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力播 家在苏州 微博 微信
首页 新闻 视频 专题 文化 图片 法治 理论 时评 教育 工业园区

□陈欢

近年来,小镇青年这个群体开始走进大众视野。

这个名词最初是由电影理论界发现并加以命名的,一般指来自于三四线城市以下,甚至县级城市里小镇中的年轻观影者们。有研究分析发现,小镇青年正逐渐成为中国电影票房不可或缺的主力军,所以有影评人士认为,小镇青年应该为中国电影在艺术和审美上的堕落负责,是他们使电影这门“昂贵的艺术”变成了“低廉的消费物”。

然而,如此大的锅,背在小镇青年身上恐怕还不太合适。我们这一代的青年,正成长于大变革大发展的时期,周围的环境日新月异,瞬息万变,特别是互联网的运用,让大家面对一个更加开放、也更加复杂的世界。随之而来的,就是社会节奏加快所导致的“快餐文化”,凸显了“快”,却缺乏营养。大城市的青年手拿平板、手机,做着低头一族,而小镇青年们呢,受城市化进程的影响,也在一步步地接收着来自大城市的信息,对新鲜事物的追求通常不是自己选择的,而是社会渗透给他们的。

就拿方兴未艾的电影产业来说,也是在小镇有了基本的观影设备和互联网普及后,小镇青年才有了追求的条件。所以先抬起头来看看今天的社会,从影视剧到文学娱乐再到民间艺术,无不充斥着“快餐文化”,哪里有市场,资本就向哪里挺进。小镇只不过成为了“快餐文化”的一个重灾区,就像众多评论声音认为,是这些以资本为“圈地运动”的网络产品,最终养成了小镇青年低俗的价值观。

其实,这也只是对小镇青年的片面解读,浮躁的“快餐文化”遮住了小镇青年的奋斗与理想,也让大众对小镇青年产生一种误读。近日,《2018中国小镇青年发展现状白皮书》在《南方周末》首发,也许能让大家更理性地看待这个群体。小镇青年不可避免有着“快餐文化”下的浮躁,愿意对短视频、手游、网络k歌投入金钱,在可承受范围内,总体上有八成小镇青年会考虑提前消费。但他们大多也敢拼敢闯,渴望改变,近九成希望工作富有挑战性;他们不迷恋小鲜肉,崇尚实力派;在他们心中最成功的企业家,有超六成的人选择了马云。

所以对于这个群体,我们不应该把他们推入边缘,以“低俗”的字眼来固化他们。环境会影响青年,青年也该拿出应对的勇气,在变化中成长。洗尽铅华,方显本真。青年一代本是心怀理想的奋斗者,当担起时代赋予的责任。笔者也希望,小镇青年只是个被研究的伪命题,青年人可以并肩作战,一起抵制“快餐文化”下的泛娱乐化,开辟一条高质量的发展道路。

(作者是西南政法大学学生)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快乐启航
共庆国际大学生节
少年骑手
徒步金鸡湖收集垃圾
苏城的新装
橘园挂硕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