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力播 家在苏州 微博 微信
首页 新闻 视频 专题 文化 图片 法治 理论 时评 教育 工业园区

本报记者 叶永春

住在阁楼上的被断水断电,洗澡上厕所都困难,晚上照明还得靠手机;住在阁楼下的,夜半常被猛烈的敲击声惊醒。引发这一切的,是一场邻里纠纷,说到底,与这阁楼没有产权有很大关系。

五楼住户:家门口被放爆竹,半夜常常被吵醒

生活受到了严重干扰,相城区泰元家园的徐女士向本报新闻热线96466求助。

昨天上午,记者来到泰元家园了解情况。徐女士家在五楼,五楼的上面还有一个阁楼,阁楼有独立的进户门。

徐女士的丈夫曹先生向记者讲述了事发经过。2014年,为了孩子上学,他们在泰元家园看中了这套位于五楼的房屋。曹先生说,卖房的周姓房东告诉他们,五楼是带阁楼的,可以将阁楼一并卖给他们,113平方米的房屋是72万元,70多平方米的阁楼是14万元。他们有房屋、阁楼一起买的意向,但后来得知,阁楼产权很复杂,没有房产证,房东似乎还不止一个,阁楼因此没买成。他们以72万元的购房款,购买了五楼的房屋。当时阁楼有人租住着。

曹先生说,起初,他们与阁楼上的住户关系还不错,只是他们家与阁楼的水电缴费只有一个户头,且在他家名下。现在的电价、水价是阶梯式的,把他家、阁楼以及楼下租出去的自家车库的用水用电加在一起,很容易会“超档”。超档的这部分水价、电价怎么分摊,双方没有谈拢。除此之外,曹先生耿耿于怀的还有漏水问题,阁楼上曾经往下渗过水,他家的天花板、墙壁等都有损坏。

争议未解决,赔偿没谈拢。去年秋天,曹先生断掉了阁楼上的水电,阁楼就此空关了一段时间。前不久,阁楼上又有人搬来了,或许是被断水断电的缘故,近一周以来,阁楼的住户经常在半夜敲地板,给他家造成很大困扰。去年11月左右,他家门口还被人在凌晨放过爆竹,炸碎了楼道灯,墙上的痕迹至今还在。

曹先生说,目前他家的诉求主要有三个:确定水电费的缴纳方案;赔偿漏水给他家带来的损失;确定阁楼的所有权人,以后有问题可随时沟通。

阁楼住户:被断水断电的苦,盼尽快有个头

阁楼的住户崔女士接受了记者采访。她说,早在2008年,他们花了约20万元从李姓房东处购买了阁楼,虽然阁楼没有产权证明,李姓房东也不知去向,但他们是有购房协议等证明的,必要时可以出示。

崔女士说,最初他们与曹先生家相处得还可以,为了防止雨水渗到楼下,他们还花钱在阁楼旁的平台上安装了阳光房。后来他们将阁楼租了出去,曹先生家认为楼上仍在往下漏水。对此,他们认为可以由物业协调,若是外墙渗水,可以做防水,但没想到此事成了双方矛盾激化的导火索。几次争吵后,阁楼被曹先生家断水断电,他们无奈只能劝租户搬离,为此他们还补偿了相应的租金。

劝退租户后,崔女士一家搬进了阁楼。崔女士说,阁楼没有产权没法安装电表、水表,只能与楼下合用。现在这样没有水电的日子很不好过:喝水要买矿泉水,洗澡要去亲戚家,晚上没有电没法开灯,只能靠手机照明。“孩子怕黑,要开灯,泡奶粉也看不清。”崔女士承认自己因着急、生气,半夜敲过地板。

为了化解纠纷,崔女士说愿意与曹先生家坐下来协商,如果“是我们的责任,我们愿意承担”。

物业:阁楼分开售带来后遗症,调解协商

曹、崔两家的纠纷,也给其他邻居带来了困扰。前不久,三楼、四楼的邻居还专门去阁楼,要求崔女士不要敲地板扰民。崔女士家被断水断电,也有邻居表示同情,没有水的卫生间里的那个臭“味,没人能待上5分钟”。

为了化解这两家人的纠纷,小区物业也做过工作。物业工作人员钱先生说,泰元家园是拆迁安置小区,在分配房屋时,五楼和阁楼原是捆绑在一起的,阁楼没有产权。之后有房东在买卖房屋时,将五楼及阁楼分开出售,出现了两户人家共用一个电表、一个水表的情况,也就带来了一系列的后遗症。

钱先生说,对于曹、崔两家的纠纷,他们组织过多次调解。“都是邻居,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有什么话不能坐下来好好说呢。”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爱心冬衣送山区
雨中朗诵
迎风冒雨满城金
田家炳高中艺术班 举办音乐汇报演出
366教育开启“不奔跑,不青春”第二
航拍奇秀贵清山:飞金点翠胜江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