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力播 家在苏州 微博 微信
首页 新闻 视频 专题 文化 图片 法治 理论 时评 教育 工业园区

  星澄学校的孩子们在用午餐。  照片由学校提供

  星澄学校的孩子们在用午餐。  照片由学校提供

本报记者陶赟婷

开学近一个月,除了关心孩子在学校是否适应,孩子的吃饭问题也是家长们关心的重点。学校的食材是否新鲜健康,卫生是否达标,菜品是否营养可口,孩子们能否吃饱?家长们担心的问题很多,实际情况又如何?自今年3月《学校食品安全与营养健康管理规定》实施以来,苏城学子的午餐发生了哪些变化?近日,记者走访了苏城部分学校,对校园午餐进行了一番调查。

苏城学生的营养午餐是这样的

一份大荤、两份小荤、一份蔬菜、一例汤,外加水果或酸奶,这是星海小学的午餐标配。记者在学校看到,学生们的午餐都是食堂现做的,不用半成品,特别是食堂大厨做的肉圆、鸡翅、饺子等食品,特别受学生欢迎。由于学生人数较多,学校还针对不同年级错开用餐时间,确保用餐秩序。

园区星澄学校的学生午餐有点“特别”。午餐由国家公共营养师、国家特二级厨师樊毅掌控,在拟定基本的营养菜单后,还要交给校长、德育处、校医审核,最终确定学生的午餐食谱。樊大厨最厉害之处,在于能把普通的食材变出很多花样,比如常见的土豆,食堂会做成咖喱土豆、红烧土豆、青椒土豆丝、大盘鸡等,口味天天有变化。为确保学生的饮食均衡,学校食堂每周还会给学生做一次“二米饭”,即在大米里加入一种杂粮。在保证食物健康的情况下,樊大厨偶尔也会“迁就”一下学生们的嘴巴,比如炸鱼排,但在樊师傅的菜单里,油炸食品一个月最多出现两次。

在东大街小学,学生们的午餐也很营养。东大街小学校长吴瑜告诉记者:“东大街小学的午餐,每周都提前公布菜单,菜色品种齐全、营养均衡,还有特色餐供应。每学期学校会组织家长膳食委员会和教师代表到快餐公司进行参观,并提出各种建议,学生、家长对现在的午餐供应都很满意。”

苏州工业园区教育科技服务有限公司是园区学校食堂食材的统一配送单位。为保证学生的营养,园区教科公司还同苏州市食品安全与营养学会副秘书长王波团队合作,每两周制定3套营养食谱供学校参考使用,清晰标注每道菜的营养成分占比。

“本周午餐能量、碳水化合物、蛋白质、脂肪等日平均摄入量达到午餐需要量93%以上,午餐中铁、维生素A、维生素C的日平均摄入量达到午餐需要量90%以上,能够满足午餐要求。”在考核单上,记者看到了这些数据。专业的能量考核、配比,最大限度地给了孩子们均衡的午餐营养。

一份学生午餐要过多道安全关

食品安全是家长们关注的重点。为确保学生的用餐安全,苏城各校也采取了很多措施。

在吴门教育集团,负责食堂安全检查的老师除了正常教学外,到校后还有一项重要的“验菜”任务,每天值班老师都要仔细检查食堂的食材,检查内容包括食材的来源、新鲜度、价格等,然后拍照将信息上传到“阳光食堂”平台。中午,学校还会严格按照《学校食品安全与营养健康管理规定》,由校长或行政值班老师陪餐,确保学生的午餐安全。

园区教科公司总经理戴小华告诉记者,从2014年秋季学期开始,园区所有义务教育学校全部实行食堂自办,食材和粮油采用“集中采购、定点配送”。“今年在食堂管理方面,江苏省开展了中小学校‘阳光食堂’信息化监管服务平台建设,苏州工业园区150余所中小学(幼儿园)全面纳入,这也是苏州工业园区教育系统深入实施教育部等三部委第45号令《学校食品安全与营养健康管理规定》,坚持以人民为中心,进一步规范学校食堂管理,防范食堂管理廉政风险,确保学校食品质量和卫生安全,保障学生在校吃饱吃好的重要举措。”戴小华说。

90后:

当年一个碗装所有饭菜

与00后相比,90后当年的校园午餐显然要差很多。回忆起当年在学校食堂用餐的情形,不少90后印象十分深刻。

1997年上小学的孙阳就读于当时的大儒中心小学,她回忆说:“当时学校虽然有食堂,但我们每天吃饭都要排队,拿一个很大的瓷碗,把所有饭菜都装在一个碗里,再领一碗汤就开吃了。”

1994年出生的松松谈到他的小学午餐,印象也很深刻:小时候我们“是在班级里吃午餐的,每人自带一个碗,每个班级四个菜盆子,总共装着两荤一素一汤,老师负责盛给大家。虽然吃的东西不多,但同学们聚在一起吃饭,氛围还是挺快乐的。”

90后的王华小学时就读于新苏师范附小,他说:我记得当时的午餐“一般是一荤一素一汤,在教室里吃。用两个大菜盆装,然后老师分给大家。那时父母对学校饮食十分放心,没有太多过问,也没吃坏过肚子。”

80后:

当年午餐能吃饱就行

现在的小学生大部分是80后的下一代,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大部分80后没有在学校食堂吃午餐的经历。不少80后告诉记者,那时候老师自己带饭菜,学生回家吃,或者在学校附近的面馆解决午饭。回忆当年的小学午餐,80后们感慨最深。

“读小学时都是回家吃饭的,那时候爸爸妈妈早上做好午饭出门上班,中午我们自己走回家热一下饭菜,吃完了再回学校上课。午饭时的饭菜一般都是隔天吃剩下的,那时候可没有关于营养的讲究,吃饱肚子就行了,有时候一碗加热的蛋炒饭,我们照样吃得有滋有味。”出生于1985年的玲玲告诉记者。

小学就读于原南环中心小学的耿超告诉记者:“记忆中小学时学校还没有食堂,那时候大家都住在南环新村,回家吃饭很方便,如果家里没有大人,就去亲戚家蹭饭,反正都住在同一个新村里。午饭一般是一大锅汤拌饭吃,管饱就行。小时候只有晚上那顿才比较丰盛,早饭和午饭都是很‘敷衍’的,有啥吃啥。”

“我小时候都回家吃饭的,爸爸有时会中午回家给我做饭,也就是把饭菜回炉热一热。偶尔爸妈会给点钱让我自己在外面吃,吃碗面或者馄饨,就很开心了。那时候吃面,一般吃比较便宜的素浇面,面一定要加一份的,不然到了下午就开始肚子饿。”85后的王然说。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穿汉服的萌娃
快乐小马惹人爱
节水小妙招
志愿同行 爱心相伴
独墅湖第二通道加紧建设中
苏州公交进入“6.0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