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力播 家在苏州 微博 微信
首页 新闻 视频 专题 文化 图片 法治 理论 时评 教育 工业园区

  病床上的老陈孤单一人。记者 叶永春摄

  病床上的老陈孤单一人。记者 叶永春摄

本报记者 叶永春

见到老陈时,医生刚把他从死亡线上拽回来。多年前,他就被诊断出心力衰竭,最近发病的频次越来越高,所以他成了这里的常客。然而,急诊室里,他的背影显得格外的孤单。再看其他病人,身边总有关切的家人陪伴。说起这些,老陈吞吞吐吐:悔不该当初好赌,输光了家财,也失去了家庭……

最近几个月,老陈几乎是在医院里度过的。去年8月,他突然感到心口痛得厉害,预感到是老毛病心力衰竭发作,当即出门找车赶到医院。到医院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昏迷了三天三夜,在医院住了五天后,医生说可以出院了”。出院后没多久,他又突发心衰,又是自己去的医院。又一次抢救,又一次化险为夷,但心衰的毛病并没有停止发作。眼下,他躺在了苏大附二院浒关院区急诊室的病床上。

几次抢救加治疗,老陈说花费了五万多元,这笔钱还是医院出于人道主义垫付的,因为他没有钱。再过半年多,他就60周岁了,据说到时候缴纳一笔费用后,他看病就能用社保卡了。但怎么熬过这半年多?老陈心里真没底。如今他每天都要用药,才能稳住病情。这钱得靠医院垫,连吃饭都由医护人员帮他叫外卖。民政部门也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给了他一些帮助。可这并不是长久之计。这一点,老陈自己很清楚。

老陈是怎么把自己“逼”上这样的困境的?他说,自己也曾有妻有儿有一个不错的家。只是2003年左右,老家的房子拆迁后,他一度迷上了赌博。结果一赌就输,输了再赌,赌了还输,终于把分到的新房给卖了。或许是因为赌博,妻子常与他发生争吵,没两年,他们就离婚了,儿子跟着前妻过。前几天他报过警,民警帮他找到了前妻和儿子,但无济于事,前妻和儿子说帮不了他。记者试着想问问他前妻及儿子的想法,但拨打了几次电话,对方都挂断了。

有人告诉老陈,前妻不理他,但他儿子应该有义务赡养他。不过老陈感到为难,走法律途径,他耗不起,再说儿子的日子也不是很好,就算他赢了又能怎么样?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年货大街进小区
办年货
晒年味
踩岁迎大寒
暖阳下的行人
五彩鲜花迎新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