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力播 家在苏州 微博 微信
首页 新闻 视频 专题 文化 图片 法治 理论 时评 教育 工业园区

高校进入“严出”时代

“上了大学就轻松了”,曾经是不少学生和家长的口头禅,然而,不久前华中科技大学将18名学分不达标学生从本科转到专科一事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这一举动被不少人认为是对当今大学生“混日子”现象的当头棒喝。如今,让大学生不再“混日子”,在教育部门、高校、师生和家长之间已达成广泛共识。

事实上,目前不少高校已经制订并实施“严出”政策。严格控制“出口”,提高本科毕业生质量,成为不少高校全面振兴本科教育的重要环节。

本科生“降格”早有先例

“本转专”并不是一个新政策,高校将不合格的毕业生“降格”早有先例。

2003年,海南大学就曾将“挂科”数量较多的23名本科生“降格”为专科生。2004年12月,上海大学宣布将81名成绩不合格的大学生劝退;2005年,云南农业大学因学生考试学分不够等原因,向132人发出退学令;2006年,沈阳航空学院一次将70多名学生进行退学处理;同年,西安邮电学院也对336名学生发出劝退令;2016年4月,南京林业大学教务处发布公告,对18名本科学生及其家长发出了“学业警示(红色警示)通知书”,并作出退学处理。

将不合格的本科生劝退、“降格”不是差生的“专属”。

2010年,《中国青年报》曾以《清华本科生拿专科文凭 未必非英雄》为题报道过“本转专”的学生,文章写道:“在他们中间,不乏当年高考成绩是本地区的前几名甚至是状元,考入清华大学读书,但是因为对所学专业不感兴趣,或者忙于在校期间创业打拼,最后学分不够清华大学所要求的本科毕业标准,而获得了一张专科文凭。”

9月3日,教育部发布《关于狠抓新时代全国高等学校本科教育工作会议精神落实的通知》,要求加强学习过程考核,加大过程考核成绩在课程总成绩中的比重,严格考试纪律、严把毕业出口关,取消“清考”、严进严出。重塑考试权威地位,改变大学本科阶段“严进宽出”的弊病。学生补考不过即失去学位。

规定发出之后,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梳理发现,今年不少高校毕业的门槛高了,要求严了。

近日,华中科技大学根据学校规定,对学分未达标受到红牌警示或者累计两次受到黄牌警示的,实行本科学业淘汰机制,18名学生从本科转为专科。今年9月,华南理工大学公布了两份名单,582名学生被学业预警,64名学生被学业预警及降级试读。今年10月,湖南环境生物职业技术学院对补考后学业成绩未达到要求的22名学生予以退学处理,另外40名学生留级。

“严出”,是为坚持标准

“留级”“警示”“试读”“本转专”……为了严控“出口”,不少高校对于“不合格”的本科毕业生处理办法进行了严格的政策规定。

2015年,清华大学发布了“本科转专科”的相关规定,若本科生课程学习不合格导致一学期所取得学分低于一定值,转为试读,保留一年学籍。试读期满还未达到解除试读学分要求者,则被转入专科学习或被退学。北京大学学籍管理规定及实施细则亦有规定,学满两年(含)以上,取得的必修课程学分数达到教学计划规定必修总学分数70%以上,且取得总学分数达到70学分以上者,可按专科毕业离校。

此外,北京外国语大学本科学生学籍管理细则规定,一学期累计有三门专业必修课或专业必修加公共必修课(体育课不计入)达四门不及格者,或者一学期不及格必修课程学分合计达12学分者,不予补考,直接留级、降级。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规定,对当前所有课程不及格学分累计达到10学分以上(含10 学分)者进行学习警示;已获有效总学分未达到所修专业培养进度要求,且上学期获得有效总学分低于15 学分的警示期学生予以退学。

华中科技大学副校长许晓东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实施毕业生“严出”政策,既要坚持标准,也要给这样的学生出路。“学生达不到毕业要求就不能给毕业证,但是这并不是说他一无是处,他还是可以为国家建设做点工作,所以给他个专科的证书。严出政策,管理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课程不能水,考试给成绩也不能‘放水’。”

在一些大学生看来,要求严格的大学学习虽然辛苦,但是值得。

王凡(化名)是中国科学院大学的首届本科毕业生,他表示,“我觉得严格一点挺好的,如果大学都是‘水’着过的话,自己就成了一个‘水人’。”

王凡本科4年一点儿也不比高三轻松,“大家都说是我们上的是高四,比高三还难。”王凡刚进校的时候发现课程难度很大,和他想象的大学有点不一样。大一的时候,他认为高中苦过了,大学应该拓展其他的方面,学习可能不那么重要。然而,一年下来的学习成绩“惨不忍睹”。

“综合成绩是21/31的样子,当时学年末要选优秀学生干部,先决条件就是成绩在系前50%,我都沾不上边。”这件事让他备受刺激。

除了课程内容和考核标准的严,王凡还提到国科大在退学、转学、留级的政策中的严。

“学校一直都会跟踪每个人的学习情况。期中考试结束后,本科部会汇总所有信息,我当时大一期中物理挂了,老师就找到我了解情况,一方面是鼓励,另一方面也是警告。后来我就开始‘啃书’,找助教学习。老师的负责是一方面,但是最后的考核标准还是按照政策,挂了多少学分就警示或退学。”王凡说。

据了解,国科大2014年招收的332名首届本科生,共有290人于今年毕业,其余30人延期毕业,1人结业,1人休学,10人退学。现在在国科大就读研一的王凡回过头来想想本科4年的学习经历,感觉自己是“吊着一口仙气”。“能坚持下来真的很佩服自己,大学的学习还是不要抱侥幸心理吧,打铁还靠本身硬。”王凡说。

“本科不牢,地动山摇”

“严出”不仅是为了让学生们不再“混日子”,也是让高校真正重视本科教育,回归教学。

在10月25日举办的2018大学校长论坛上,西南交通大学校长徐飞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严出”是高校提高学生质量的一部分。“现在高校对学生的要求越来越严格,对教学系统设计越来越缜密,有这些制度的保证才能确保出来的‘产品’是合格的,不合格的就必须要淘汰,但是也不能追求‘淘汰率’。”

徐飞认为,高校首先是教育机构,其次才是研究机构。“这些年来,尽管高校‘重科研,轻教学’的情况已有明显改观,但形势仍不容乐观。在一些高校科研是愉悦、成名和奖励之源,教学或多或少地成为不情愿的负担,忽视教育特别是本科生教育的情况依然存在。为数不少的高校认为只要教师的科研做好了,研究生教育特别是博士生作为科研生力军能出成果,实现‘双一流’建设的目标就不远了。本科成为科研和研究生培养的陪衬。”

今年,教育部要求全面振兴本科教育,将本科教育放在了大学人才培养的根与本的位置上。

“本科不牢,地动山摇。”教育部党组书记、部长陈宝生在11月1日举办的2018~2022年教育部高等学校教学指导委员会成立会议上指出,本科生是高素质专门人才培养的最大群体,本科阶段是学生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形成的关键阶段,本科教育是提高高校人才培养质量的重要基础,“办好我国高校,办出世界一流大学,人才培养是本,本科教育是根。”陈宝生说。

而在11月3日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再次强调了全面振兴本科教育的重要性和迫切性。

吴岩表示:“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投入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因此,要真正把本科教育放在人才培养的核心地位、教育教学的基础地位、新时代教育发展的前沿地位,真正把本科教育作为高等教育纲举目张的‘纲’。”徐飞说。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DIY红枣糕送老人
种芽菜 知农事
红与黄,平分秋色
宪法宣传进校园
画说名城保护
交友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