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力播 家在苏州 微博 微信
首页 新闻 视频 专题 文化 图片 法治 理论 时评 教育 工业园区

  叶 顺 昌(左)与戒毒对象交流。  叶顺昌供图

  叶 顺 昌(左)与戒毒对象交流。 叶顺昌 供图

本报记者 璩介力

毒品不能沾,沾上了要戒除千难万难。要想帮助深陷其中的“瘾君子”悬崖勒马,是何等艰难的任务。

2008年7月,苏州成立了江苏省首家专业从事吸毒人员管理服务、禁毒宣传教育等禁毒社会化工作的非营利性民间社团——苏州市自强服务总社。叶顺昌从企业辞职加入自强服务总社,成为苏州最早的禁毒社工之一,一干就是12年。

开头

敲开那扇门很不容易

作为这个领域的开荒者,遇到的困难和挑战可想而知。用叶顺昌的话来说,就三个字:太难了。收入没有企业多还是其次,最关键的是,当时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去做。

第一批禁毒社工最开始的工作就是和民警对接,与在册的戒毒对象联系。“光联系80多个对象,我们组就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叶顺昌说,其中的困难,别人无法体会。

首先是要克服自己这一关,很多社工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戒毒对象,在电影电视里看到的形象都是很负面的,不少社工会害怕。特别是女同志,一开始都是要民警带着一起上门,否则不敢去。

而禁毒社工的对接与普通工作对接完全不一样。戒毒对象觉得社工是警察带来的,是和他敌对的,很少有人愿意配合。社工的工作之一是定期与戒毒对象见面,定期对他们进行尿检。很多对象就是死也不“肯见面,他们觉得你就是骗他去,然后会把他抓起来。不管我们怎么说,他们就是不相信。有些对象的家人也不配合,明明戒毒对象在家里,家人却说不在。有些人连门都没开就开始骂。我们只能等他们骂完,然后心平气和地解释,一次次地磨。”叶顺昌说。

坚持

渴望有座与社会沟通的桥

说实话,一开始叶顺昌想放弃了,因为实在太难。有时候跑了三四趟,连戒毒对象的面都没见到,别说做尿检了。但出于责任心,他想再坚持一段时间。他说:刚来一两“个月就放弃,这也说不出口,当时就想坚持个大半年,如果还是这样,那就算了。”

坚持总能见到成效,随着叶顺昌一趟趟地往戒毒对象家里跑,对方的戒备心也慢慢放了下来。开门、正常对话、同意尿检……这些改变让叶顺昌有了不小的成就感,也有了坚持下去的动力。

有一次,一名戒毒对象主动打电话给叶顺昌,诉说他的烦恼。这名戒毒对象说自己也知道吸毒不好,不能吸,但就是因为社会不接纳他们,家庭不接纳他们,导致他们又走上了复吸的道路。

这对叶顺昌来说,是很大的触动。他觉得,戒毒对象与社会是脱离的,他们与社会和家庭之间没有正常的沟通桥梁。既然这名戒毒对象愿意打电话给自己,说明他们心中渴望有一座与社会沟通的桥。

叶顺昌下定决心,就为了这座桥,也要坚持做下去。

挑战

手握两瓣剪刀片来报到

2014年,叶顺昌遇到一位戒毒对象唐某。“他来报到时,带着两瓣剪刀片,准备拼命来的。”

根据工作流程,戒毒对象离开戒毒所之前,禁毒社工会到戒毒所提前对接,告诉戒毒对象出所后应该做哪些事。但当时唐某非常不配合。我凭什么要来报到?凭什么要“相信你们?”叶顺昌说,这是不少戒毒对象共有的反应,他们觉得社工是要害他们,是要把他们再抓进去。

“我们社工是来帮你的,出去后,如果有什么需要都可以找我。”

“出去也没用,我没钱吃饭,连路费都没有。”

“那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吗?”

“爸妈不要我回去了,还有个姐姐,要么你让我姐姐打些钱给我。”

听到这里,叶顺昌觉得有希望了,就怕什么要求都没有,于是说:“我一定帮你和你姐姐去沟通。”

这名戒毒对象的姐姐说,她没这个弟弟,希望他在监狱里过完余生。叶顺昌劝了半天,说她弟弟已经愿意改好,不再吸毒了,现在有社工一对一介入,相信他能彻底摆脱毒品。

“这个姐姐还是给弟弟打了钱。”叶顺昌说,这是后来唐某第一次报到时说的。他之所以愿意来报到,就是觉得是叶顺昌说服了姐姐,他以主动报到的方式,向叶顺昌表示感谢。但唐某也有着超强的戒备心。“当时来报到时,他手上拿着两瓣剪刀片,就怕我们会抓他进去,也怕被人盯上讨债,准备拼命来的。”叶顺昌说。

喜悦

看到戒毒对象回归正道

唐某第一次报到,与叶顺昌聊了很长时间。唐某没有工作过,年过七旬的父母也对他失望透顶,不要他回家。社区的街坊邻居连车库都不敢租给他住,提到他人人摇头,认识他的人都有他的欠账。唐某自己的房子早就被他吸毒吸光了,老婆几年前和他离婚,儿子也不认他。但是看得出来,唐某属于那种头脑特别灵活、动手能力特别强的人,只是被毒品给毁了。

之后,叶顺昌多次找唐某父母沟通,希望再给他一次机会,让他回家住,并表示,社工也会积极帮助他脱毒。两位老人终于答应把车库让给唐某住,并且每天给他5块钱。得知这一消息后,唐某非常开心,立刻就回家了。

叶顺昌知道,大多数戒毒对象之所以会复吸,是因为无聊,不能融入社会,感觉周围的人都对他不友好,又没有工作、没有朋友,于是又去找毒友,想不复吸都难。

听说唐某以前修过自行车,叶顺昌就建议他重操旧业,在社区旁摆个摊,一来能养活自己,二来也是找点事做,不会无聊着想吸毒。为此,叶顺昌特地和社区沟通,社区也觉得这样挺好。

唐某的生活渐渐走上了正轨。在之后的定期见面中,唐某说觉得修车钱太少,正在跟别人进一些日化用品,但很难卖出去。叶顺昌听说后,主动买了他的牙膏,并带动同事买他的化妆品。唐某开心极了。再后来唐某觉得卖松花粉更赚钱,就又改了行。经过一年多的努力,他已有上百个稳定客户,自己也从一个人变成了一个团队。为了感谢叶顺昌,他还主动上交了以前的吸毒工具,并送来了锦旗。

看着唐某从一名戒毒对象渐渐成了一家小公司的老板,叶顺昌别提有多开心。12年来,成功帮教的案例还有很多,而唐某的故事变成了帮教的“样板”。

叶顺昌说,一眨眼从事禁毒社工工作已经有12年,虽然不轻松,但越来越顺畅。

“帮助戒毒对象脱离毒品只是第一步,归根结底是要帮助他们回归社会,过上正常的生活。”叶顺昌说,三年前戒毒对象的就业率不到50%,近几年,就业率已经超过80%,这也充分说明禁毒社工帮教工作是有成效的。

  扫码阅读  更多内容

扫码阅读更多内容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老照片串起“运河”记忆
C位抢镜
做月饼 迎中秋
新疆策勒:饮水安全惠民生
山东临沂:沂蒙山上庆丰收
喀什古城渐成影视拍摄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