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力播 家在苏州 微博 微信
首页 新闻 视频 专题 文化 图片 法治 理论 时评 教育 工业园区

往年春节前夕,银行往往愿意借此机会,以各种活动鼓励办卡,或是为信用卡用户增加临时额度。但近期,记者注意到,有银行反而悄然下调了信用卡取现额度。反其道而行的背后,有何原因?

年关临近,为缓解暂时的资金压力,不少消费者会有信用卡提现的需求。

往年春节前夕,银行往往愿意借此机会,以各种活动鼓励办卡,或是为信用卡用户增加临时额度。

但近期,记者注意到,有银行反而悄然下调了信用卡取现额度。反其道而行的背后,有何原因?

悄然降额

一位消费者称,近期,其此前办理的交通银行一款名为“青年卡”的信用卡莫名被下调了取现额度,“此卡早前在授信额度范围内可以100%取现,但近期取现额度却被下调到50%,然而本人此前并无任何逾期记录。”

为此,记者致电交通银行信用卡中心进行咨询,该行信用卡方面客服人员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本行在去年12月已将信用卡取现额度下调到50%,目前监管较为严格,此举主要是为落实监管部门的相关要求,且不止交通银行一家机构,所有银行均需执行此项政策。”

上述客服人员还表示,交通银行此政策并没有针对某一特定卡片或者群体,而是针对所有客户。

那么,交通银行客服人员提到的政策具体是什么呢?

2017年3月,《中国银监会办公厅关于加强信用卡预借现金业务风险管理的通知》中要求,信用卡预借现金比例上限不得超过信用额度的50%,原则上不享受免息还款期或最低还款额待遇,应全额计入最低还款额。

尽管政策已下发近两年,但各家银行落实情况不一。

据记者了解,信用卡预借取现的方式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现金分期业务,即将持卡人信用卡中的额度转换为现金,转账入指定借记卡(本行或他行),并分成指定月份、期数分期归还,且普遍现金分期的借款额度接近于信用额度的100%,甚至有银行还能额外提供临时额度供客户使用;另一种为预借现金业务,与上述业务一致的是可以将资金转入指定借记卡,但预借现金的额度一般为信用卡额度的50%,且需要于下月全额归还。

某国有银行信用卡部高级经理黄磊(化名)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根据不同地区,相关监管政策的执行会有一定差别。整体来看,目前被严格监管控制的重点还是在现金分期业务,即将信用卡取现后再分期归还。早前,(我)所在银行的此项业务甚至曾一度被监管部门叫停。虽然近期已恢复开展,但依然处于严格监管状态,业务部门对放出的资金流向均严格监控。”

监管趋严

据黄磊介绍,在利润诱惑下,股份制银行、国有大行等此前纷纷布局现金分期业务。但随着业务快速扩张,市场乱象频出,很多资金偷偷流向了股市、楼市等,给银行业积累了一定风险。

一位股份制银行客户经理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一般来讲,年末节点算是信用卡的办卡旺季。银行出于利益考虑,普遍愿意做些活动鼓励消费者办卡,甚至增加临时额度等。目前降额主要还是因为监管趋严。”

在记者走访光大银行、广发银行、浦发银行、交通银行等沪上多家银行网点时,多家信用卡业务经理均表示,虽然在年关节点,但目前信用卡在审核上并无松动,不仅需要详细核实客户的财务实力与征信情况,甚至不乏有银行要求提供房产证等相关资产证明。

广发银行客户经理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目前银行普遍在严格执行监管部门的“刚性扣减”要求。也就是说,银行给客户下批一个总额度后,客户虽然可以在本行办理多张卡但却只能共享同一个额度。即使客户在不同银行分别办卡,但叠加获取额度的可能性也不大,因为客户每办理一张卡及使用情况均会体现在征信系统上,一旦办卡套现次数多了必然会引起再次办卡银行的注意,会被拒办。

与此同时,记者对2018年上海银监局开具的罚单进行梳理发现,去年8月至10月期间,上海银监局对信用卡专项分期业务的资金用途及业务流程、发放个人消费贷款、贷款资金使用状况跟踪及监控等方面进行重点核查,并对辖内13家银行业金融机构合计处罚1040万元,对2名银行从业人员予以警告,并对相关机构有关责任人给予内部严肃问责。

对此,黄磊也表示,“目前其所在银行每审核一笔像现金分期、汽车消费分期这种纯粹的消费类业务,在要求上相当于审批了一笔贷款,对个人的资质要求非常严格,随着监管的加强后续审核的门槛在不断变高,能够准入的人群会减少。”

严控风险

对于监管趋严的原因,融360分析师刘银平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近两年信用卡发卡量迅速增长,人均持卡数量、信用卡信贷规模均不断提升,而且很多银行为了跑马圈地,甚至将信用卡的申请门槛设置得很低,给行业带来了很大的隐患。监管对信用卡政策趋严,主要是因为持卡人还不上信用卡的情况增多,导致信用卡的逾期率和坏账率大幅上升。现在要让市场回归理性,就要设置合理的信用卡申请门槛、控制信用卡授信额度和取现额度,有利于控制银行的不良率持续上升的局面,重视风险、未雨绸缪才能让信用卡产业持续健康地发展。”

黄磊也指出,“目前监管部门已逐渐注意到行业积聚的风险,虽然一定程度上监管的趋严会降低业务的利润及规模,但换个角度讲,对银行也有一定益处,目前银行不良率在不断增高,监管趋严后会严格把控信用卡的资金流向,能够将整体的行业风险降低。”

“监管‘围追堵截’的主要还是违规的现金流向,如果是正常的消费及现金用途还是被允许的。”黄磊称。

上述股份制银行客户经理表示,“银行对总信用额度及资金流向的监管趋严,但对已有客户的额度整体缩减是有限的,也不排除部分客户办卡后较少使用信用卡而被收回额度授信的现象。”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岁月静好 微笑向暖
“斜塔”握手
故宫口红亮相创博会
创博会展现苏州魅力
埃及塞加拉发现一座第五王朝时期贵
真丝剪绸作品《辉煌历程》 献礼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