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力播 家在苏州 微博 微信
首页 新闻 视频 专题 文化 图片 法治 理论 时评 教育 工业园区

春节回老家,照例被催婚,被逼急了的小苟节后返苏,决定赶快解决这个问题。苦于社交圈子小,空闲时间少,找婚介帮忙似乎成了小苟唯一的办法。于是,他注册了一款婚介类App,很快就有一家婚介服务公司的“红娘”找来,将他拉去了公司。交钱签合同,就等姻缘上门。可没过几天,他就向消保委投诉了那名“红娘”。

今年“3·15”前夕,苏州市消保委发布的2018年消费投诉分析报告证实,近年来,婚介服务投诉呈上升趋势,已成为消费投诉新热点。找“红娘”,本希望“千里姻缘一线牵”,现实是,接连有人没见姻缘牵过来,荷包里的钱却被“牵”走了。有人说,你求的是姻缘,那些“红娘”图的却是你的钱。

  交了高额的费用,签完合同后,不少应征者后悔了。  记者 叶永春摄

交了高额的费用,签完合同后,不少应征者后悔了。  记者 叶永春摄

绕字诀:要找好对象,花这点钱算什么

小苟注册的这款App 属于某知名婚介服务公司。自从注册后,总有从未谋面的“红娘”约他到那家公司线下实体店做实名认证。上个月底,“红娘”的电话又来了,小苟就去了。

见了面,“红娘”很热情。“从家庭出生、收入情况、择偶标准,一直聊到我家该出多少彩礼,婚礼怎么办等等。还说他们的服务会一直跟踪到我结婚,要确保我不吃亏。”从下午4点到晚上8点,“红娘”滔滔不绝,小苟听得心潮澎湃,美满的婚姻仿佛唾手可得了。就在小苟喜滋滋地浮想联翩之际,“红娘”像是掐准了火候,报出服务价格——12800元,“包你找到满意的对象。”

12800元,对小苟来说可不是小钱,不过要是能解决自己的婚姻大事,了却爸妈的心事,似乎也不算多。小苟有点动心又有点舍不得钱,正支支吾吾说还想考虑考虑,“红娘”果断拉来“领导”,苦劝“领导”让让价,“领导”爽气,一下子给小苟免去了2700元。终于,已经没了方向的小苟交了10100元并在合同上签了字。

相比小苟,年近30岁的王小姐更着急找对象。“红娘”和她谈了不到两个小时,她就在合同上签了字。她说,红娘”与她见面“之前,也只是说让她去店里做个实名认证,没提收费。一到店里,就是各种说辞,直到“绕”到她动了心才报价。一听要12800元,她起身想离开,但被“红娘”拉住了,说和我谈了这么多,也“是要收费的。”而命中王小姐软肋的,是“红娘”拿她的长相说事。“说我长这样不好找对象,好像不通过他们,我就一辈子找不到对象一样。”最终,王小姐还是把钱交了。

同样被“红娘”拉到店里的小张还额外享受了一次“相面”服务,“‘红娘’说我相亲的成功率能有83%。”小张当时信了,交了钱。后来后悔想去退钱,那个“红娘”已不在那边做了。

事后,回想在小房间里与“红娘”面谈的那段时间,小苟等人觉得:自己像是被洗脑了,但此时他们已经把大名签在了合同上。

拖字诀:不成功,那是还没找到合适的

1万2万甚至更多的“相亲费”都交了,介绍对象,想必“红娘”会更用心。可第一次相亲,小苟就有种被敷衍的感觉。交钱之前,他就对“红娘”说过,他想找个同在异乡的老乡,条件差不多的,共同语言多,成功的概率高。“红娘”说放心放心,这样的小姑娘手上有很多。

不过,“红娘”帮小苟约见的第一位女孩,与小苟聊不到20分钟就走了。“我是个打工的,她是打车来打车走的,条件要比我好得多,根本聊不起来。”虽说“逆袭”的故事电视剧里有很多,但毕竟现实与理想相差太远,小苟认为“红娘”完全是在乱配鸳鸯。此后,他又多次询问“红娘”是否还可帮他介绍对象,红娘”总“说暂时没有,远没有当初那么热情了。

同样是“红娘”的VIP 客户,陈先生在见了“红娘”介绍的两位女士后,就不愿继续了。他说,他是带着诚意去的,结果女方和木头人一样,对他不闻不问,他说了不少好话,对方才同意加他微信,可转身又把他拉黑了。第二位与他见面的女士也很冷漠,连说的话都屈指可数,更无进一步发展的可能。交了近2万元“相亲费”,想不到是这样的局面,陈先生不免怀疑与他见面的是“婚托”。

赵女士付的“相亲费”更多,近3万元,可从去年6月至今,“红娘”还没安排她去相亲,“每次都说没有找到合适的,让我等着,和之前的说法完全不一样。”赵女士有种被晾在一边的感觉,但又不能自己去找对象,因为合同上说了,自己找对象,合同自动解除,钱是不退的。

起底:

“红娘”收入靠提成 月月都有业绩目标

在苏州做婚介服务的企业,仅在“企查查”平台上就能找到500多家。它们大多开在中高档写字楼里,接待业务的工作人员叫“红娘”,也有叫婚恋顾问和老师的。婚介服务套餐时下最常见的是“红娘一对一VIP服务”,收费少则数千元,多的要数万元。

除了对外宣称拥有大量优质男女会员资源外,“红娘”也是婚介服务企业的一大招牌。“20年婚恋顾问经验,细心、耐心、有诚心,介绍成功率高。”苏城一家婚介服务企业在广告中大打“红娘”牌。同时,这家企业也在招聘“红娘”,人事主管对“红娘”这个岗位的描述是:客户全来自企业App上的注册会员,“红娘”要做的是将他们从线上拉到线下,到公司来签单。“红娘”的收入由底薪、提成和奖金构成,其中提成是大头,直接与签单金额挂钩。如果签单的金额高,提成也高,最高的可达16%。奖金则和业绩目标的完成程度挂钩,要是月度考核完不成,那是要扣奖金的。

要让客户签单有哪些技巧?人事主管的窍门是主要靠走心,要在交谈中捕捉到客户的情感需求,了解对方迫切需要的是什么,再“对症下药”,说到对方心动,“说到底,就是把公司的产品销售出去”。与人事主管的介绍相对应的是墙上的销售激励口号,以及一张月度销售表,每个月业绩最好的“红娘”,她的照片会被贴到墙上。

解读:

行业特殊缺约束 合同不平等条款多

这几年的婚介服务市场确实有点乱,苏州婚介服务行业里的“老资格”袁阿姨有点看不惯。她从事婚介服务18年,手上积累着大量的应征者资源,也不敢夸口成功率能过半。她说,恋爱和婚姻本就是要看缘分的事情,介绍服务只是根据各人的条件给出建议和参考,为合适的人牵线搭桥。她说,这几年有一些“红娘”为了拉业绩,报出的成功率高得让人不敢相信,当然报价也随之抬得很高,但实际的成功率就天晓得了,导致投诉不断。据她所知,她身边还有人被一些“红娘”拉去做“婚托”。

袁阿姨的直观感受是有数据印证的。2018年以来,涉及婚介服务的投诉,仅12345便民热线就接到了100多起。合同纠纷”涉嫌欺“ “骗”“宣传与事实不符”“退费难”等,是此类投诉中最多见的关键词。苏州市消保委分析诸多案例后,认为此类投诉上升的主要原因为:商家通过虚假、夸大的宣传引诱消费者,向消费者收取高额的服务费,而实际上,婚介服务行业具有特殊性,是无法保证牵手成功的。

此外,合同中种种“不平等”条款也是投诉增多、消费者维权难的主要原因。苏州市消保委委员、江苏正盛律师事务所主任刘军说,婚介服务合同大多只约定介绍对象的人数、服务的期限,而不会列出消费者对对象的条件要求等。若约见的对象不符合要求,消费者很难要求婚介服务机构担责。其次,此类服务的提供过程中不排除会出现“婚托”,消费者即使有所察觉,也很难取证。

刘军说,一般只要服务机构按照合同约定提供推荐服务,消费者就需支付相应的报酬,但是恋爱关系的建立存在不确定性,推荐服务是无法进行质量考量的,同样无法作“成功率”的保证。正因如此,消费者不可轻信服务机构“包到成功”“满意为止”之类的口头承诺,尤其不要在“红娘”的诱导中昏了头脑,要保持理性,签合同前,确保自己明白合同的服务内容、期限以及违约责任。

本报记者 叶永春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岁月静好 微笑向暖
“斜塔”握手
故宫口红亮相创博会
创博会展现苏州魅力
埃及塞加拉发现一座第五王朝时期贵
真丝剪绸作品《辉煌历程》 献礼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