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力播 家在苏州 微博 微信
首页 新闻 视频 专题 文化 图片 法治 理论 时评 教育 工业园区

伟大出自平凡,英雄来自人民。

疫情发生以来,作为经济大省的江苏,统筹“两个战场”,精准有序推动企业复工复产。截至3月底,全省重大项目已开复工数量、用工人数、完成投资额占比均达到或接近去年同期水平,重点产业链复工面均在95%以上,企业产能利用率普遍超过85%。

亮眼的宏大数字背后,正是一个个挂满汗水、目光坚毅的鲜活面孔。千千万万名劳动者以热情和智慧,在各自的岗位上辛勤耕耘,默默奉献,用平凡的身份书写不平凡的奋斗故事,最终汇聚起“苏大强”全速奔跑的磅礴力量!

火热的五月,为劳动者而歌。我们奔赴省内各地,用笔和镜头,为读者描绘新时代劳动者的风采。

南京:长江上,再建一条银色“巨龙”

中交二公局长江五桥A2标段施工人员张选选中交二公局长江五桥A2标段施工人员张选选

4月29日上午11时,位于南京长江大桥上游约13公里处的长江五桥A2标段,施工人员张选选站在作业平台上,为梁段间的钢齿坎安装螺丝。抬头是建设中的大桥桥面,低头是滔滔江水,风从耳边呼呼卷过,被问及是否害怕,他擦了擦额头渗出的汗珠,憨憨地笑:“咱就是干这个的,都习惯了。”

这个36岁的陕西汉子跟随重大项目的脚步四处“迁徙”,去过黄石、温州参与修建大桥,2018年初,他来到南京,成为长江五桥的众多建设者之一。随着项目的推进,他的工作地点不停变换,从江堤到桥下,从桥面到167米高的索塔,亲眼目睹着这条银色“巨龙”在江面上逐渐成形。

建设单位南京市公共工程建设中心介绍,长江五桥起自浦口区,跨越长江主航道后,经梅子洲下穿夹江,接江山大街,全长10.335公里,主桥为纵向钻石型中央双索面三塔斜拉桥,于2017年5月开建。

中交二公局长江五桥A2标段总工程师荆刚毅透露,今年初,施工进程因疫情耽误了半个月。2月中旬人员归位,通过工艺优化和流程改进,原本十天吊装一对梁段的效率被提升到八天,中跨与南北跨以每天四米多的速度加速“相遇”。

五桥桥面由多个梁段拼接而成,湿接缝处加装有三百斤的钢齿坎,精轧螺纹钢筋内穿其中,通过拉伸钢筋,带动梁段紧紧顶在一起,加强梁段间的稳固性。让张选选欣慰的是,如今的施工条件比起从前已大有改进,钢齿坎有专门的起重运输车,安装螺丝有电动扳手,全靠工人一身蛮力的时代正逐渐远去。

也有依赖经验的人工工序被保留。记者注意到张选选黝黑又粗糙的双手,有处豌豆大小的伤疤,已经结了痂。前段时间他做电焊,被火星溅到,尼龙手套上烫出个窟窿,直接烧到了皮肤。一身黄色的工作服上,破洞也星星点点。“这对咱们来说,不是常有的事吗?”

与此同时,南京长江五桥A3标项目的夹江隧道也正在地下紧张施工,直径15米、总重达3500余吨的“超级盾构机”以每天10米的速度向前掘进,同时铺设隧道管片。

中铁十四局南京长江五桥A3标项目部总工程师武文清中铁十四局南京长江五桥A3标项目部总工程师武文清

“切口压力多少?”“液位变化如何?”中铁十四局南京长江五桥A3标项目部总工程师武文清站在操作台前,密切关注着屏幕上的各项参数。从去年国庆到现在,他已经半年没有回山西老家。

“我在外跑项目是常事,家人也习惯了,但这次特殊,女儿出生9个月了,我就看过两次。”说到这里,原本语速飞快的他慢了下来,“我每天下班晚,小孩睡得早,视频电话打过去总是扑空,到现在她还不认识我。”

去年,隧道右线洞通。今年1月13号,左线盾构始发,没过多久就遭遇疫情冲击,但由于隧道开挖的特殊性,工程不能停,200余位工人留在岛上继续干。2月上旬,其他工人才陆续回宁。

要把失去的时间抢回来!人员、设备增加,原先的白天施工变为24小时连续施工两班倒,所有人都在和工期赛跑。目前,夹江隧道已穿越江底到达南岸,预计5月中旬全线贯通。

今年年内,长江五桥将正式通车。作为南京第七条过江通道,它将成为连接南京主城区和江北新区的又一条交通大动脉,为一江两岸的联动发展装上强劲引擎。

苏州:医疗器械产业园喜添“加速器”

“有了这4000平方米载体空间,公司微创手术机器人项目就能大胆按下‘快进键’!”5月1日,苏州高新区富春江路188号,新开园的江苏医疗器械科技产业园加速器内一片繁忙,苏州康多机器人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杨文龙站在7号楼下往上看,其中一层楼,将成为他和同事们创业路上的新战场。

苏州康多机器人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杨文龙苏州康多机器人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杨文龙

康多机器人于2014年在江苏医疗器械科技产业园南区创办,是国内较早开展腹腔镜手术机器人研发和产业化的科技创新型公司。去年,该公司的腹腔镜手术机器人系统入选工信部“新一代人工智能产业创新重点任务揭榜”项目榜单,通过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创新医疗器械特别审查。

“医用机器人无论是研发还是生产,都需要较大的空间载体。产业园南区300平方米载体不够用,北区也快饱和,我们只能临时去附近租厂房,但产业生态和园内不好比。”杨文龙告诉记者,作为国家火炬计划产业基地、省级医疗器械产业技术创新中心,江苏医疗器械科技产业园有中科院苏州医工所、东大苏州医疗器械研究院、江苏省医疗器械检测所苏州分所等众多创新平台;集聚着鱼跃医疗、中生北控等200多家医疗器械企业,“可以说,这里是医械人创新创业的首选地、理想地”。

两年前,为更好地拓展医疗器械园产业发展空间和载体,江苏医疗器械产业园三期项目——加速器被列入苏州高新区重大项目启动建设,总投资18亿元,建筑面积达到28.4万平方米,主要面向国内外行业龙头企业、创新型企业、医疗器械细分领域领导者等。得知消息的康多机器人第一时间表达入驻意向。如今,作为首批入驻企业之一,康多机器人将把投资3亿元的微创手术机器人项目整体搬进加速器。

总投资5亿元的恒瑞集团“恒瑞健康产业总部”项目,总投资2.5亿元的“虎丘影像总部医疗影像产品生产基地”项目,总投资1.2亿元的诺一迈尔(苏州)生命科技有限公司“3D生物打印纳米纤维支架材料”项目……手捧首批入驻企业项目资料,同样在“小长假”奔忙的江苏医疗器械科技产业园总经理王欣感到肩上担子“沉甸甸”。

作为江苏唯一重点支持发展医疗器械产业的国家级高新区、苏州市生物医药产业地标“二翼”中的重要“一翼”,苏州高新区的医疗器械产业要实现跨越发展,产业园无疑是“主战场”。“今年疫情突发,不少准备入驻的企业担心受影响。我们向他们承诺,加班加点把耽误的时间抢回来。”

让王欣欣慰的是,目前产业园超28万平方米建筑面积的研发办公楼、医疗器械标准厂房、配套用房等已进入最后的内部装修阶段,如期交付成为可能。

南通:日行两万步,为动车建个“家”

南通动车所测量员帖鑫(左)、夏进文(右)南通动车所测量员帖鑫(左)、夏进文(右)

“前视1.398,后视1.586,仪高6.5901,中视5.1921,符合设计要求!走,下一个点!”4月29日下午1点,阳光火热,南通动车所建设现场,测量员夏进文对搭档帖鑫的话还没说完,一辆工程车驶过,扬起四五米高的灰尘。

放眼占地近千亩的南通动车所,存车线、检修库、道路、围墙、绿化等正同时施工,到处是忙碌的建设者。满眼四五十岁的工人中,夏进文和帖鑫特别显眼——他们都是“90后”。

“疫情影响了工程进度,我们现在是一天当两天干。”夏进文说,复工以来,两人没有歇过一天,每天早上6点半到工地,夜里10点以后才能洗漱休息。

夏进文和帖鑫属于中铁二十四局集团盐通铁路站前七标三分部,项目经理刘宇峰告诉记者,动车所俗称动车“4S店”,南通是继南京和徐州之后,全省第三个拥有动车所的城市,南通动车所建成后将承担通沪铁路、盐通高铁等动车组列车的入库检修和维护保养任务,

“因为疫情,工程被耽误了近一个月,但竣工时间雷打不动。”刘宇峰说,南通动车所5月20日将进行静态验收,7月份和通沪铁路同步开通。现在工地上有大约2500名工人同时施工,大家都铆足劲,努力把时间“抢”回来。

测量,是施工的第一道工序。“我第一次过来时,这里还是大片的麦田。”夏进文清楚地记得,2018年五一劳动节,他作为“先遣队员”进入位于港闸区幸福街道的项目现场,周围群众把他围在中间,打听工程何时开工。夏进文这才知道,位于江头海尾的南通还没有一条铁路跨过长江,“向南通”是这座城市的迫切愿望。

测量,也是施工最关键的一步。“必须测得准,才能保证按设计图纸施工。”夏进文告诉记者,有一次,他们测好的标高被施工单位弄偏,导致已建好的几十米排水沟全部返工。为确保工程进度,如今二人扛着重重的设备,每天步行超过两万步,完成300多个点位的测量。

高强度的工作使夏进文的脚上生了好几个疣子。“那个没事,不疼不痒,等工程结束了,做个小手术就好。”夏进文笑着指向旁边的帖鑫,“这是职业病,他也有。”“我的脚没有夏进文严重,就是工地的灰尘,害我得了两次角膜炎。”帖鑫说,“这点小毛病不算什么,不管怎样,我们都要把数据测准,给动车建个高质量的‘家’。”

给动车建“家”,他们却顾不上自己的家。夏进文老家在湖北孝感,3月15日孝感解封,公共交通还没有恢复,他就匆匆包了辆出租车从孝感赶到南通。帖鑫的妻子和孩子都在外省,每次他去探亲,孩子总是怯生生地往后躲,要过好几天才肯喊爸爸。

轰隆隆……又一辆工程车驶过,掀起一路灰尘。“绿化工程就快完成了,这里将成为一座花园,每个季节都开着不同的花。”夏进文说,“那个时候,我们也将离开这里,在新的工地为中国速度加油助力。”

徐州:舍小家为大家,抢抓工时打造产业新高地

5月1日,徐州东部的东湖医学产业园塔吊林立,机械轰鸣,混凝土罐车来来往往,高压雾炮车巡回降尘,600多名工人各司其职,生产热情高涨。

深圳中海建筑有限公司东湖医学产业园项目部一标生产经理孙立 交汇点记者 张耀文 康璐晨/摄深圳中海建筑有限公司东湖医学产业园项目部一标生产经理孙立 交汇点记者 张耀文 康璐晨/摄

“昨天定的人员上来了吗?增加了多少?怎么分配的?西区的材料运到了,焊接时记得满焊,注意火花;安全带不佩戴不能登高……”上午8点,深圳中海建筑有限公司东湖医学产业园项目部一标生产经理孙立,手里拿着钢卷尺、检查尺(塞尺)、手电筒及图纸开始了一天的安全生产巡视。

纵横交错的钢筋楼面不好走,孙立却轻车熟路。“这里是施工面较好的4-2区,正在进行钢筋绑扎工作,沿着已绑扎大梁的钢筋上行走会比较好走。”检查完之后,他又来到2号楼C区屋面的施工现场,下午这里将对屋面进行混凝土浇筑。“老张你们今天进度如何?一定得保证今晚能够封顶。”孙立一边说,一边在记事本上写着。

2月17日,园区获得复工审批,建设方从深圳总部增援了近200名施工与技术管理人员,孙立是其中之一。2月27日全面复工时,已经因疫情延误了近两个月时间。“为了弥补落下的工程进度,人员充足后我们实行三班四运转的工作模式,既能使每个施工人员得到充足休息,又能使工期不间断。”孙立介绍。

医药产业园项目总建筑面积约31万平方米,包括医药孵化中心、医疗器械研发生产中心、检测检验中心、行政生活服务中心、商务总部中心五大板块,将打造为集研发、生产、物流、医疗服务于一体的复合型生物医药产业园。1号楼现已全面封顶,8月份即将交付给徐州医科大学使用。

“包括行政办公区在内的5号楼建筑单体将采用装配式建筑的建造方式,装配率超过百分之五十,这也是我们中建首次在徐州经开区试点采用该项技术。”孙立说,装配式建筑在厂房预制后现场拼装,对施工进度和质量都有很大的提升。

围着工地勘察了两圈,很快到了午饭时间,孙立来到食堂,给妻子发了条微信报平安。“选择了建筑这个行业,就注定要牺牲陪伴家人的时间。”提起妻子,孙立有些愧疚。自从2月上旬来到工地,他就一直没有回家,妻子却毫无怨言。

就在这个月初,他接到电话,得知妻子生了二胎,“感觉像做梦一样”,但为了赶工期,他仅仅跟老婆聊了几分钟,又继续投入工作。

“现在赶工期,安全更是重中之重。我没结婚,多干一些理所当然。”孙立的同事陈跃跃今年29岁,从产业园项目开始就一直担任现场安全负责人。“大年初二,我从老家邳州赶回工地,用两天时间给施工人员传达政府推迟开工的文件,才安心回家。春节后他又第一时间赶回工地,联系采购防疫物资,完善防疫措施,帮助工地抢抓工期。”

孙立表示,自己和同事会按时完成工程,给徐州人民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工程结束后我要抽出时间好好陪陪家人,为踏上新的征程作充分准备,继续为建设祖国出一份力。”

交汇点记者 徐超 俞圣彤 陈雨薇 韩雷 张耀文 董翔/文 吕鑫 周天琦 韩雷 徐超 高鑫 杨玺 张耀文 康璐晨/视频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防晒“面具”
红色课堂过周末
去阳澄湖半岛赏荷
文庙里的毕业典礼
尹山湖畔定格美好时光
防汛学排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