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力播 家在苏州 微博 微信
首页 新闻 视频 专题 文化 图片 法治 理论 时评 教育 工业园区

  队员们攀登岗什卡雪峰。

队员们攀登岗什卡雪峰。

  队员们跨越雀儿山的冰裂缝。

队员们跨越雀儿山的冰裂缝。

  队员们登顶雀儿山。

队员们登顶雀儿山。

记者 张黎丽

“登山队登顶雀儿山了!”继苏州登山队7月18日登顶青海岗什卡雪峰之后,苏州市登山户外运动协会再迎好消息。据了解,此次是苏州登山队二次登顶6000米级雪山雀儿山。登山队一行于7月18日从成都出发,7月24日成功登顶,登顶的11名队员中年龄最大的已有63周岁。

岗什卡雪峰、雀儿山、哈巴雪山、玉珠峰、穆斯塔格峰……在苏州登山队今年年初宣布的2020年登山计划中,不仅山峰种类更加丰富,在高度上也有了突破,队员们将首次挑战7000米级别山峰。苏州人追山之旅的队伍越来越壮大,征途也越来越广阔。

挑战“网红雪山”

一段很虐人又很疯狂的旅程

雀儿山主峰海拔6168米,是四川省第四高峰,攀登路线上有岩石、冰川、冰壁、雪坡、冰裂缝等各种地形,沿途景色绝佳,被众多山友誉为“最美6000米山峰”,也是登山圈知名的“网红雪山”。今年是苏州登山队第二次组织队员前往雀儿山了,共有11名队员参加,还有1名领队。

队员万子剑云接触登山不过一年,他告诉记者,作为一名“70末”,读书、工作、结婚、生儿育女,他的人生平淡而幸福。直到去年8月,在微信上看到苏州登山队登顶雀儿山后范范的一篇文章——《我超越自己,只因为山就在那里》,彻底激起了他对人生的重新审视。万子剑云说:“我想,也许自己也可以,稍微努努力,为自己的人生增添一抹惊艳。”于是,他在今年5月份攀登了人生第一座雪山,位于四川贡嘎山区的5000米级雪山那玛峰。此次雪山攀登的震撼经历,让他决定开启雪山攀登之路,他又迅速报名了7月的雀儿山之行。

夜宿大本营并不那么愉快,大部分人因为高反开始出现头痛的症状,还有人不停呕吐;白粥、馒头和鸡蛋被塞进有些抗拒的胃里后,大家需要沿着碎石坡、岩石爬升至冰川末端的C1营地;踏上冰川会进入裂缝区,需要跨过一个又一个艰险的冰裂缝;因为今年天气多雨,雪线之上雪层较往年更厚,一脚踩下去能没过膝盖甚至及腰,行进艰难;冲顶行进至最后的冰壁下,迎来了暴风雪,衣服全冻了起来,手指也开始没有了知觉……回忆整个攀登过程,万子剑云说:“这是一段很虐人又很疯狂的旅程,直到登顶的那一刻都还没法缓过来,直到下撤到大本营,才尘埃落定。你会不自觉地期待,下一次再去哪里呢。”

提前开展理论、体能训练

两批队员先后挑战高海拔雪山

苏州市登山户外运动协会副秘书长安瑞是登山队7月岗什卡之行的领队,他告诉记者,队员们从4月底就开始做各项准备,一点点了解登山这项运动。“岗什卡是一个入门级的山峰,报名的队员都是零基础的登山爱好者,所以我们会先安排大家上理论课,了解登山装备,了解各级别雪山的地形以及有关高原反应的知识。”安瑞说,很多人对高原反应都是谈虎色变,但其实真的没有那么可怕。课程中,导师会告诉大家高原反应产生的原理,以及对人体造成的影响、表现形式,身体有哪些反应是正常的,如何去评估我们身体的接受度等。一个人的身体只有自己才是最了解的,了解了高原反应的相关知识,出现意外状况后大家就能正确地进行处理。

理论课之后就是体能训练,登山队要求队员每10天进行5次跑步运动,每次5公里以上,每周还有一次户外的拉练。此外,还有技能专项学习。“针对不同雪山,我们的技能专项培训内容各不相同。”安瑞介绍,岗什卡是入门级山峰,对初学者的体能要求高,专项训练侧重核心力量练习。雀儿山属于进阶级技术性山峰,路线中有一个近乎垂直的百米冰壁,就需要进行绳索操作的培训。

据了解,岗什卡雪峰一行9人,于7月14日出发抵达门源。为了提升队员们的攀登体验感,登山队在门源修整了两天,欣赏了万亩油菜花海。7月16日,队伍开始徒步前往大本营,7月18日凌晨正式冲顶。“我们是岗什卡今年的第一批登山客,抵达大本营之后,当地的协作告诉我们,由于今年天气多雨,岗什卡的雪比往年厚了很多。一脚踩下去,能没到腰线以上。我们马上召开临时会议,最后决定从西宁征调踏雪板代替我们原来的冰爪,用来增加面积,减少压强。”安瑞表示,踏雪板一般在7500米以上才会使用到,对于这些爱好者来说,也是独特的体验。

坚持以点带面推广雪山攀登

实现驴友向山友的转变

采访赵红艳的时候,已经是她成功登顶岗什卡的10天之后了。谈到如何与登山这项体育运动结缘,她表示,虽然自己不热爱运动,但对登山其实一直有一股好奇的冲动。“2013年的时候,我就跟随商业队挑战过哈巴雪山。但由于当时高反强烈,我也不了解,一害怕就退缩了,没能成功登顶,”赵红燕说,我一直觉得,我这么惜“命,这辈子都不会再去登雪山了。”

但是,一切在进入登山协会之后,就发生了变化。走户外徒步线路时,赵红艳接触到了安瑞。“于是,在师傅的引领下,一点点了解登山这项运动。我才知道,其实头疼、呕吐这样的高原反应是很正常的现象,在生理上花时间适应,并在心理上进行调整后是会减轻甚至消失的。”

“85后”领队萧然2003年开始接触户外运动,有着7年的雀儿山带队经验,也是此次苏州登山队雀儿山一行的领队。“7月18日,我们从成都出发乘车前往甘孜县。600多公里花了18个小时,一路颠簸,加上对高原的不适应,有队员一下车就吐了。但是我们在雀儿山安排了3个高山营地,安排了充足的休整时间,大家很快适应了过来。”萧然说,苍穹之下,高原之上,这是冰雪和风暴常年“光顾”之所。但只要有充足的身体准备和心理准备,一切都是可以克服的。

近年来,苏州市登山户外运动协会立足于本土,积极开展环保净山活动,开设户外急救知识课堂,建立苏州登山队,坚持以点带面推广雪山攀登,实现驴友向山友的转变、重装徒步活动向登山活动的升级。目前,苏州热爱户外运动的市民近100万,尝试雪山攀登的人群数量也在逐年增加。今年初,苏州登山队还宣布了2020年的一系列登山计划,涵盖了5000米级山峰、6000米级山峰、7000米级山峰……苏州市登山户外运动协会秘书长潘忠东介绍,协会将继续秉承并推广“科学、安全、环保”的登山理念,吸引更多市民走向户外。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你也来买菜?
市民菜篮子货源充足
迎国庆
老照片串起“运河”记忆
C位抢镜
做月饼 迎中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