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力播 家在苏州 微博 微信
首页 新闻 视频 专题 文化 图片 法治 理论 时评 教育 工业园区

或从事升级版智能制造工作,或驰骋在新潮电竞行业,或玩转AI 人工智能,在苏州,数万80后、90后正在把新产业做大做强——

  工业机器人正在智能车间“上班”。

工业机器人正在智能车间“上班”。

  刘伟的团队组织了多场电竞赛事。

刘伟的团队组织了多场电竞赛事。

  科大讯飞苏州研究院计算机视觉研发小组成员合影(前排左一为李玉笛)。

科大讯飞苏州研究院计算机视觉研发小组成员合影(前排左一为李玉笛)。

□选题策划:高岩 稿件执行:张全录

——从莱克电气电机车间流水线上的一名操作工,到智能车间工业机器人的运维员,杨军用了7年时间。这7年,也正是苏州从传统制造到智能制造转型的关键7年。

——从驰骋游戏世界,到来苏创办电子竞技公司,成为电竞运营师团队的领头人之一,“先知电竞”的刘伟和他的伙伴们用了4年时间。这4年,电竞产业从小到大,如今,苏州已成国内六大电竞城之一。

——从一名工科男,到成为人工智能公司视觉科技团队的成员,李玉笛用了不到3年时间。目前,他正和80后、90后小伙伴们一起,给万物装上“大脑”。这3年,人工智能离人们的生活越来越近。

前不久,国家人社部、市场监管总局、统计局联合发布了一批13个新职业,杨军、刘伟、李玉笛分别从事的工业机器人系统运维员、电子竞技运营师、人工智能工程技术人员等位列其中。这是自2015年版国家职业分类大典颁布以来发布的首批新职业。

新职业指向的是新旧动能转换的趋势,更是苏州经济转型发展的新方向。

车间新同事名叫“工业机器人”

7年前,杨军的工作是站在苏州高新区莱克电气电机车间的流水线前,日复一日重复转子压轴这样一个动作。如今,13道转子生产工序已经基本实现全自动生产或机器人代工,而杨军也成了管理这些智能设备和机器人的运维员。

杨军中专毕业就离家务工,2008年进入莱克电气。当时,他和其他12名工人在一条流水线上工作,一个小时可以生产约200个转子。从2012年开始,车间加快了智能化升级改造,机器人进入车间成为杨军的新“同事”。因为熟悉整个生产过程的13道工序,经过培训的杨军成为智能车间的机器人运维员。

在这个7000多平方米的高速电机智能生产车间,有5条各有数十米长的玻璃柜,玻璃柜内智能生产线有序运转。一条玻璃柜,就是一条转子的生产线。这就是杨军的“同事”。

上铁芯、压轴、压端板、压换向器、绕线、点焊、插槽楔、半检,8个流程依次进行,上一个工序完成,系统就会自动传输到下一个工序段。经过“半检”后的半成品会被系统自动送上AGV (自动导引运输车)。这些AGV带着“半检”后的半成品沿着轨道进入一个密闭空间,完成滴漆工序。之后,它们又被AGV送回生产线,继续进行精车、动平衡、全检等程序。最终,一个完整的电机转子成品就完成了,生产线生产节拍仅需9秒。

每一条智能生产线,都井然有序地运行着,但偶尔也会出现异常。这时候,机器人“同事”就会闪烁起红灯,这是它们“呼唤”杨军过来帮忙的方式。

除了5条智能生产线,原先的非智能生产线在机器人的加入下也智能了起来。同样是生产转子的流水线,后3道工序上有一个机器人正在“手舞足蹈”。上料、动平衡、检测,一气呵成,一个“人”做了原先3个工人要做的事情。

无论是全自动生产线,还是机器人加入后的传统生产线,要有序运转,离不开机器人集成系统的指挥。

目前,在莱克电气,这个系统的设计开发由50人组成的工业机器人自动化程序设计团队来完成。他们让机器人“同事”越来越聪明,生产效率、经济效益大幅提升,原材料消耗、能耗大幅下降。

该智能车间负责人刘建斌说,目前,公司在各个生产环节如注塑、冲压等都进行了智能化升级。不久的将来,智能化设备将应用到生产、管理的所有环节。

江苏风云网络服务公司连续两年中标苏州智能车间、智能工厂诊断等3个项目。公司项目总监叶宣辰表示,苏州企业对智能制造升级的积极性普遍较高,他们组织的各类智能制造相关活动,几乎场场爆满。

截至2018年底,江苏省示范智能车间数量达到728家,智能车间总数居全国第一,其中,苏州市以262家的数量,占总数的36%,稳居榜首。根据建设目标,到2020年,苏州以智能制造为重点的新型制造业体系将初步建立。届时,全市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自动化、数字化改造超过90%,智能生产和智能装备运用超过90%。

“玩游戏”能玩出一个30亿的产业

在高铁新城,50多名80后、90后聚集在一起,靠玩游戏,去年一年创造了3000多万元的产值,而今年这一数字将可能翻倍。这群年轻人的领头人之一叫刘伟,他们这个团队叫“先知电竞”,团队中年龄最大的生于1981年,最小的是一名1999年出生的小伙子。

这群年轻人把游戏赛事做成了产业,成就了自己的事业。而在苏州,这样的团队还有150多支。他们追梦的领域叫电子竞技,这个新职业就是“电子竞技运营师、电子竞技员”。

刘伟在中学时就爱上了玩游戏,大学时痴迷玩魔兽。毕业后,学工业自动化的他没有和大部分同学一样进入制造业企业,而是买了一张车票南下深圳,进入腾讯公司做起游戏活动策划。

“对抗类游戏的乐趣在于组队参赛,但游戏公司组织的职业赛事门槛高,普通游戏爱好者想参赛很难。而这恰好留下了巨大的市场空间。”刘伟这样分析。

看到了这一巨大市场空间,2015年,刘伟选择了来苏创业。2016年底注册“先知电竞”时,团队只有5个人,高铁新城却给了他们700平方米的办公空间,还在房租、税收、人才政策等方面给予支持。另外,通过各类文化和人才项目的扶持政策,“先知电竞”获得了政府上百万的创业配套资金。

刘伟和他的合伙人通过与微信游戏、QQ手游、游戏直播平台、视频网站合作,先后组织了星联赛、微信游戏邀请赛等电竞赛事,还参与组织了中国电竞嘉年华澳门站、杭州站的比赛。

“每场比赛都能吸引来自全国各地的游戏高手,每年发放冠军奖金就支出数百万元。”刘伟说。

据苏州市电竞协会会长袁彧介绍,预计到2020年,苏州电竞业产值可达30亿元左右。现在,在相城、吴中、昆山、太仓、高新区等地,电竞产业正在蓬勃发展。从电竞赛事组织到电竞俱乐部运营,再到主播经济,甚至延伸到游戏软硬件开发制造以及其他游戏关联产业,电竞产业展现出了强大的聚集能力,甚至出现了多家培育电竞人才的电竞院校。目前,苏州电竞产业发展规模位列全国前六,电竞产业链完整,顶级赛事活跃。苏州正着力打造长三角电竞产业一体化发展示范区,将引入更多国际顶级电竞赛事和顶级电竞俱乐部。

“苏州智造”给万物装上“大脑”

在苏州,人工智能产业正迅速崛起,一个新职业——“人工智能工程技术人员”也越来越受到关注。

出生于1989年的李玉笛就职于科大讯飞苏州研究院,这是一家主要开展计算机视觉、自然语言处理、声学研究、智能机器人等领域研发和应用的高科技企业。

在计算机视觉研发方面,李玉笛所在小组的研发成果X光安检智能图像识别系统在今年已经实现了大规模商业应用。

这种X光安检智能图像识别系统,相当于给传统的安检仪加装了“大脑”。李玉笛说,他们将包含各种违禁品的几十万张图片数据,输入X光安检智能图像识别系统,系统总结这些违禁品的数据信息,形成识别违禁品的模型系统。X光安检智能图像识别系统通过学习形成对违禁品的概念,相当于习得了鉴别违禁品的能力。

2019年初,X光安检智能图像识别系统正式大规模推广应用。全国许多机场、地铁站、高铁站、物流企业等都配置了这一“苏州智造”。

给安检仪装上了“大脑”的同时,科大讯飞苏州团队还给普通摄像头赋予了“智慧”。普通摄像头只是记录、显示和保存画面,装上了科大讯飞的智慧“大脑”,摄像头在数据支撑下就有了研判能力。监控范围内有异常聚集、监控目标有异常位移,它都能根据后台算法做出判断,提示可能出现的风险。目前,科大讯飞这一装了“大脑”的摄像头产品——“周界安防”已经在深圳等城市得到应用。

在苏州,数以万计的人工智能工程技术人员正给万物赋予智慧。作为苏州四大先导产业,2018年苏州市人工智能产业产值达564亿元,集聚企业456家,其中规上企业60家,并且在机器人研发、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自动驾驶等领域已形成一定产业优势。

记者手记

新职业新产业新经济

和从事反扒的朋友闲聊时,朋友笑称,现在手机支付普及了,钱包里几乎不装现金了,公交车上扒手几乎绝迹了。通信技术的发展让扒手这个见不得光的“职业”逐渐消失。

新技术的发展和广泛应用,让一大批新职业应运而生。新职业背后是新产业,新产业耕耘的是新经济。

在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的今天,在第四次科技革命扑面而来的当下,只有搭上了科技快车,才能在新旧动能转化中,点燃拉动经济腾飞的新引擎。苏州的杨军、刘伟、李玉笛们,必将成为城市经济转型升级的主角。

延伸阅读

2019年4月1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市场监管总局、统计局正式向社会发布了人工智能工程技术人员、物联网工程技术人员、大数据工程技术人员、云计算工程技术人员、数字化管理师、建筑信息模型技术员、电子竞技运营师、电子竞技员、无人机驾驶员、农业经理人、物联网安装调试员、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工业机器人系统运维员等13个新职业。

首批新职业主要集中在高新技术领域,具有以下三个特点:一是产业结构的升级催生高端专业技术类新职业;二是科技提升引发传统职业变迁;三是信息化的广泛应用衍生新职业。

(图片由莱克电气、先知电竞、科大讯飞苏州研究院提供)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开门红
爱心义卖 吸引老外
古塔顶上长了小树
走进有轨电车基地
东边日出西边雨
玉米田里种出“迷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