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力播 家在苏州 微博 微信
首页 新闻 视频 专题 文化 图片 法治 理论 时评 教育 工业园区

  顾敏与蟹农检查螃蟹的生长情况。

  顾敏与蟹农检查螃蟹的生长情况。

3月3日,在吴中区东山电商产业园,一场创业培训课正在火热进行。48名前来参加培训的学员中,近80%为返乡创业的80后、90后大学毕业生,不少还是老同学。就连培训课的组织者——电商产业园工作人员徐纯,也是一名在外打拼后回乡的80后大学毕业生。

据了解,从东山镇走出去的80后、90后大学毕业生中,目前已有超过半数选择了返乡创业。他们依托东山镇的农副产品优势,或做电商,或做农产品深加工,或经营乡村民宿。

东山镇不是特例。在苏州乡村,成千上万大学毕业生相继开启“返乡创业模式”——在相城区阳澄湖镇新泾村,第一个回乡卖螃蟹的本科生顾敏,已成为同龄人的榜样,带动了越来越多大学毕业生返乡创业;在常熟市常福街道都市生态农业产业园,4名博士毕业生、88名大学毕业生在17个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中开启乡村创业之路;在太仓市,70名订单式培养的现代农业专业大学生活跃在农业生产一线……

虽然没有准确的总量统计,但在返乡、下乡创业、创新群体中,为人所熟知的创新、创业典型就有800多名。

  东山电商产业园内的创业培训吸引了不少返乡创业的大学毕业生。

  东山电商产业园内的创业培训吸引了不少返乡创业的大学毕业生。

东山电商产业园里崛起“新势力”

3月1日,在东山电商产业园,今年30岁的郑裕丰正组织公司的直播人员进行一场新推珠宝类产品的直播。

土生土长的郑裕丰大学学的是工商管理,现在是产业园内一家珠宝店的老板。2012年毕业后,他先后在连云港、深圳等地做珠宝电商,一度创下了年销售额过亿元的辉煌业绩。在几次回东山镇了解相关政策后,2017年,郑裕丰在父母的支持下决定回家乡发展。郑裕丰说,回来后发现,自己的中小学同学中,大学毕业后返回东山创业的,估计已有七成。

和郑裕丰一样,朱华也是一名返乡创业的本科毕业生。2010年,她从苏州大学软件工程专业毕业后,在园区一家软件企业找到了工作。这段就业经历,让她把自己的公司发展成了客户——公司采购的礼品,基本都是父母、亲友养殖的大闸蟹、种植的枇杷等。因为销售农产品比上班还赚钱,工作了不到两年,朱华就辞职回乡做起了农产品电商。朱华的丈夫、同样毕业于苏大的张小平,也跟着回到东山镇,用实际行动支持妻子。

不仅本土大学生回归,东山镇还吸引了外地大学毕业生前来创业。易子涵是一家食品电商企业负责人,2017年,她来到东山镇时,看中了这里的电商发展环境和完善的基础设施,选择在这里开启自己的追梦之路。2018年,她的企业实现了3000万元的销售额,今年这一数字预计可突破1亿元。

在东山镇,郑裕丰、朱华、易子涵等大学生创业者比比皆是。入驻东山电商产业园的86个公司中,大学毕业生创办的公司占到了七成。

虽无具体统计,但在电商、民宿、农产品深加工等领域都活跃着大量返乡大学毕业生。

根据众多受访者提供的数据综合分析,超过半数从东山镇走出去的80后、90后大学生,现在已经回到家乡创业。返乡创业大学毕业生群体,不仅给乡村经济注入了活力,也带来了新的市场意识、营销理念和生活理念。这一切正悄然改变着乡村,成为乡村振兴的新动能。

枇杷膏标准生产带来土特产“新玩法”

东山镇上不少人家都有熬制枇杷膏止咳的家传手艺。2013年,朱华怀孕时咳嗽不止,又不敢吃药,于是她照着奶奶教给她的方法熬制枇杷膏,口感、疗效都不错。朱华干脆把它做成商品,一下子成为了“爆款”。不少同学、亲友尝过朱华的枇杷膏后,做起了她的分销商,一年卖出了数千瓶。

东山镇的百姓由此发现,原本不稀罕的土方子竟然能赚钱!一时间,不少农户都开始熬制枇杷膏,以至于枇杷膏一度成了东山特产。然而,这种家庭作坊生产出来的枇杷膏,很快就被职业打假人盯上了,网上销售随即也被叫停。

为了给东山枇杷膏正名,也为了让这个新开发的产业能够继续发展,2016年,朱华开始给枇杷膏申请生产许可证。

由于尚无相关的行业标准,朱华先是在各级质监部门、医学机构、行业专家的帮助下,制订出了一套标准。2018年,在经历三次修改、无数次奔波南京后,这套标准获得了质监部门认可。当年2月,朱华就拿到了生产资质。有了“准生证”,朱华的生产线开动起来。

朱华这一拓荒式的举动,给乡亲们带来了一种土特产的“新玩法”。

对于做电商卖食品,易子涵的父母一开始并不支持,还经常埋怨她不好好上班,是瞎鼓捣。直到去年,父母发现易子涵夫妇的“做食品”,并不仅是传统概念里烟熏火燎的小作坊生产,还用上了互联网、新媒体等一些年轻人热衷的“新科技”,这才认可了他们的创业。

记者见到易子涵时,她正张罗着新一期微信公众号内容的制作。她把职业素食制作者请到专业的录制棚里,现场拍摄素食制作的全过程,随后以“文字+照片+视频”的形式,发布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目前,她的微信公众号“教素食”已经有了20万粉丝,而这也正是她的企业年销售额能够突破3000万元的“流量基础”。

郑裕丰同样重视手机直播,他期待精心培养了几年的直播人员能够成为拉动珠宝销售上升的新能量。在他的微信群里有不少来自全国各地的电商高手,不时碰撞出新的电商玩法。

  用网络直播进行推广已成为创业“标配”。(图片由被采访者提供)

  用网络直播进行推广已成为创业“标配”。(图片由被采访者提供)


这一代新农民有新视野新追求

对于这些返乡大学毕业生创业者,东山镇政府的评价是:“视野广、有文化、懂市场,是完全不同的一代新农民。他们大量返乡,并逐渐成为农村新兴产业的主力军。”

来自市农业农村局的数据显示,目前,在苏州返乡创业、创新群体中,已有1300多人加入创业创新团队,联合创办各类经营主体1000多个,年收入达到68.1亿元,直接带动了4.7万人就业和20多万农户增收。

作为“农三代”,郑裕丰说,在电商不发达的过去,果农的收入受制于本地市场,即便枇杷丰收了,但如果供大于求,也只能选择任其腐烂或是低价卖出。

为了帮助当地果农增收,2017年,郑裕丰花了20多万元转让费拿下了一家天猫农产品店铺,兼职做起了枇杷电商。因为产品易损耗且保鲜运输成本高,亏钱是明摆着的,但郑裕丰仍做了100多万元的营业额。2018年,他继续亏本做了600多万元的营业额。郑裕丰说,他想用这种方式回馈乡亲。

因为郑裕丰等人的推动,最近两年,东山枇杷丰收却没有滞销,反而越发抢手,甚至到了一果难求的地步,收购价格水涨船高,果农连续几年得了实惠。目前,东山枇杷的销售网络不仅覆盖了长三角各城市,还远达东三省、京津冀,甚至新疆。

据东山电商产业园统计,2016年、2017年、2018年,东山枇杷网上销售量分别是22万单、32万单、35万单;东山农产品网上销售率从2017年的30%上升到2018年的40%。

朱华说,乡村不缺资源,过去没能振兴主要是因为农民卖的是初级农产品,利润低。乡村要振兴,必须把资源利用好,对农产品进行深加工,提高农产品附加值。

因为有了生产资质,朱华生产的枇杷膏不仅进入了超市,还登上了京东、天猫等电商平台。枇杷膏的热销,也带动了枇杷叶、白果等原料的生产销售。现在,已经有不少果农认同了朱华的观点,大家联合成立了东山果品协会。目前,朱华和大家正在谋划白果、板栗等农产品的深加工。

在释放经济能量的同时,返乡创业大学毕业生还有自己的追求和理想。

郑裕丰发现,即便是在经济快速发展的东山镇,也依然存在着低收入群体,他正在关注和思索这一群体的发展问题。

朱华靠熬制枇杷膏的手艺赚了钱。她把手艺无偿教给自己的左邻右舍、亲朋好友,现在熬制枇杷膏已成为东山人共同的手艺。(□策划:高 岩 稿件执行:张全录)

新闻评论

返乡创业去!

“明天谁来种地?”这曾是个令人揪心的发问。可喜的是,希望的“田野”正在变得越来越有吸引力。

在农业现代化发展程度较高的苏州农村,大学生返乡创业的现象十分普遍。如果说,前几年还只是零星现象的话,那么如今更多地体现为群体式、组团式返乡创业。

苏州“希望的田野”为啥对大学生会有那么大的吸引力?从一组数据中或许能看出端倪:截至去年年底,苏州全市有各类农民合作社3772家;集体合作农场216家,自主经营面积占全市土地规模经营总面积的16%;农村集体经济总资产1970亿元,村均年稳定性收入850万元。这么大的经济体量、这么多的经济样式,为年轻人提供了足够宽阔的舞台。

另一方面,苏州的农业农村急需新型职业农民加盟。近年来,太仓、常熟、昆山等地通过定向委托培养等途径培养出了一批有文化、懂技术、会经营的新型职业农民。每年招聘会上,“农字号”的大专院校毕业生更是用人单位争抢的热门,待遇、收入等也不比其他行业差。

苏州乡村振兴需要激活人才要素、盘活土地要素、放大资金要素。这三者之中,激活人才要素无疑是最关键的。大学生返乡创业,既是乡村振兴的必然结果,又必将进一步促进乡村振兴,让“希望的田野”更加充满希望。

“让农业成为有奔头的产业,让农民成为有吸引力的职业,让农村成为安居乐业的美丽家园”。越来越多本土大学生返乡创业,正说明苏州“三农”未来可期。 (评论员 金根)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童话世界
澳门轻轨举行通车仪式
亲手制作“手”护神
DIY 手工皮包
积分兑换
6个占道的地锁全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