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力播 家在苏州 微博 微信
首页 要闻 民生 社会 理论 时评 文化 教育 旅游 娱乐 体育 图闻 专题 工业园区

今年6月,苏报集团派出报道组专赴贵州铜仁,启动了“苏报入黔——记录扶贫攻坚决胜点”大型融媒体新闻行动。在铜仁日报社的大力支持下,苏报记者在铜仁深入蹲点近一个月,采访到了大量感人的素材。其中,“五个背篓”的故事深深吸引了我们—— 

挥一挥手,不带走五个背篓

□铜仁日报记者 田丽平 范群 陈林 王宏安 

□苏报记者 高岩 张帅 高戬

“背子坨,背子坨,背起罐罐走下河,罐罐滚下坡,水都没得喝。”这是一首传唱在贵州省铜仁市沿河县武陵山深处的民谣。

那里山高沟险,多数人家会有五个背篓,山民一辈子的生活都在背篓里面——背柴火、背水、背小件物品、背小孩、背大件物品和粮食。对于外界来说,“背篓”就是这一带人的显著特征,甚至可以直接用来指代这一人群。

2013年,苏州与铜仁正式牵手,结下了对口帮扶关系。多年来,苏铜甘苦相依,两地在产业合作、劳务协作、整村帮扶等方面都取得了显著成效。苏州援派干部及帮扶组团走在乌江黔山侧畔,为“五个背篓”增添新的故事,赋予“五个背篓”新的内涵,同时也让“五个背篓”成为铜仁脱贫攻坚奔小康道路上的历史见证。

——挥一挥手,不带走“五个背篓”!

  沿河县沙子街道鱼塘村道路今昔对比。

沿河县沙子街道鱼塘村道路今昔对比。

五个背篓 打造“坝上江南”

在“地无三尺平”的贵州,老麻塘村可谓造化的“宠儿”。该村坐落在铜仁市碧江区滑石侗族苗族土家族乡的一个“背篓”形小盆地。这里产的大米,自明嘉靖二十七年(1548年)起上贡朝廷,因而得名“白水贡米”。

“白水贡米”本是块金字招牌,但长期以来,当地村民的田间管理水平较低,影响了稻米品质,以至于“白水贡米”几乎被市场遗忘。一些村民种了几十年的大米,结果“种”成了贫困户——2014年老麻塘村有建档立卡贫困户157户699人,贫困发生率近20%。

2017年,昆山对口帮扶碧江工作组入黔,“白水贡米”的命运得以重写。

工作组围绕“白水贡米”产业主动作为,推动昆碧两地创新推出“农业组团式”帮扶。昆山市农业农村局采用“1+5”(1名高级专家+5名技术骨干)帮扶模式,以绿色生态优质高效为主题,建设核心绿色示范区。

2019年,昆山市农业农村局投入50万元帮扶资金,在老麻塘村成功创建240亩“白水贡米”绿色防控示范区,组建“昆山-碧江”优质稻米产业化开发技术协作联盟,特邀中国工程院院士、扬州大学张洪程教授为技术总顾问。当年,“白水贡米”产量达5651.8吨,产值7212万元。

碧江区委常委、副区长、昆山对口帮扶碧江工作组组长孙道寻告诉记者,以昆山团队为核心力量,编制“白水贡米”质量控制规范、挖掘人文历史等,“白水贡米”成功申请到农产品地理标志。“白水贡米”金字招牌在市场上被重新擦亮。昆山7家企业与白水大米合作社签订经销合作协议,去年,昆山市民“吃”掉了35000多斤“白水贡米”。

今年,昆山援碧农业团队以老麻塘村为核心,打造了4380亩“白水贡米”绿色防控示范区,引入生物防治、科学用药等绿色防控技术,复制了昆山“稻田+鱼”“稻田+鸭”立体农业模式,让绿色示范提质增效。

“背篓”们世世代代过着较为封闭的生活,直到最近,他们终于把这片大山开发成了“坝上江南”。脱贫攻坚、乡村振兴,说到底,就是帮助受援地区过上美好生活,帮助百姓换上“新时代背篓”,并往背篓里装进更适应时代和市场的丰富产品。

五个背篓 盘活绿色资源

武陵山区高海拔、低纬度、寡日照、多云雾,这样的生态条件十分适宜种植茶叶。思南县委常委、副县长、常熟对口帮扶思南工作组组长王晓东刚一到任,就敏锐地发现了这一点。王晓东和专家们作了细致的考察,结果证实,思南地区的条件和白茶种植所需条件不谋而合。

  家住沿河县武陵山深处的一户村民在展示“五个背篓”。

家住沿河县武陵山深处的一户村民在展示“五个背篓”。

立足于此,又经一番充分调研论证,2018年,常熟市决定提供400万元的扶贫项目资金,在思南县鹦鹉溪镇翟家坝建立1023亩的白茶基地。

翟家坝名义上称“坝”,实际并无坝子,除了低处零星的几块田地,村内放眼皆山。村民主要收入来源依靠种植传统农作物,没有特色产业。2014年,全村有建档立卡贫困户85户366人,贫困发生率为40.6%,识别为全县59个深度贫困村之一。

2018年2月,从产业园成立开始,常熟便选派多名专业技术人员长期驻村,将先进的种植技术、成熟的管理经验植入到产业园中。到2019年3月25日开采,翟家坝村1023亩茶叶从栽种到实现初产仅用了1年多的时间,茶园首摘茶叶1800余斤,集体经济收入达10万元。

眼下,沿河土家族自治县沙子街道的山坡上,一片片果树枝头结着被当地人称为“人间仙果、果中茅台”的空心李。1500多公里之外,长江边上的张家港市,有一批吃货正眼巴巴地等着空心李,有人已经急吼吼地给电商付了订金。

苏州的这些吃货,也是东西部协作扶贫的一股重要力量,沿河县的李子树,硬是被他们“吃”成了助力当地群众脱贫奔小康的“摇钱树”。

沙子街道党工委书记谯乔介绍,目前全街道范围内空心李种植面积4.5万亩,其中2.2万亩已进入挂果期,但只有四分之一的产量能够在本地消化。而整个沿河县种植面积总计10万亩左右。在这种情况下,沙子街道乃至沿河全县的空心李果农们急需外地吃货们张开“援嘴”。2018年7月,沿河县到张家港开展了“电商扶贫、黔货出山”暨2018贵州沿河空心李采摘月活动暨旅游推介活动。谯乔介绍:“在包括张家港在内的全国各地消费者的支持下,空心李帮助我们脱贫奔小康,去年我们街道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1.3万元,所有贫困村都成功脱贫‘出列’。”

  沿河县沙子街道鱼塘村村民在察看空心李长势。

沿河县沙子街道鱼塘村村民在察看空心李长势。

五个背篓 揭开全新活法

“老乡,身体好不好,家里的收成怎么样?”

每到一户村民家中,朱建荣都用夹带着吴语味的普通话与群众拉家常。石阡县委常委、副县长朱建荣原是相城高新区(筹)管委会主任、黄埭镇镇长。2017年10月到石阡后,朱建荣用一个月跑遍了石阡19个乡镇(街道)和29个深度贫困村,全面了解石阡贫困情况,对风土人情、产业发展、群众需求等都作了详实的记录。

脱贫攻坚的产业项目建设,既要考虑到产业的长期带动,更要兼顾产业的短期效益。朱建荣决定以大带小,大项目作为示范引领,带动实施一些中小项目,迅速带动群众增收、补齐短板。在他的推动下,本庄镇黎坪村崛起了一个总投资3200万元的相城石阡共建农业产业示范园,实现了“园区景区化、农旅一体化”的发展目标。

记者在现场看到,目前,该产业园已经栽上了蓝莓、枇杷、猕猴桃等水果苗,美国红枫、欧洲白桦、花海紫薇等花木。园区正在建设5000平方米的现代科技大棚,用于种苗产业化培育、农业科技成果展示以及发展高效产业孵化中心。在朱建荣的努力争取下,两年多时间,相城区共在石阡实施项目87个,落实帮扶资金1.2亿元。

杨腊毛,现年52岁,贵州省铜仁市碧江区坝黄镇高坝田村农民。杨腊毛家是当年的贫困户之一,“五口人种了4亩地,地里的产出经常不够一家人填饱肚子。”

2018年,昆山帮扶工作组开始在高坝田村尝试发展特色产业,根据当地的自然条件,选择了种植蓝莓。当年10月,杨腊毛被派往昆山市张浦镇学习蓝莓种植管理技术,而在此之前他没见过也没吃过蓝莓,甚至没有听说过蓝莓。在昆山的一个星期中,他拼命学、拼命记,生怕漏掉一丁点。

去年,昆山市级帮扶资金190万元、张浦镇级帮扶资金45万元注入高坝田村,杨腊毛等726人成为高坝田村蓝莓种植合作社社员,当年3月6日到9日,第一批蓝莓幼苗种进地里。今年2月,蓝莓苗第一次开花,3月份第一次挂果,杨腊毛越看越高兴。

蓝莓的销路,昆山帮扶工作组早就安排好了。高坝田村和昆山市张浦镇的台企鲜活果汁公司达成合作,合作社产出的蓝莓以采摘零售优先,零售剩余蓝莓冻果由公司以每公斤不少于20元的价格包销。他们还和世界三大软冰激凌供应商之一、昆山开发区的日世冰激凌公司洽谈供销合作,与大润发华东区总部洽谈,力争将高坝田村的蓝莓引入大润发的29个门店。

苏州干部的精细活和精气神,给贵州铜仁山区人民的生活方式注入了新的希望。苏铜各自发挥自身优势,苏州出资金,采取包技术、包服务、包市场的方式推进产业园区管理,铜仁各地通过统一产业布局、统一流转土地、统一利益联结,逐步实现规模化经营,两地携手共同帮助“背篓”们增加家庭经济收入。曾经被困于大山深处的“背篓”们获得帮助,掌握了新技艺,他们的勤劳智慧就能点石为金,从而迅速成为致富带头人。

五个背篓 浓缩山水精华

“五个背篓”如同微观的盆景,为铜仁武陵山和乌江两岸的乡村振兴带来了溢出效应。

距离“江南园林”1500公里之外,梵净山下一座传统的土家族村寨,正成为无数游客感受“乡愁”的新去处,这就是铜仁市江口县太平镇云舍村——号称“中国土家第一村”。

江口县委常委、副县长、姑苏区对口帮扶江口县工作组组长祝郡介绍,帮扶江口工作的总体思路是做“江口所需,姑苏所能”的事情,“江口迫切需要做大做强文旅产业,而文旅产业恰好是姑苏区的强项。”在姑苏区援建下,云舍湿地公园、云舍民宿村逐步建成,今年,一个名为“云舍姑苏小院”的精品民宿酒店更是浓缩了梵净山脚下的浓浓乡愁。

除了两地文旅合作产业,苏铜开展市场机制的自然村寨项目运行,范木溪就是其中一例。隐身于大山深处的范木溪,是铜仁市碧江区川硐街道板栗园村下辖的一个苗家自然村寨。昆山对口帮扶工作者们为它量身定制了“旅游扶贫+乡村振兴”方案——先找准市场,然后注入1500多万元扶贫资金,引进乡伴集团树蛙部落精品民宿项目。通过帮扶资金项目化、生态环境资源化、建设运营市场化等举措,曾经凋敝落寞的范木溪重焕生机,惊艳黔山。

铜仁大山深处的“五个背篓”,曾是贫穷落后的代名词。但随着苏铜东西部扶贫协作的深入,这里有了新时代意义上的“五个背篓”,满载着具有乌江黔山特色的种植产品、养殖产品、工业产品、手工艺和文旅体验产品等不断输出,苏州和铜仁已在当地农旅产业基础上构建起了多层次、多形式、宽领域、全方位的扶贫协作格局。

记者手记

“五个背篓”能做金字招牌

我们注意到,遍布于苏州甚至国内各种销售渠道的“黔货出山”,目前尚处于各自为政的“战国时代”,亟待打造品牌统领、IP化运作的互联网销售模式。

时下,各地在农产品或地方土特产销售中,成功之道基本在于大力推行“地域品牌”的销售策略。苏州推介优质农产品就一直非常注重“地域品牌”的打造、推广和提升,“苏州大米”“苏州水八仙”等都已经摸索出了自己的品牌化销售模式。

铜仁地区的农产品推广销售能否高举高打一个有故事的大IP?

其实,五个背篓”的故事,本身就具备“IP的某些潜质。因为苏州消费者确实需要优质的“五个背篓”——空心李、思南白茶、蓝莓、菌菇、大米、黄牛肉等都是真正的绿色生态产品。据了解,苏州和铜仁已有电商运营机构正在合作着手此类项目的开发。只要能克服品牌零散、营销推广“小”“散”“乱”等问题,构建起规模化物流配送体系,五个背篓”这盘产业化大棋,一定能“够下得更好!

  扫码关注“深度118”

扫码关注“深度118”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幸福回响
玩转手机 谨防诈骗
春湖水暖鹅先知
冷点也无妨
踏春去
勤养护保丰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