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力播 家在苏州 微博 微信
首页 新闻 视频 专题 文化 图片 法治 理论 时评 教育 工业园区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e directive]

苏州新闻网讯(记者 阮新)以色列剧作家汉诺赫·列文将契诃夫三部小说的片段改编成话剧《安魂曲》,20年来,一直被视作经典。原作曾在中国上演过四次,如今,以色列80后导演雅伊尔接受列文的遗孀邀请,重排中国版《安魂曲》,由在《都挺好》里爆红的老戏骨倪大红担纲主演,7月在北京首演,濮存昕、黄磊、何炅、彭昱畅、陈坤等人均到场观看演出。该剧将于11月9-10日来到苏州文化艺术中心与观众见面。

去年年底的一天,以色列导演雅伊尔·舍曼和舞美设计罗尼·特伦在咖啡馆聊天,说到他们合作的话剧《安魂曲》的舞台设计,洛琳把自己画的二维草图拿给他看,他们聊起这些设计在剧中的象征意义。洛琳晚上回到家,又画了一遍,用手机拍下来发给雅伊尔。

这些原本是契诃夫三部小说《洛希尔的提琴》《苦恼》和《在峡谷里》中的片段,以色列剧作家汉诺赫·列文将它们糅合改编成话剧《安魂曲》。这也是列文在生命最后的创作,20年前,在以色列特拉维夫的剧场首演,一直被视作经典。

原作曾在2004年、2006年、2012年和2018年中国上演过四次,如今,以色列80后导演雅伊尔接受列文的遗孀莉莉安·巴尔托邀请,编创中国版《安魂曲》,和12位中国演员重新演绎了这三幕故事。

不要看到悲伤的样子

排练从5月30日开始,一个多月里,剧组在每个周末休息一天。雅伊尔定下规矩:如果彩排两点开始,一点半就要到场,在排练室要保持安静,手机一定要静音,也不能在帘子后小声背台词,因为帘子不隔音。倪大红遵守规矩,每天提前半小时,从不请假。他感觉,就像回到中央戏剧学院,不敢在排练场走动,甚至因为担心走路声音大,想把鞋脱了。

在这之前,雅伊尔并不了解主演倪大红,不知道电视剧《都挺好》里爆红的苏大强,只知道倪大红是中国有名气的演员。

倪大红很喜欢《安魂曲》,但他以前没有完整看过原作的演出,因为一直没弄到过票。这次,他出演剧中的老人,一辈子做棺材,命令妻子干活。一天,69岁的妻子忽然因为喘不上气而连连哀叹,她意识到自己的死亡。老人给妻子做好棺材,在屋后柳树林里埋葬了她后感到,“怎么在我后来的这五十年里,连一次都没有来过这个河岸。在小屋外边,在那些棺材外边,只要透过窗户就是广阔壮丽的世界。”

卡梅尔剧院前院长诺姆·萨马尔曾对媒体说,“欧洲巡演时,观众一直在笑,但中国的观众却很沉重,甚至会有很多人哭。中国的观众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更能理解这部剧的精髓。”

反串和算盘

排练的时间不到两个月,但中文版《安魂曲》的筹备实际上有5年。

李淑俊也帮於静毅牵线了另外三家院团,但“当下很多剧院都在沉溺于本土的戏剧,对外国的翻译剧推进速度没有这么快”。李淑俊说,到了2016年底,由于制作还是没有落实,她重新开始联系於静毅,这一次,后者答应了。

於静毅原本想在2018年列文逝世20周年时做出来,然后把中文版带去以色列。于是,李淑俊开始选角色,对于老人的演员,她第一个选择就是倪大红。李淑俊看过两次现场版的以色列版《安魂曲》,认为这个角色非倪大红莫属,马上敲定了2018年11月的演出档期。

但2017年中,由于倪大红家里临时出了些事,暂停了《安魂曲》的项目。李淑俊很难找到档期合适且演技和形象都满意的演员来代替,最后只好中途放弃,也跟保利剧院推掉原先预订好的演出档期。

雅伊尔是个有着强烈个人意志的导演,对于演员以及表演的把控有着独特的想法,

第二轮选完演员之后,李淑俊等人带雅伊尔去一家火锅店吃饭,结账的时候,雅伊尔看见收银台后面的墙上挂着一个算盘,他很好奇,问李淑俊这是什么。李淑俊告诉他,是一种中国的计算工具。雅伊尔立刻萌生了把算盘带上舞台的想法,他想让倪大红饰演的那个老人随身带着这个物件,因为老人无时无刻不在算计自己做棺材的盈亏,包括给自己妻子做棺材时,也在思考是否是件亏损的事儿。最终,倪大红在台上,端起算盘打得噼里啪啦,跟背景音乐的节奏融合在了一起。

泪水和笑容

作为以色列最著名的作家之一,列文获奖众多,但鲜少接受访谈,这个叛逆、酷烈的作家拒绝谈论自己,在1999年,56岁的列文死于骨癌,《安魂曲》是他最后一部作品。

“他是一个现代作家,因为他20年前才去世。他们会把列文认为是一个经典剧作家的代表。他们会把列文和契科夫、阿罗皮特或者是贝赫特放在一块。他对于全世界范围内都产生过影响,尤其是在以色列。”雅伊尔告诉他们,列文的剧中不会出现具体的城市或者城镇的名字,角色也同样如此,比如戏中的“老人”,名字就叫做“老人”,“最主要的原因是列文只关注事物的本质,老人的本质就是老人,不在乎他从哪个国家来的,说着什么样的语言。

但制作人李淑俊最担心的是剧中翻译过来的台词在说出来的时候失去诗意。

“列文的很多作品对于以色列的观众来讲,也比较难接受。他不是一个会教化别人的人,不是给别人什么教育。相反,他会使用的方式是讽刺,这是他的途径、他的方式。”雅伊尔分析,“所以很多人会说,看列文的作品,一只眼睛带着泪水,但是一只眼睛又充满了笑容。”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寻一抹绿色
建天桥保通行
我们的中秋,共同的节日
生态修复中的阳澄湖
一幅画
一支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