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别田家炳,更当耕好“感恩”的田壤

那么,媒体将做善事者的精神和境界放大,不是因为做善事者图报,而是受恩者除了获得物质的资助,更还需要精神境界的提升。

□文文

日前,有着“百校之父”之誉的慈善家田家炳先生去世。媒体的诸多报道,都关注在田先生用其80%身家的10亿港元捐给了国内的教育,让人们铭记不忘,并见贤思齐。这当然是需要的,但感觉还是有欠缺,那就是缺少深入,问一问,这位慈善家为什么要持之以恒地向教育捐献他自称的“绵薄之力”?得到捐助的人们又应该怎样感恩他的义举?

“绵薄之力”是谦称,如今看来也是实情。在他最先开始捐助的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他一次捐出的几百万元,是大数目,因为当时出一个“万元户”都号称是大款了。近四十年后,当初不少接受过他捐助的人,如今资产超过他的也大有人在。但是,又有多少人如他那样舍得将自己庞大的财力,给社会上需要帮助的人们呢?

当然有,苏州就有。今年,苏州中学的学子不是回母校捐赠吗?苏州六中毕业的音乐教授施恒不是回母校捐赠吗?不能说这些义举就一定是受了田家炳先生的影响,但彼此肯定有内在的感应相惜。如果社会能多弘扬这种精神,展示这种境界,使得社会上有更多的人能尽己所能帮助他人,那远比仅仅是报道一个个的数字更能走进人心。

田家炳先生为什么要在近四十年持续不断地助教?因为他当年家贫读书少,知道读书的重要性,也看到西方一些发达国家国民素质高得益于他们的教育发达,于是,他从他的家乡开始,逐步辐射全国,全力助教。他看到他的资产能变成一幢幢的教学楼和图书馆,变成万千学子琅琅书声,从中获得满足感,获得幸福感。一味只盯在数额的大小上,只会助长攀比斗富之风,资产再多却为富不仁,那有还不如无;而放大他的精神,就能让他当年的扶贫帮困,变为今天的“帮富”,教富人学会怎样做富人。

中国传统文化的思维惯性,有一条“施恩不图报”,做了善事不可张扬。笔者得知,苏州有位企业家资助本地的文化团体到香港演出,一次资助一百万,却不要求一个字的宣传。但是,古训中还有“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一说,强调的是受恩一方非但不能忘了感恩,还要加倍回报。那么,媒体将做善事者的精神和境界放大,不是因为做善事者图报,而是受恩者除了获得物质的资助,更还需要精神境界的提升。那么,一个田家炳先生走了,就会有更多的后来者在感恩的“田”中,栽种更多慈善和图强的秧苗。

0
[责任编辑:fansymc]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城市早8点”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