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后“守”花人

黄剑在花架下施肥。

黄剑在花架下施肥。

这些种花的大缸,是黄剑的祖辈留下来的,仍然保存完好。

这些种花的大缸,是黄剑的祖辈留下来的,仍然保存完好。

一位工人正在采摘白兰花。

一位工人正在采摘白兰花。

天气炎热,黄剑在白兰花花架下浇水。

天气炎热,黄剑在白兰花花架下浇水。

黄剑的种植基地里,养了很多家畜,这些家畜的粪便都是很好的天然肥料。

黄剑的种植基地里,养了很多家畜,这些家畜的粪便都是很好的天然肥料。

本报记者 张健 摄影报道

夏日正是茉莉花、玳玳花开始绽放飘香的时节。在虎丘山下的茶花村大普济桥旁的一个院子里,茉莉花、玳玳花开得正好,院子主人43岁的黄剑一脸黝黑,常年地头耕种的原因使之一看就像是一个老农民。黄剑从事花木栽培已有20多年,近日,他被评为“三花栽培技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黄剑称:“愿意成为一名职业的虎丘花农,种好虎丘传统的茉莉、白兰、玳玳‘三花’,让花香经久飘传下去!”

对于传统的虎丘“三花”栽种,黄剑有着一肚子的养花经。3月垄糠灰中茉莉扦插、4月清明后出花厢后修枯梗、翻盆、摘瞎嫩头,此后白兰花扎脚手架、茉莉摘尽老叶、采头伐花、干树、还水、头伐扦插繁殖、采二伐花、干树、还水、二伐扦插繁殖、采三伐花,再到11月霜降前三花进花厢,清理园场……一年的花期都能说得头头是道。最累人的是3米多高的白兰花进花厢房,还延续着土法进厢的方法,需两个花农一前一后合力抬,而后面还需一个花农抬扶起花树枝干,黄剑说:“这样壮观的白兰花进花厢房的场面只有我们这里才能看得到了!”而他们家庭院里的两层楼高的花厢房也成为虎丘山下的最后绝唱。

三花中白兰花最为娇贵,养护管理相当难。种花人得抓好水、肥两个重要环节,对于出花厢房的白兰做到土壤带干,叶片开始耷拉下来才浇透水。黄剑介绍:“出厢房后十天,要使树上的白兰花叶子基本上落尽,这样重新长出新叶片片肥大,枝头上结出的花苞才会硕大饱满。”白兰花特别喜肥,肥料充足才能花多香浓,顺着季节追肥由淡至浓,早春施淡液肥,以清水粪水为好,一星期施两次肥,然后逐步加浓,但也不能太浓。无论是浇水施肥,黄剑透露:养好白兰花的一个秘诀是,盆里的水和肥如果不能渗透下去,那么就要及时用布吸干净。

黄剑是个70后,他的一肚子养花经来自于他的父辈。他的祖父、父亲都是虎丘山下种花的好手。他的祖父黄根林是常熟人,适逢动荡年代,小小年纪就外出打工求生。1930年,黄根林来到茶花村,在花农家做长工,从此定居茶花村,开始了与三花的不解之缘。因为技术高超,又吃得了苦,黄家的花一直是村里的佳品,1958年,黄根林被推选为生产队队长,指导全村的花卉种植。黄剑的父亲黄永生24岁进入花木公司,1989年创办苗圃,在这个行当里已浸染了四十余年。

对于父辈传下来的这份职业,黄剑可以说从小由衷的喜欢,儿时就跟着父辈后面一起种花。小时候他还喜欢在茉莉花树下的水沟里捉龙虾。正是因为儿时对花树的热爱,从技校毕业后,他义无反顾地回家种花。现在他最大的愿望是成为一个新型的虎丘花农,做一个职业的种花人,把虎丘山下的这门绝活传承下去。

0
[责任编辑:邹逸凡]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城市早8点”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