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力播 家在苏州 微博 微信
首页 新闻 视频 专题 文化 图片 法治 理论 时评 教育 工业园区

  徐强(左)和儿子徐宇豪  记者璩介力摄

  徐强(左)和儿子徐宇豪 记者璩介力摄

本报记者 璩介力

徐强与儿子相距不足百米,但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却无法见面。甚至,无法拨个手机、通个微信。

徐强是太仓市看守所的管教民警,他的儿子范宇豪是太仓市拘留所的辅警。看守所在东、拘留所在北,一墙之隔。之所以无法见面,只因为抗疫工作需要。

“因为抗疫。”徐强说,农历新年刚过,他们就接到命令:监管场所实行严格的封闭管理,太仓市看守所和拘留所都进入了战时勤务模式。这意味着在每轮一个月的封闭管理时间里,他们下班后,不能回家,须24小时待在监区或备勤区内。由于监管场所的特殊性,他们还不能使用手机,更无法“串门”。

“抗疫是命令,我们必须遵守。”第二天,父子两人就拖着行李箱各自进驻了隔离备勤点。

徐强最担心的是儿子的身体。虽然儿子又高又壮,身板比自己大上一圈,但就在年前,范宇豪刚动完肾结石手术,医生千叮咛万嘱咐要好好休养。但面对封闭管理的命令,他和父亲一样,没有丝毫犹豫,毅然走上岗位。

“当时还是有些疼的,还有血尿。”范宇豪说,但他的岗位是三班倒,他请假了就需要别人来顶。所里人手本来就紧张,又加上防疫抗疫,他觉得自己必须到岗。

早年从军,服从命令对于徐强是本能。

从小耳濡目染,范宇豪同样坚毅。

随着全国疫情的发展,为了进一步加强监管场所内部防疫,监所内部的管理工作全部由上岗执勤班组和封闭备勤班组人员负责,依次轮换直至疫情结束。因为看守所的任务相对更重,范宇豪被抽调至看守所工作。

封闭20多天后,父子俩终于在看守所的高墙内相遇了。徐强望着高自己一个头的儿子问:“小子,能行吗?挺住!”儿子回应:“能行吗?挺住!”连语气也与父亲不差分毫。两人相视一笑,开始各自的工作。

无论内心多么牵挂,他们还是保持着中国传统父子间的那种含蓄和内敛。匆匆一面,短短几句调侃,已是最大的情感宣泄。

其实,徐强内心还在担心。因为疫情期间的工作纷繁复杂,警务人员除了正常的监管工作外,还承担着送饭、打扫、消毒等日常事务。他总担心儿子太过劳累。

好在,他们总算能常常见面了。

儿子能常见到了,徐强牵挂的还有家里。

家里四位老人,都需要照顾。徐强77岁的父亲多年前曾患胃癌,需长期悉心调理;72岁的母亲在去年12月因脑梗住院;岳父岳母都已八十多岁了……照顾一大家子的重担压在了妻子一个人身上。而徐强妻子的身体也不好,去年也曾做过手术,年后那几天还弄伤了腿。更何况,妻子在疾控中心工作,也是防疫重要部门,大年初四就已经上班了。

说到这,徐强流露出的是愧疚。她对我的工作真的非常“支持。以前在派出所常要值夜班,现在有时候半夜还要去看押生病住院的在押人员,临时来一个电话就要立即到岗。对于这些,妻子从来没有一句怨言,她总和我说,要把工作做好。”徐强说,自己从部队转业后就加入警队,无论是巡警队、派出所还是现在的看守所,不变的是工作繁忙,自己对家里的照顾很少,全靠妻子一个人。

监管场所实行封闭管理,徐强和儿子都不能回家,照顾家里的重担又落在了妻子一个人身上。前不久,徐强用值班室固定电话问家里情况时,被看守所所长马晓东无意中听到几句。马晓东了解情况后,立即向太仓市公安局有关部门汇报。太仓市公安局领导为解决徐强后顾之忧,欲请护工到徐强家中帮忙照顾老人。但这一想法被徐强婉拒了。

他说:“前段时间确实比较难,但我们家还是能坚持过去的,不能给组织添麻烦。况且还有比自己更困难的同事,他们更应该得到帮助。”

如今,监管场所的封闭管理依然在继续。好在监管警力分成了三个班,徐强和儿子可以在休息的时间回家了。徐强说,所领导为了照顾他家的情况,特地将自己和儿子分在不同的两个班。这样,他和儿子可以轮着回家,可以尽可能分担照顾老人的重担。

这样的调整,在徐强看来,已是莫大的照顾和支持。

  扫码阅读“父子兵”更多内容

扫码阅读“父子兵”更多内容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防晒“面具”
红色课堂过周末
去阳澄湖半岛赏荷
文庙里的毕业典礼
尹山湖畔定格美好时光
防汛学排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