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力播 家在苏州 微博 微信
首页 新闻 视频 专题 文化 图片 法治 理论 时评 教育 工业园区

“爸,你准备好了吗?”6月初,一系列文案出现在某医美客户端的广告中,为新推出的“双眼皮节”预热。这则刷爆电梯间的广告,也因一个“爸”字所暗含的对低龄医美者的鼓励,引起广泛争议。

某医美服务平台发布的2018年医美行业白皮书分析称,每100位中国医美消费者中,就有19位“00后”,“00后”开启医美消费的势头比“90后”更强。而2019年,19岁以下中国医美消费者占比已达到15.48%。

种种迹象表明,整容人群正逐步年轻化。那么,“00后”为什么早早选择整容?整容带给他们的意义是什么?有没有必要在低龄阶段进行整容?钱江晚报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

在整形科,未成年人常常是在父母的陪同下出现的。

从事整形职业四年,每逢寒暑假,杭州一家三甲医院整形科医生刘君,都会目睹学生聚集的高峰期,“几乎每月,有六七十个学生来进行美容手术,占比达到30%~40%。”

“大部分是高中毕业生,因为即将入读大学,他们希望以更美好的自己,迎接崭新的生活和全新的交际圈。”近几年,高中毕业生群体医美需求有逐年增长的趋势,刘君理解他们的心态,可时不时也会遇到几个让他无措的低龄医美者。

“校花”的烦恼:我是不是不太好看

对面的女孩,不假思索地讲起自己的种种面部缺陷。可刘君分明看到,她的面孔白净又漂亮,皮肤通透饱满,五官端正,他默默为女孩的颜值打了95分。

女孩叫芳芳,15岁,正读初三。她每天频繁地照镜子,无数次对脑海中扭曲的自己,作出“丑”的评价,不计代价地到处咨询医美。

终于在一个夏天,芳芳在母亲的陪同下,坐到刘君面前。

刘君清晰地看到,女孩的眼睛里透露出一种渴望,对改变的渴望——“我的上颚往前倾,能往后推吗?”

进门后,芳芳的母亲只是一声不吭地站在旁边,对着刘君露出无可奈何的微笑。

“你很漂亮,没必要整。”刘君打断了芳芳的话,直接否定了她对自我的偏差认知。

“你看,医生都这么说。”这时,一旁的母亲才开口说出第一句话,“我之前也劝了很久,女儿就是不相信。”

事实上,由于相貌出众,“校花”芳芳一直备受瞩目。可自从进入初中,听到别人说,其他班另一个女生比自己漂亮,芳芳从此便对自己的外貌充斥不满,开始各种奇怪行为。

“她对自己的外貌很苛求,会不断夸大自己的不足,很可能是心理层面出现了问题。”刘君在拒绝芳芳的整形想法后,也对女孩的母亲提出建议——关注孩子的心理状态。

三个月光顾一次整形科的男孩

在刘君所在的整形科,不到20岁的男孩小林也是常客,“几乎每季度,他都会来一次,而且每次的需求都不一样。除了我,很多医生也为他接过诊。”

小林长得中规中矩,可从高中开始就对自己的外貌格外在意,不断能找到新的缺陷。还在读高中时,小林就在其他一家医院做了下颌骨削骨。

“因为磨削,他又产生了新的不满。手术半年后,来我这里咨询。”刘君说,“男孩的母亲也是煞费苦心,独自提前来和我打招呼,希望我劝劝儿子。”

刘君成功把小林劝回了家,可半年后,小林的母亲又找上了门,“儿子好了一段时间,但现在又开始纠结了。”

尽管刘君一再劝说他不要整形,可小林始终坚持要改变,却支支吾吾说不清目的和缘由。“由于过度关注外貌,精神无法集中在学习上,他只读到了高中毕业。”刘君猜测,他可能因失恋等原因受到心理打击,最佳的解决方式,并不是找刘君这样的整形医生。

“去心理卫生科就诊。”面对低龄医美者,刘君常常会提出这样的建议。

要在子女脸上续写自己审美的妈妈

对于美容手术,有时年轻的“00后”也会和家人意见不合。“有的孩子很想做,父母觉得没必要;也有一些是孩子还没有形成审美观,但父母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到孩子身上。”

“孩子还小,为什么要给她割双眼皮。”从事医美工作28年,浙江大学附属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医疗美容科主任张菊芳第一次遇到这么小的就诊对象——13岁初一女生小敏。

“我就觉得她眼睛不好看,女孩应该有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小敏的妈妈说道。

张菊芳看了看坐在旁边的小敏,她带着一脸似懂非懂的表情,听着大人间的对话。小敏对于整容一无所知,她只知道,“妈妈让我做,我就做。”

听到小敏的回答后,张菊芳拒绝了这次手术,“小孩自己并没有要求,这次手术对她来说没有意义。家长也不能以自己的审美观来为孩子做决定。”她告诉小敏妈妈,应该在小敏成年,形成自己的审美观后,再让她决定是否进行面部调整。

刘君也遇到过一对类似的母女。

“一进门,女孩妈妈就急切地对我说,女儿眼睛不好看,鼻子不好看……哪哪都不好看。”

刘君记得,那是一个长相一般的高中女孩,的确有部分缺陷,但女孩本身对外貌无所谓,“这位母亲的心态有点不正常,坚持让孩子整形。”

整形医生建议:

未成年人不宜选择医美

孩子心理更需重视

“整形门诊最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筛选人群,要对他们的整形目的了解清楚。”刘君感慨说,“有些孩子,我们看起来面容很正常,但在他眼里却可能是扭曲的。其实这是形成了精神障碍,是一种心理偏执。整形无法医治他们的心理疾病。”

对于低龄医美者而言,割双眼皮和隆鼻是最受欢迎的美容项目。某医美服务平台发布的数据显示,“00后”早已迅猛接棒“90后”,成为医美双眼皮手术消费大户。

针对医美服务平台推出的“66双眼皮节”,张菊芳也不认同。“这是一种营销手段,把双眼皮作为产品在卖。”张菊芳说,双眼皮是一项手术,不是流水线的产品,是不可以批量生产的。“定了个双眼皮节,进行大规模促销,鼓动大家都来做双眼皮,这是不可取的。”

“选择为低龄化人群进行医疗美容,从临床来看,我们主要基于两方面考虑。”张菊芳说,“有的孩子存在先天不足,比如唇腭裂等,为孩子进行美容手术,可以让他从小树立信心;还有的是为了弥补孩子的心理创伤,消除自卑感。比如,有的女孩脸上有黑毛痣,被同学取笑。”

对于低龄医美者,刘君建议,“应该等到成年后,建立成熟的审美观后,再来考虑这件事。”

张菊芳也认为,“未成年人不宜选择医美,父母也不能以自己的需求为目的,要求孩子整形。而大学生群体需要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和审美观,可以追求美,但不能盲目。如果真的要整型,也应该去正规医院或者医疗美容机构,与医生直接沟通,听取专业意见。”

(除张菊芳外,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钱江晚报记者 张蓉 陈曦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防晒“面具”
红色课堂过周末
去阳澄湖半岛赏荷
文庙里的毕业典礼
尹山湖畔定格美好时光
防汛学排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