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力播 家在苏州 微博 微信
首页 新闻 视频 专题 文化 图片 法治 理论 时评 教育 工业园区

□吴湘人

也不知道从哪一年开始,共享经济就突然出现在我们的生活里。从共享单车的大红大紫,到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化妆间,共享”好像能够渗“透到生活的每个犄角旮旯。

不过,“共享”的浪潮似乎并没有朝着人们预期的方向席卷。相反,以共享单车为代表的“共享”模式还呈现出崩塌迹象。譬如,一度红红火火的共享玩具,如今已出现很不妙的场景:前段时间,专注乐高租赁的“玩聚租租”宣布停止运营,原因是“难以持续经营”。无独有偶,上个月租赁玩具的App“宝贝半径”也突然宣布停止运营,押金和余额都难以退还。

这究竟是怎么了,问题出在共享经济上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错不在共享经济本身,而是在于有人把好“经”念歪了。从狭义来讲,共享经济是指以获得一定报酬为主要目的,基于陌生人且存在物品使用权暂时转移的一种商业模式。共享经济的五个要素分别是:闲置资源、使用权、连接、信息、流动性。共享经济的关键则在于通过技术和制度实现最优匹配,实现零边际成本。

很显然,共享经济的本质——“共享”只是一种外在形式,内在的“经济”才是重点所在。整合线下的闲散物品或服务者,让他们以较低的价格提供产品或服务。对于供给方来说,通过在特定时间内让渡物品的使用权或提供服务,来获得一定的金钱回报;对需求方而言,不直接拥有物品的所有权,而是通过租、借等共享的方式使用物品。

再回过头来看那些被“玩坏”的所谓共享经济样式,以共享单车为代表,基本上都沦为资本的逐利工具,追求的是一夜暴富、一劳永逸,资源集约化利用成为空谈。以共享玩具为例,由于玩具不是闲散物品而是资本相中的标的,专门添置用来“共享”的,成本、费用巨大,导致租金高昂。在南京地区,单件租金在70元至120元每周,不办卡两周起租,办年卡要2000多元,家长们算来算去不划算。如此“共享”不“经济”,结果自然只有“歇菜”了。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毕业展才艺
夏至荷塘鸟儿欢
老少绘团扇
杨梅园里采摘乐
改造外立面提升环境
一眼“穿”城 从西到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