴的,如果园林里挤得像庙会一样,游客只能匆匆‘到此一游’,欣赏和品鉴根本无从谈起,这种局面只能破坏人们对苏州园林的印象,同时对保护工作也非常不利。”

丹青认为,苏州园林的保护与开放的辩证关系,应该遵从习近平总书记的“两山论”,“保护好苏州园林的‘原生态’,在此基础上适度开放利用。”

据悉,从今年年底起,拙政园将逐步改变目前的窗口敞开售票模式,效仿故宫博物院推行网上预约制,此举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将开放度控制在合理范围之内,从而实现开放与保护之间的平衡。

陈荣伟介绍,之所以要鼓励更多的园林对外开放,一方面是为了让市民共享“百园之城”,另一方面是希望越来越多对外开放的园林为拙政园、狮子林们减压。

丹青认为,“百园之城”的格局有可能促进苏州旅游业的转型升级,“每一个园林都有自己独特的魅力,可能成为吸引游客的增长点。旅游企业可以设计一些独特的园林产品线,把散布在苏州各处的园林串起来推介给游客。”

丹青表示,“百园之城”还可以为苏州旅游业从“观光游”转向“体验游”提供一条新路径。“从某种意义上说,苏州园林是苏州人追求‘天人合一’人居环境的产物,是苏州人精致生活方式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走进一座小巧精致的苏州园林,体验正宗的苏式生活模式,对游客来说是非常具有吸引力的。”在携程旅游网上,游客们对西山岛园林雅舍旅馆的评价印证了丹青的观点,记者注意到,该旅馆获得了97%的推荐率,在游客们发布的图片中,这座130平方米的迷你园林出镜率极高。

旅游业界相关人士认为,越来越多的苏州园林特别是古城范围内园林的开放,将在一定程度上助推苏州历史文化名城迈向全域旅游目的地。

监管和保护面对法律真空 造园“私”与“公”的悖论

相城区阳澄湖镇的后乐园,将成为最新向市民预约开放的苏州园林之一。

和道勤小筑一样,后乐园也是一座当代私家园林,园主林少骏是一名来自上海的企业家。林少骏告诉记者,他向来酷爱苏州园林,2002年来到阳澄湖镇发展后,渐渐萌生了自己建造一座苏州园林的想法。2005年,林少骏的造园梦想付诸实践,并有幸得到了著名建筑大师贝聿铭的指点。这座占地43亩的园林耗资数千万元,仅太湖石就使用了1700多吨,其中的假山主峰重达800吨。林少骏介绍,后乐园的最大特点是博采苏州古典园林众长,比如书房“闻道斋”就是以网师园的殿春簃为蓝本,石拱桥则借鉴了拙政园的“小飞虹”,“我们请了苏州香山帮的工匠来施工,建材和技艺都严格遵循苏州园林的传统,因此,这可以称得上是一座原汁原味的苏州园林。”

林少骏表示,后乐园虽然是他投资建造的,但本质上“不是他私有的”,“特别是去年进入第三批《苏州园林名录》后,这座园子就成了苏州园林文化的一部分,而文化从来就不是私人独享的。”

基于这样的观点,后乐园建成后逐步走上共享的道路,虽然尚未正式向全体市民开放,但已经向苏州市的医护工作者开放,并且成为小学生的写生基地。

虽然林少骏认为后乐园是一个“公共文化产品”,但是,园子的日常管理维护仍需要他自己埋单,他的助理透露,园子刚刚进行了一次简单的全面维护,耗资达76万元。

面对这样的事实,林少骏不得不承认,私家园林的私人财产属性和它的公共文化产品属性之间有冲突。

市园林局相关工作人员表示,有部分进入《苏州园林名录》的私家园林的业主不愿对外开放,可能正是出于对私有财产的保护,对此,他们表示可以理解。

林少骏还有一层忧虑:虽然不少私家园林已经进入了《苏州园林名录》体系,但对这些园林的监管、保护,相关部门似乎缺乏抓手,“举个极端的例子来说,要是哪一天某个私家园林的业主心血来潮,把园子拆了开发房地产,该怎么办?再比如说,某个私家园林的业主因为资金问题而无力维护任由园子破败,又该怎么办?”林少骏认为,他并非杞人忧天,“当代私家园林虽然进入了《苏州园林名录》,但在监管和保护方面仍有着很多不确定因素。”

记者发现,目前有关苏州园林监管保护的法律法规中,均未涉及当代私家园林。

丹青认为,苏州的“百园”体系,要保护的不仅仅是园林本身,更是苏州园林的文化和技艺,“要把苏州园林的文化和技艺传承下去。”

对于近年来不断涌现的当代私家园林,丹青表示这正是苏州园林技艺传承的体现,是当代苏州人续写苏州园林文化的篇章,若干年后,这些园林中也有可能出现文化遗产。“把她们纳入《苏州园林名录》只是第一步,接下来还需要修订、完善相关法律、法规、政策来对其进行监管约束。”

林少骏表示,在相关法律、法规、政策修订、完善之前,可以尝试建立行业协会,让私家园林先自律起来。

0
[责任编辑:fansymc]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城市早8点”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