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力播 家在苏州 微博 微信
首页 要闻 民生 社会 理论 时评 文体 教育 旅游 图闻 专题 工业园区

□ 陈楚九

■ 加快提升“苏州制造”的核心竞争力,是一项重大而紧迫的任务,我们必须创新思路理念和发展举措,努力寻求新的更大突破。

■ 我们要“淡看”外界的各种排名,还要“深看”苏州制造业发展中的隐忧,更深层次看到苏州发展中的“能级短板”。

■ 立足全市一盘棋,加大政策创新的系统集成,形成政策的聚合优势,对各个不同产业、行业和大中小工业企业情况进行研究分析,聚焦重点区域、重点产业、重点企业,实施重点扶持。

今年年初,我市以“新年第一会”方式,召开数字经济时代产业创新集群大会,全面布局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和全球影响力的产业创新集群。这对于新时期苏州经济的高质量发展至关重要。发展产业创新集群,重在加快提升“苏州制造”的核心竞争力。

“苏州制造”总量

有优势、平均规模偏小

“苏州制造”走在全国前列,但从根本上分析,还是以总量优势为主,如何加快提升核心竞争力是一个突出问题。

应该说,近年来苏州制造业快速发展,规上工业总产值连续多年稳定在3万亿元以上,去年规上工业总产值首次迈上4万亿元新台阶。然而深入分析,以下问题值得重视。

一是我市规上工业企业平均规模偏小。与北京、上海、深圳、广州、南京、杭州、东莞、宁波、无锡等9个城市比较可以发现,我市大中型工业企业平均规模偏小。

二是我市规上工业利润率相对偏低。这是反映工业利润的综合指标,我市2020年规上工业利润率6.00%,而北京(7.67%)、上海(7.23%)、深圳(7.49%)、杭州(7.10%)、宁波(8.81%)均超我市1个百分点以上,广州、无锡也分别以6.90%、6.89%高于我市。

三是我市高新技术企业中“小微型”占较大比重。我市高新技术企业总量超过7000家,数量规模全省第一,但大多为小微型企业,占比达67.91%,规上高新技术企业仅占16.03%。

四是我市“独角兽”企业与发达城市差距明显偏大。创新驱动已成为“独角兽”的典型特征,一定程度上体现着产业变革的方向,是经济发展最有活力的部分,成为重要的创新型经济发展主体和区域科技创新推动的重要力量。然而我市这方面不尽如人意,目前“独角兽”企业共有5家,与其他城市相比差距很大,北京88家,上海52家,深圳21家,杭州26家,广州13家,南京13家。

“大块头”加快崛起

结构性矛盾必须重视

最近几年,我市一批工业企业入围全国乃至世界排名榜单,纵向看呈数量增多、位次跃升之势。去年我市沙钢、恒力、盛虹等3家企业入围《财富》世界500强,占全省总数的四分之三。28家企业入围“2020中国制造业民营企业500强”,上榜企业数是全国城市第一,比上年增加2家,恒力集团居第3位,沙钢集团居第9位。26家企业入围“2020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上榜企业数是全国城市第二,恒力集团居第4位。10家企业入围“2020中国企业500强”,入围企业数位居全省第二。10家企业入围中国品牌价值500强,占江苏入围企业的30%,品牌价值超过500亿的有4家。

从入围企业情况看,我市入围全球500强企业横向比较差距明显,入围全国500强企业虽占有一定数量优势,但结构性矛盾比较突出。与北京、上海、深圳、杭州、广州相比差距明显,我市入围3家,仅恒力进入百强,而北京达59家,进入百强达18家;上海9家,进入百强2家;深圳8家,进入百强3家;杭州7家,进入百强1家;广州5家,进入百强1家。

我市近年来入围全国500强企业排名占有一定数量优势,但集中反映出四大结构性矛盾。

一是企业平均营收落差较大。我市入围全国制造业500强企业28家,进入百强6家;与之相比,北京6家,进入百强3家;深圳19家,进入百强6家。但我市入围企业平均营收仅为637.85亿元,而北京达1321.61亿元,深圳达1071.14亿元。

二是我市入围企业主要集中在传统行业。从入围全国制造业、民营企业、品牌价值500强情况看,我市基本以纺织化纤、钢铁冶金等传统行业为主,而北京以计算机通信行业为主,深圳19家入围制造业500强企业中,有17家是计算机通信、汽车制造、医药制造等高科技行业。以全国品牌价值500强为例,我市入围10家企业,80%集中在纺织、服装、钢铁等行业,平均价值411.64亿元,而深圳入围29家企业,则以信息技术、通信电子、金融、医药为主,平均价值达725.62亿元。

三是头部企业优势不明显。我市入围全国制造业500强的恒力集团营收5567亿元(2019年数据),居第3位,而深圳华为控股以8588.33亿元营收高居榜首,正威国际以6138.99亿元名列第二。我市入围中国品牌价值500强的恒力集团居第66名,品牌价值906.75亿元,而深圳入围企业腾讯、华为分别居第6名、第8名,品牌价值分别高达4287.25亿元、3847.17亿元。

四是企业梯次结构不均衡。以中国企业500强为例,我市入围企业10家,深圳达25家,不仅在数量上远超我市,而且在梯次结构上优于我市,深圳营业收入在500亿元至1000亿元之间的企业有10家,而我市只有1家,企业未来营收跨入1000亿元的发展潜力明显优于我市。

对标对表先进城市

努力寻求突破自我

加快提升“苏州制造”的核心竞争力,是一项重大而紧迫的任务,我们必须创新思路理念和发展举措,努力寻求新的更大突破。

1.切实增强苏州制造业提升发展的紧迫感。工业投资决定了未来几年的产出。近两年来,苏州的工业投资总量和增速都是比较领先的,但是纵向看,这种优势正在消减。以与深圳比较为例,苏州近10年工业投资大致处于1500亿元以上的高位扩张期,深圳从2013年不足500亿元逐渐提升至千亿元规模,2014年突破500亿元,2019年突破1000亿元,并呈趋稳增长态势。近10年苏州平均增速为6.5%,深圳为9.5%,近5年苏州平均增速为5.3%,深圳为13.0%。在增速差异下,两市工业投资差距从1400亿元缩小到450亿元,投资差距正在不断缩小。如何继续稳住增速、加大工业投资的任务十分紧迫。

必须清醒认识到,苏州与上海始终不是“同一等量级”的城市。更进一步看,苏州与上海、深圳相比,行政能级也在很大程度上成为提升经济能级、产业能级的重要制约因素。但是这不能成为影响和制约苏州制造业进一步发展的体制障碍,而应该成为我们创新思路、创新机制的改革动力。我们要“淡看”外界的各种排名,还要“深看”苏州制造业发展中的隐忧,更深层次看到苏州发展中的“能级短板”,立足苏州发展实际与现实优势,聚焦提升苏州制造的核心竞争力,加快提升“改革能级”、加大改革力度,推动机制创新和政策创新,为苏州制造业的高质量发展赋能。

2.加快培育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产业创新集群。现代产业体系的核心支撑是先进制造业创新集群,培育和拥有世界级先进制造业创新集群是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标志。经过40多年的发展,苏州制造业的创新集聚、集群化发展优势明显,但不可否认的是,先进制造业创新集聚度还不够高、科技领军企业还不够多,必须突出国际化视野,坚持做强增量和调优存量并举,强化区域分工、产业集聚,把发展先进制造业作为塑造苏州制造新优势的主战场。要结合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统筹先进制造业重大生产力布局,高起点谋划高能级创新平台,培育打造生物医药、纳米技术、汽车制造、现代纺织等世界级先进产业创新集群,发展壮大5G、人工智能、新材料、生物医药、集成电路、航空航天等新的产业创新集群,着眼战略前沿,超前布局元宇宙、量子信息、增材制造、智能网联汽车等引领未来发展的新兴产业,推动数字经济、生物医药、新能源汽车等新产业进入全球价值链中高端,不断提升产业链水平。

3.全面构建富有竞争力的企业梯次结构。从深圳看,强大的企业梯次型结构已经形成,既拥有像华为这样的世界500强企业,又有一大批具有行业竞争力的创新型中小企业,目前深圳拥有国家认定的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169家,国内城市排名第四,众多专业化创新型企业在以网络为基础的工业体系中竞争生存、分工协作,增强了深圳工业的结构优势、发展韧性和内生动能。相比之下,我市工业企业则存在“两少一多”的结构性矛盾,即头部企业偏少、接续企业偏少、中小微企业偏多。因此,我们必须采取切实措施加以改变:一要积极实施重点企业规模与效益“倍增计划”,引导和激励有一定发展潜力与基础的企业加快做大做强;二是大力引进制造业重大项目和总部型项目,提高政府投资基金对本市企业的投资比例,积极利用股权投资方式吸引项目落地;三是加快培育发展具有发展潜力的中小企业,立足提高产业集中度和资源配置效率,全面推进和支持龙头企业以资本、技术、品牌为纽带,积极开展同业兼并、重组和联合,发展成上下游一体化的地标性企业集团等。

4.进一步打造国际一流营商环境。近年来,深圳把握国家赋予的综合改革重大机遇,与时俱进深化改革,持续推进营商环境1.0到4.0系列改革举措,率先出台优化营商环境条例、率先实施新型知识产权法律保护试点、率先开展通关便利化改革、率先开展破产制度改革试点,致力于加快打造全球创新创业投资发展最佳首选地。国家发改委公布的中国营商环境评价情况,深圳排名全国第二。与深圳相比,我市还存在一定差距,迫切需要根据新的形势要求,进一步加大改革创新和系统集成力度。

对此,我们有必要进行梳理,立足全市一盘棋,加大政策创新的系统集成,形成政策的聚合优势,对各个不同产业、行业和大中小工业企业情况进行研究分析,聚焦重点区域、重点产业、重点企业,实施重点扶持。比如,针对土地资源、指标紧缺的矛盾,积极引导和鼓励企业在不改变用地性质前提下,放宽限制条件、简化审批程序、减免相关费用,鼓励采取“工改工”办法,即在不新增用地情况下,提高土地开发建设强度,提高工业用地利用率和土地容积率。又如,支持中小微企业上规升级,对国家级制造业“单项冠军”示范企业、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给予相应奖励;进一步实施“独角兽”企业培育计划,支持“独角兽”企业做大做强;围绕中小微企业发展中的融资“堵点”,综合施策,千方百计为中小微企业融资纾困,开展中小微企业融资服务专项行动,进一步针对中小微企业轻资产、无抵押物的特点,加强政银企对接,持续扩大金融服务覆盖面。

★作者系苏州市委原副秘书长、市委研究室原主任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苏马志愿者在行动
叶子笑了
水上课堂
备战“苏马”
虎丘泥人展
“樱”你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