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力播 家在苏州 微博 微信
首页 新闻 视频 专题 文化 图片 法治 理论 时评 教育 工业园区

  流浪者的露宿处。记者 叶永春摄

  流浪者的露宿处。记者 叶永春摄

本报记者 叶永春

苏州乐桥南边有一个小公园,据说这儿成了“流浪者之家”,每天都能看到有人在此露宿。“走道上丢着垃圾,树丛里也有臭味。”有人觉得环境受到了影响,希望加强管理;也有人认为流浪者或有苦衷,可适当宽容。前天,记者来到小公园,实地探访了这处“流浪者之家”。

至少三个铺位

生活用具齐全

这个小公园位于乐桥南堍西侧,正值初春,公园里一派生机盎然,有人进来散步,也有人在自拍。大家所说的“流浪者之家”,就在公园的东北角上,紧临轨道交通乐桥站1号口。流浪者的露宿处,就集中在乐桥站的疏散通道口,一处可以遮风挡雨的地方。

被褥、水盆、蚊香……这里的“铺位”,至少有三个,其中一个横在疏散通道大门前。他们把这里当成了家,已经有很长时“间了。”顾先生住在公园边的小区里,他常来散步,走道上扔着快餐盒,还留着剩饭“剩菜,草丛里还有尿骚味”。他认为,公园不该成为“流浪者之家”,管理还应加强。

也有人认为,流浪者普遍存在于城市中,选择流浪肯定有难处。“只要不做坏事,不去影响别人,就不算什么。”市民王先生对流浪者抱以同情。

生意失败

“落魄老板”外出流浪

其中一个“铺位”上,有个男的正在休息,看到记者,他坐起了身。男子姓战,40多岁,承认自己是在流浪。“我不干违法的事,配合任何检查,但决不允许别人侮辱我。”老战上身白衬衣,下身深色长裤,短发,看上去很精神,但有条腿不太灵活,站不稳。他说,前不久腿被电动车撞伤了,他曾去医院检查过,有轻微骨折,眼下还需休养。

他流浪的主要原因,不是腿伤,而是生意失败了。老战拿出身份证,他祖籍东北,户籍山东。他说早年常在广州做生意,在那边租过两套房子。“从老家拿货,成本1000多元的皮草,拿到广州能卖10000多元。”有几年,他生意越做越大,除了“北上广”,还走出国门,去美国、加拿大谈过业务。

老战说,几年前,他儿子患病了,他的生意也遭受了重大挫折。那时市场不景气,儿子又患病,他无心经营,生意一落千丈,欠下了很多钱。他卖光了所有家产,还向亲戚朋友借了200多万元。“儿子还是去世了,才14岁;妻子也早就离婚了。家里没什么人了,我就出来了。”提到儿子,老战眼圈红了。

与老战一起露宿的流浪者,也各有各的故事。一位与他关系好的“舍友”,据说也曾风光过,后因沉迷赌博,欠下巨债,才不得不一边打工,一边流浪。

流浪只是暂时

期待从头再来

老战是今年春节后来到苏州的,靠捡废品度日,腿被撞伤后,他活动不便,捡的废品也少了。正是难上加难的时候,苏州有人帮了他,如今他骑的自行车,用的手机,就是古吴路一家废品收购站的老板送的。这家废品收购站的老板向记者证实了这一点,“他来我们这儿送过废品,知道他挺不容易的,想帮帮他,希望他生活好一点”。

“我现在这个样子,再提以前的事没什么意思,只能等腿伤好了,再作打算。”露宿小公园,老战说实属无奈,公园里人来人往,他不想给别人添麻烦。他说,欠下的那笔钱,如今看来真是天文数字,但他不想赖掉,能还一点是一点”。他打算“等腿伤养好以后,就从这里搬走,找个事做,从头再来。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金秋十月 桂花糕香
夜色璀璨
悄悄的,入秋了
检查群租房
体验苏灯制作
庆祝中国少年先锋队建队70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