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力播 家在苏州 微博 微信
首页 新闻 视频 专题 文化 图片 法治 理论 时评 教育 工业园区

“在平时工作中,我时常带着题目和任务,在全国和省市的各类会议上和同行进行交流,也是我履职过程中调研的一项特色吧。”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苏州大学校长熊思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这样表示。他带去的民生、医疗卫生以及教育等方面的议案和建议,都受到媒体的重点报道和社会的热切关注。

在注意力稀缺的今天,熊思东代表能够“收割”如此多的流量,和他的这项特色是分不开的。而这种日常工作和履职调研相“伴随”的工作方式,已经越来越成为代表们闭会期间的履职常态,发挥了越来越积极的作用。

“伴随式”履职调研是人大代表工作的应有之义。“注重代表视察和专题调研活动的实效”是改革开放40年来人大代表工作的突出进展之一,但不管是代表集中视察还是代表个人持证视察,或者是专题调研,代表所接触的人和事都不可能实现“无死角”“全覆盖”,这就有可能造成经济社会发展中的一些重要问题、紧迫问题不能被及时发现并形成议案或者提议提交上去并加以讨论解决。人大代表来自各行各业,他们的日常工作有可能接触到社会各个阶层并了解他们的不同关切和诉求,工作的过程也就是调研的过程,这种“伴随式”的调研不管在形式上还是内容上都能成为有组织、有主题的视察调研的有益补充。

“伴随式”履职调研能让人民群众感受到温度和诚意。有一段时间,社会上戏称人大为“橡皮图章”,意指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流于形式,人大工作就是摆摆样子、走走过场。但是如果我们的代表能够在平时就能和人民群众打成一片、聊到一起、想到一处,人民群众一定会更有存在感和可期待感,也会更好地认识人大工作的重要性。例如来自江苏张家港永联村的党委书记吴惠芳代表,他的优势是贴近老百姓,能够及时发现农村发展的问题,充分了解农村百姓的心声,他也将“当好农村农民的代言人”当作自己的使命。

“伴随式”履职调研成就高质量议案提议。来自江苏昆山的全国人大代表段俊带上两会的一个建议是关于农民工社保政策的。据媒体报道,她上世纪90年代初由上海辗转到昆山打工,从最初的普通操作工成长为管理500多人的工段长。作为一名一线基层农民工代表,她的两会提议也是她在和农民工朋友长期接触中所关注的,然后通过有针对性的调研提出了具体建议方案。虽然两会上不乏相对于代表的职业或者身份来说是“跨界”的议案或者提议,但从某种角度来说,代表对于自己工作或者专业领域的问题认识更为深刻、观察更为持久,所接触到的这方面的“利益相关者”或者专业人士也更加多,所提出的议案或者建议的质量也就更加有保证——比如作为生物学与免疫学方面专家的熊思东代表提出的“进一步完善和强化我国生物医学研究伦理教育、审查与监督”的建议,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伴随式”履职调研反映了代表们的责任意识和使命担当。它既是价值观也是方法论,对于代表们更好地建言献策和进一步推动我国人大代表工作不断取得新进展有着重要意义。(邢超)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洋医生问诊
苏贵孩子连线迎六一
雨中乐
游园醉
消夏果蔬营养互动
凌霄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