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力播 家在苏州 微博 微信
首页 新闻 视频 专题 文化 图片 法治 理论 时评 教育 工业园区

□顾善闻

峥嵘,持重,巧夺天工,遥远的清辉穿透千年岁月,器宇轩昂地尘封着吴越楚不灭的“大邦之梦”。

近日,苏州博物馆“大邦之梦——吴越楚玉器·青瓷特展”正式拉开帷幕,本次展览汇集了来自苏州、杭州、荆州等13家文博机构收藏的玉器和原始瓷300余件/套,这些象征彼时吴楚大地最高生产力的瑰宝,将参观者的思绪瞬间拉回到了那个充满狰狞、杀戮、毁灭却蕴含勃勃生机和创造力的春秋战国。

在吴文化的保护和开发上,苏州的实践有目共睹,举世称道。但也要承认,文化的传承和开发是一项系统复杂的工程,想把它做得尽善尽美,还得付出更大的努力。就我们苏州来说,吴文化的开发存在三个“不平衡”。

崇文精神和尚武文化的不平衡。现在,苏州的传统文化呈现更多的是“文”的一面。风调雨顺的读书胜地,小桥流水的状元之乡,宋、明、清时代苏州文化高雅而柔糜的形象深入人心。其实,这只是吴文化后期成熟阶段的形态。早期的吴文化最显著的特征是孔武刚强,从阖闾、夫差摧楚毁越、压齐迫晋称雄一时,项羽巨鹿破秦、火烧阿房号称霸王,直至孙权赤壁大胜、鼎足江南,尚武精神一直是吴地的主流。如今,那个勇往直前、金戈铁马的吴文化似乎已经被人们所遗忘。鉴于此,我们的文化主管部门应该花大力气多主办些早期的吴文化的艺术展、研讨会,向世人讲述一个不那么“文弱”的苏州。

民间宠爱和历史贡献的不平衡。唐寅是苏州人民非常喜爱的历史人物,落魄潦倒的人生,秀逸清峻的画风以及周星驰脍炙人口的电影《唐伯虎点秋香》所引发的当代人对这位江南才子风流韵事的追忆,都使他在去世500年后的今天“身价倍增”。但是我们能明显感到,唐寅对苏州、对吴文化的历史贡献远远不及他的知名度。尤其是对于苏州那些重量级的历史文化人物的宣传,更是苍白无力。人们或许只粗略了解顾炎武的“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却对他早期的近代政治思想一无所知;或许“冲冠一怒为红颜”让大家模模糊糊地认识一位叫吴伟业的诗人,但人们显然对他“贰臣”的亡国苦楚不甚了解,况且据考证,吴伟业很可能是《红楼梦》的真正作者。因此,苏州的文化开发要有超越“小桥流水”和“唐伯虎”的勇气,让更多、更有潜力的历史人物和历史故事为吴文化增光添彩。

文艺文化和科学文化的不平衡。苏州传统文化的开发偏重于文学和艺术,比如吴门画派、娄东诗派、“江左三大家”,而忽视了自然科学文化在苏州人文土壤中的根深叶茂。比如明朝末年苏州有两位连苏州人都完全不了解的伟大科学家——薄珏、孙云球。薄珏是西学东渐时代第一位成功仿制望远镜的中国人。崇祯(1628~1644年)年间,薄珏负责铸造火炮并运用望远镜侦察敌情,在安庆保卫战中大破敌军。薄珏还自建实验室研究数学、天文和机械,撰有《浑天仪图书》《格物测地论》等天文地理著作;同一时期,孙云球不但自己磨制透镜研制望远镜,他还另外制造了显微镜等超过70种光学仪器,成为明代科学巨匠。当今,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的院士籍贯中,以苏州为最多,这正是历史照进现实。所以,苏州未来须大力开发传统文化中那些数不胜数的未被重视和发掘的科学文化,让先辈的光辉历史鼓舞更多的苏州青少年投身于科学探索的事业,为我们城市的高质量发展奠定坚实的后备人才基础。

我们相信,只要解决了这三个“不平衡”,苏州的吴文化一定能够脱胎换骨,再上一个台阶!时不我待!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雨季不再来
红霞满天
感受昆曲
船闸改造改出“公园”
青春毕业季
苏城校园的红色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