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力播 家在苏州 微博 微信
首页 新闻 视频 专题 文化 图片 法治 理论 时评 教育 工业园区

□苏报驻吴中区首席记者 范易 苏报通讯员 苏冬

为了创新调解组织形式,提升矛盾纠纷化解成效,今年,吴中区通过组织动员、组织领导、基础保障、业务指导等方面,打造多元化、实战化、品牌化的“三化”个人调解工作室,包括老周、红星(退役军人)等一批个人品牌调解工作室的设立,在帮助居民调解矛盾和纠纷上起到了关键作用。

25天调解68起买卖合同纠纷

老周名叫周根泉,横泾人,今年65岁,退休后一直从事调解工作。去年9月4日,老周接到任务,要在当年9月30日前完成因太湖围网拆除引发的养殖户买卖合同纠纷。时间紧任务重,调解难度相当大。老周介绍,当时没有时间考虑难不难,一心只想把调解工作做好,因此他及时组建了一支包括律师、法官在内的10人专家团。在制定好行动方案后,接到任务的第二天,专家团就分组前往位于光福、东山、金庭、临湖的当事人家中,上门进行调解。其中,最顺利的一天完成6起调解,最难的一起调解用了6天时间。就在截止日期前一天,68件纠纷全部调解完成。这期间,专家团日夜开工连轴转,特别是中秋节假期仍然坚持在工作岗位上。

周根泉说,个人品牌调解事务所因为是第三方,群众对其信任。比如,老周调解事务所近年来处理的40多件涉及“死亡”的疑难案件,家属情绪往往很难控制,调解人基本上是在家属的“包围”中进行调解工作。但是,这些案件涉及社会稳定,调解人利用第三方身份做足工作,所有案件全部完成调解。目前,老周调解事务所挂牌三年来处理的200多起调解案件100%完成调解。

在谈及工作困难时,老周说:“我想做到70岁,如果身体允许会一直干下去。现在就是年纪大了,不会用电脑,需要请人帮忙,但是调解工作是免费的,没有经费请人。”不过,他也补充到,今年1月接到政府调解服务采购,为企业拖欠农民工工资进行调解,他用服务采购经费雇用2个工作人员,一个月接待了2864人次,针对接待中发现的问题,团队也形成报告及时向有关部门进行了反馈。

临湖派出所一年调解案件超千起

与老周退休后进行调解工作不同,退伍二十多年的孔光明目前在临湖派出所工作,2010年起一直从事群众调解工作。老孔介绍,与以往每年500-600起调解案件相比,派出所近年来的群众调解案件呈上升趋势,每年达到1000多起,其中还包括50多起重大案件。

调解案件数量上升,除了是对派出所调解工作的信任,还有经济发展下人民群众矛盾聚焦点有所变化,比如停车场碰擦事故就是近年来的多发性调解案件。老孔还介绍了一个因建造阳光房引发的纠纷,纠纷聚焦点不是常见的采光问题,而是一方顾忌阳光房建造后自身的隐私问题,为此,邻居俩跑了好几趟派出所。

去年,孔光明以退伍军人身份为基础,挂牌成立了红星调解工作室,主要服务退伍军人和临湖及周边群众的调解工作,遇到重大案件,司法、安监、社保等部门也会派员参与,与调解人一起为群众排忧解难。他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司法局能加大培训力度,最好是能让调解人与资深法官定期坐下来交流新法新规新案件,从而更好地为人民服务。

品牌调解工作室将在吴中实现全覆盖

据了解,自2016年成立老周调解事务所以来,吴中区又陆续成立了服务退役军人的军辉调解室、红星工作室,退伍老兵成立的老连长调解室,老调解员成立的老潘调解工作室、王林调解事务所等一批个人品牌调解工作室。三年来,吴中区个人调解工作室累计化解各类矛盾纠纷300余件,化解死亡类纠纷、信访积案等30余件,参与化解法院、检察院、农业农村、住建等部门移送案件百余件,为吴中社会和谐稳定作出了积极贡献。

同时,为深入贯彻落实司法部及省厅关于个人调解工作室建设的工作要求,创新调解组织形式,提升矛盾纠纷化解成效,今年吴中区制定了《区司法局关于推进个人调解工作室建设的指导意见》,通过组织动员、组织领导、基础保障、业务指导等几个方面积极打造多元化、实战化、品牌化的个人调解工作室。

未来,吴中区将通过上述方式方法,争取在每个镇(街道)都设立一到两个品牌调解工作室。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雨季不再来
红霞满天
感受昆曲
船闸改造改出“公园”
青春毕业季
苏城校园的红色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