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力播 家在苏州 微博 微信
首页 新闻 视频 专题 文化 图片 法治 理论 时评 教育 工业园区

西瓜不用一百斤一囤了,绿豆汤变高端了,老年人的生活方式变潮了……这些变化无不折射出时代变迁—— 

  绿豆汤从以前夏日充饥的主食,变身为时尚饮品。  □记者 李渊 摄

  绿豆汤从以前夏日充饥的主食,变身为时尚饮品。  □记者 李渊 摄

□苏报融媒记者 李渊 王可

昨天一大早,家住姑苏区平江街道西北街社区的吴福林笃悠悠地来到家门口的丰巢快递柜前,熟练地掏出手机,对着屏幕一扫。“啪”的一声,柜门弹开,里面是一包蔬菜。他将蔬菜放置在一旁继续扫码。不到5分钟,他的手上已经攒了3个包裹。确认无误后,他又笃悠悠地返回家中。85岁的吴福林擅长网购,家里80%的物品都是从网上买的,成了不折不扣的“网购达人”。物质丰富了,精神富足了,这样的生活细节在今天的苏州可谓比比皆是。半个西瓜、一杯绿豆汤里的变化无不折射出时代的变迁和苏州人小康幸福指数的提升。

买西瓜不再百斤一囤

吃水果讲究“量少质精”

“以前大暑时节,妈妈买瓜都是100斤一买,瓜多了没地方放,就‘滚’到床底下,我们小孩就盼着每天能开一个西瓜。”盛夏来临,姑苏区苏锦街道新天地家园北社区的居民马伟良一边在水果店里挑瓜,一边与记者攀谈,“现在我们再也不会一次买100斤西瓜了,有时候买半个西瓜都嫌多。”

马伟良今年62岁,是原虎丘乡的动迁居民,之前农事生产以及蔬菜买卖都要和秤打交道,现在他家还收藏着一杆能称200斤重物品的老秤。每年盛夏时节,马伟良的父母都会用这杆大秤去河边的码头买瓜。“那时候,瓜贩开着机帆船沿河吆喝,我们全村人便上码头买瓜,每家一买就是一二百斤。”马伟良告诉记者,那时候,夏天的消暑食品没有现在这样丰富,西瓜是孩子们整个夏天的盼头,买来的西瓜放到井中,就是夏天最为舒爽的消暑食品。而之所以要100斤一买,主要是因为那时候市场不发达,“现在身边有很多超市、水果店,只要你想吃,哪怕是半夜,也会有跑腿师傅给你送来。那时候的卖瓜船,哪有天天来的?”

这家水果店的老板接着马伟良的话说:“现在西瓜一年吃到头,大年夜我都能给你送上饭桌。”他还告诉记者,现在种植水平提高,物流业也极为发达,海南岛的麒麟瓜隔天就能送到苏州人的餐桌上。他还打趣说:“现在的人嘴巴‘吃刁’了,西瓜只买半个,我也要给他切好、装盘。”

在马伟良看来,现在一些消费者只买半个西瓜正是生活越来越好的体现。“现在的人都讲究健康,讲究吃得新鲜,买瓜都是现买现吃,根本不会囤在床底下了。现在夏天除了西瓜,消暑食品越来越多,不要说冷饮、冰淇淋,光水果就种类繁多,人们想吃什么都能买到。”

从果腹到社交新宠

绿豆汤喝出时尚新选择

夏天里,一碗绿豆汤也是苏州人的消暑美食,而如今这碗绿豆汤已经渐渐从夏日充饥的主食,变身为时尚饮品。

在姑苏区苏锦街道,顾正英阿姨正在准备绿豆汤:绿豆、糯米、百合、莲心、蜜枣、红绿丝、冬瓜糖、葡萄干……十多种食材让这碗绿豆汤看起来就美味十足。“现在一碗绿豆汤变高级了,以前只有绿豆,后来生活条件改善了,才放一点蜜饯什么的。”顾正英说。

顾正英告诉记者,以前每到夏天,她父母总会烧一锅绿豆,“其实就是绿豆粥,疰夏吃不下饭,那就喝绿豆粥吧;有时,光喝绿豆粥不觉得饱,就把糯米和绿豆一起蒸,蒸熟后倒入井水,冰凉冰凉的,就是现在绿豆汤的雏形。”

之后,随着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这碗“绿豆糯米水”里的食材越来越多。“上世纪七十年代,我的工资只有23元,每次路过爱河桥边上的蜜饯厂都会嘴馋,从来也没有按斤买的,顶多就是‘三角包’包几毛钱蜜饯,然后把蜜饯放一点在绿豆汤里。”顾正英说,改革开放后,工资一级级地涨,蜜饯也越买越多,绿豆汤也越来越好喝。

而今这碗绿豆汤渐渐变得时尚起来,成为都市人社交场合的新搭档。

昨天中午,十全街“阿婆绿豆汤”店内,两名小伙子坐在新潮的卡座中,联机玩着“王者荣耀”游戏,面前放着绿豆汤。二人边玩边说笑,趁着游戏间隙喝一口冰镇绿豆汤,舀一勺香甜的糯米,十分享受;另一桌上,两名年轻女性则用吸管喝着绿豆薄荷水,各自低头刷着微信朋友圈,偶尔互相抬头,低语两声。

在吧台,记者看到,传统苏式绿豆汤卖10元一杯,而加入了紫米、乌米、芋圆的绿豆汤售价每杯都在10元以上,价格不算便宜,但食客趋之若鹜——老板和店员忙着招呼外卖小哥。这家店的合伙人金阿姨告诉记者,现在绿豆汤已经变成了时尚饮品,绿豆汤店铺变得和品牌奶茶、星巴克咖啡一样,深受年轻人喜爱。金阿姨拿出手机,翻出前天的外卖平台单据:近200单,营业额超万元。

金阿姨觉得,绿豆汤的热卖不仅仅是因为味美,更重要的是人们对于品质生活的追求,“小店不大,但空调、沙发、无线网络一应俱全,和新式的茶饮店一样,为年轻人提供了一个社交场所。冬天,他们需要一杯暖手的奶茶;夏天,冰爽的绿豆汤就是他们的社交新搭档。”

社交方式越来越丰富

老年人“玩转”潮生活

“天猫精灵,给我放一段《孟姜女》。”在姑苏区平江街道梅巷社区为老服务中心,爱好唱戏的退休老人许雪梅对着人工智能机器人“天猫精灵”说道。刚说完,机器人便为其播放黄梅戏《孟姜女》精选片段。许雪梅与其他同行的老人一起随着“机器人”的曲调唱了起来。

许雪梅告诉记者,这个“机器人”是社区为老服务中心里的新伙伴,它能联网播放相声、评弹、音乐、老电影等。最让她觉得稀奇的是,这个“机器人”不需要按键操作,有事跟它说就行。“一开始我还真不懂。后来工作人员说,只要对它发出指令就行。退休以后,子女不在身边,跟它你一言我一语的,不会感到寂寞,真的蛮灵格!”

许雪梅是梅巷社区“潮玩组”的成员,社区有包括“潮玩组”在内的多个兴趣小组,老年人根据各自爱好加入不同的小组,歌舞、腰鼓、读书、潮玩……爱好什么就加入什么组。

同为老年“潮玩组”成员的何志强回忆,在那个物资相对匮乏的年代,老年人的生活较为单调,以排遣寂寞为主。到了夏天,在弄堂里支个藤椅,泡杯凉白开,和邻居天南海北侃大山,成了整个夏天的主要消遣方式。“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有的家庭有了黑白电视机,搬到弄堂里来,所有人围在一起看老电影。不过电影嘛,翻来覆去就是那几部。”

“过去大家饭都吃不饱,哪有心思唱歌唱曲?现在养老金年年加,老人们的腰包鼓了,闲情逸致多了,追求高质量精神文化生活的意愿更强了。”何志强说。如今在“潮玩组”,老人们一起学习智能手机,一起研究抖音拍摄,一起跟着智能机器人唱戏,好不快活。

拼多多上拼个单、K歌软件发起合唱、朋友圈里晒个图发个抖音,越来越丰富的社交方式将老人们联结在一起。记者在85岁“网购达人”吴福林的手机界面上看到,满屏都是天猫、京东、拼多多、每日优鲜、菜鸟裹裹等购物App。大到2000多元的智能电视、几百元的静音风扇,小到衣服、袜子、书籍、记号笔等,都是他网购的。“亲,这款宝贝什么时候发货呀?”“这条床单适合1.5米的床吗?支持7天无理由退换吗?”吴福林熟悉各种网络用语,与在线客服沟通起来毫无障碍。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军民鱼水情
防晒“神器”
萌娃来练“兵”
跑道上的“勇者”
缤纷消夏夜
街头“岗位”真敬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