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力播 家在苏州 微博 微信
首页 要闻 民生 社会 理论 时评 文化 教育 旅游 娱乐 体育 图闻 专题 工业园区

今年3月,苏州市吴江区诗词协会遴选了十首“吴江最美诗词”,包含有晋代张翰的“秋风起兮木叶飞,吴江水兮鲈正肥”;宋代陈尧佐的“扁舟系岸不忍去,秋风斜日鲈鱼乡”;宋代范仲淹的“江上往来人,但爱鲈鱼美”,显示了鲈乡文化这一江南独特文化之深远,“鲈乡”因此成为吴江的别称。

运河平望段

吴江地处江浙交界处,拥有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京杭大运河的主线(烂溪塘)、西线(頔塘)以及江南运河(苏州塘)在平望交汇,这是大运河沿线城市中罕有的。十首吴江最美诗词,从晋代到民国,描绘了吴越花雨的景致,特别是运河的自然风景及城乡风情,在笔墨勾勒渲染之间,让大运河流淌出十足的韵味。

跟着这些诗词,首先来到盛泽黄家溪村的“寨湖烟雨”景点。黄家溪临江南运河西侧,为吴江运河八景之一“丝绸水路”的一个节点,地处黄家溪市河以东的“庄浪”。唐代进士自称“青草滩主人”的屈突曾经在此隐居,诗仙李白前往对酒:“风落吴江雪,纷纷入酒杯。山翁今已醉,舞袖为君开。”那里的农家晒场上搭着戏台,据说有草台越剧班子演出。

往东走去,到市河口,有个“寨湖潭”,水平如镜,树木苍翠,沿湖建有苏式农舍,近处运河传来一阵阵船队的汽笛声。这里湖面并不开阔,清代《黄溪志》上写道:“寨湖,孙吴赤乌初,盛斌为司马领濠寨,建围作田,屯兵结等于此,故名。周环里许,中有五屿,溪之胜概也。”今年发行的《黄家溪村志》上说“寨湖中五屿存两屿”。尽管如今已没有唐代的胜迹,但烟雨景色犹存,湖面缭绕着薄薄的水雾,一泓悠悠的绿水,一幢幢散落在湖畔的民居……

村里还有苍老的市文保单位泰安桥,以及修建的仿古建筑,其背后不乏宋高宗赵构“侍郎井”、明建文帝四顾黄家溪、清乾隆帝游黄家溪和绸市繁荣的故事,无不显示着黄家溪村曾经的辉煌。村里有一个党建文化广场十分耀眼,在2万多平方米的广场上,宪法、清正廉明、红色飘带等主题雕塑将村庄装点得庄重而靓丽,充满了党建引领的澎湃力量。

位于松陵的垂虹桥是吴江的一张名片,古代吴江的地标,宋代以来,文人墨客为之吟诗咏词,留下众多名篇。作为吴江运河八景之一的“垂虹秋色”,取自宋代书画家米芾千古名句“垂虹秋色满东南”。垂虹桥以其无限风光给人带来欢悦的心情和盎然生活情趣。大文豪苏轼观赏“吴越溪山兴未穷,又扶衰病过垂虹”,在连遭贬谪处境下,却乐观旷达起来,“人笑年来三黜惯,天教我辈一樽同。”姜夔《过垂虹》中则兴致更甚,“自作新词韵最娇,小红低唱我吹箫。曲终过尽松陵路,回首烟波十四桥。”唐寅的《松陵晚泊》,在此饱览“埠头灯火集船丛”“人行烟霭垂虹上”,留下赞叹之词。

来到松陵东门,映入眼帘的是在泱泱秀水中的垂虹桥遗址,东西两端共有近20个桥孔,消失了昔日“蜿蜒如龙”的容貌,褪去了“江南第一长桥”的光环,默默地诉说着970多年的风雨沧桑。然而,环顾四周,重建的华严塔巍然屹立,计成园古色古香,构成了“长桥塔影”“园桥相映”的秀丽景色。垂虹桥在新时代显露新的容颜,并成为全国文保单位予以保护。

跟着诗词观赏吴江运河风光,以文塑旅,以旅彰文,为吴江文旅融合提供了精彩空间,风光无限。(吴江日报)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寻味记忆中的粢饭团
清凉图书馆 火热排长队
大唐行·姑苏城外
“硬核”带娃
高温天游兴浓
家门口享便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