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力播 家在苏州 微博 微信
首页 新闻 视频 专题 文化 图片 法治 理论 时评 教育 工业园区

 

  “凯瑞宝贝”突然闭店。  记者叶永春摄

  “凯瑞宝贝”突然闭店。  记者叶永春摄

本报记者 叶永春

今年暑期还没过半,很多家长急得跳脚了:他们孩子报名的凯瑞宝贝早教中心突然关门了,大家已经付的钱能不能要回还不知道,孩子更是一时没了可安置的地方,暑期的计划也被打乱。记者了解到,本月内苏州工业园区、吴中区、相城区三家“凯瑞宝贝”接连闭店,有的门店可受理退费,有的门店连人都找不到。

闭店前夕还在招人

家长们被突然袭击

“凯瑞宝贝”是家提供早教和托育服务的连锁机构,总部在上海,号称在全国有130家门店。在苏州的高新区、工业园区、吴中区、相城区都有门店。如今,除高新区的门店于去年停止营业外,其余3家均于本月闭店。

昨天上午,在相城区繁花中心,已经大门紧锁的“凯瑞宝贝”早教中心门口,还有家长在打听退费事宜。家长姚女士是今年2月给孩子报的游泳班,预付1500元办了卡,可以游25次,到现在还剩15次。前天她带孩子去游泳,才知门店关了。

繁花中心一位工作人员建议家长们去派出所登记。截至昨天,登记册上,在该门店为孩子报班的家长已有近200位。而所有门店的登记者加起来据说已有800多位,每位家长预付的金额从数百元到两万多元不等。

有的门店受理退费

有的却是避而不见

在工业园区独墅湖邻里中心,记者看到“凯瑞宝贝”原门店所在的商铺已准备重新装修。该店于7月初闭店,闭店前张贴了告示,通知家长办理退费手续;在吴中区丽丰购物中心,“凯瑞宝贝”大门紧锁,门上有一张闭店通知,称该店于7月17日闭店,却只字不提退费等事宜,仅留了两位负责人的手机号码。记者拨打两个号码,一个“短信呼”,另一个无人接听,发短信也没回复;在相城区繁花中心,“凯瑞宝贝”门店同样大门上锁,看不到店方的告示,只有一张“房东”的声明,称自己与“凯瑞宝贝”仅为房屋租赁关系,“凯瑞宝贝”的经营行为与其无关。

目前,已经登记的家长,最关心的是钱能不能退,什么时候退?因找不到负责人,这些问题暂时还没有答案。

早教机构鱼龙混杂

亟待更规范的管理

“收费不算低,生意也不差,怎么突然关了?”众多家长对“凯瑞宝贝”繁花中心店突然闭店感到不解。

“凯瑞宝贝”门店接连闭店,有一种说法是资金链断裂。此外,家长们还留意到一则报道:今年7月11日,上海南翔镇教委联合多个职能部门开展违规托育机构联合整治行动,查处的6家违规托育机构中,就有“凯瑞宝贝”。

“现在家长对托育服务的需求很大,但提供托育服务的机构,还是存在着鱼龙混杂的情况。不管是上海还是苏州,不断推动行业规范的趋势是一样的。”从事多年早教行业的张女士认为,随着家长对托育服务质量要求的提高,职能部门对行业监管力度的加大,市场必然会不断走向规范。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国庆红 苏州蓝
体验中国“非遗”文化
男孩脚卡车轮内哇哇大哭
和祖国同庆
“浮球”巡河
志愿者帮孤老搬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