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力播 家在苏州 微博 微信
首页 要闻 民生 社会 理论 时评 文化 教育 旅游 娱乐 体育 图闻 专题 工业园区

本报记者 宋洁婷 本报通讯员 张珣 图片由学校提供

自然博物馆承载着许多人的童年回忆:远古生物、飞禽走兽、花鸟鱼虫……这个暑假,苏州市吴中区西浦附属学校的孩子在学校建造了一座自然博物馆,并起名为“自然之门博物馆”,孩子们采集和制作标本,将藏品背后的故事传播给参观者。在开馆日,孩子们化身引导员、讲解员、放映员、分析师等多个职位,从小学生变身为“博物学家”,全方位感受建造自然博物馆的全过程。

图片由学校提供

为何在学校建造自然博物馆

夏日到来,学校迎来了一年中最长的休憩时间。在少有人的校园里,自然的声音被放大了,生机正在膨胀。在大家观察或未曾观察到的地方,鱼虫鸟兽、花草树木,形成了独特的生态系统。学生通过对它们的观察和探索,了解神秘的自然世界。

自然博物馆建于西浦AS自然中心,位于苏州吴中区西浦附属学校内,置身于太湖之滨,背靠上方山,拥有上万平方米的户外营地。该中心专注于自然教育、课程设计、营地体验、场景搭建……将美学、艺术、环保、科学等内容融入各类活动中,为自然博物馆的搭建提供了便利条件。

一所自然博物馆承载着收藏、研究、展示、教育、游憩以及传播等功能,与所在地点发生着密切的联系,反映出人与自然的关系。一座优秀的自然博物馆一定会体现“在地性”。老师和孩子们在一起着手构建这所自然博物馆之前,老师首先发放了工作牌,并强调了身份:各位不是老师与学生,而都是这所自然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师生们一起查阅资料,讨论分析了展区布局、展品选择、参观路线等,最后有了一个大家认可的蓝图,并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自然之门博物馆”。

  图片由学校提供

从小学生变为“博物学家”

建造一座自然博物馆,首先要了解什么是博物学家。博物学家是一个多重身份:科学家、探险家、旅行家、老师、艺术家……正如博物学家的多重身份一样,学校希望孩子在身份转换中提升分析力、创新力、动手能力、协作力、共情力、批判性思维等能力。

着手建造博物馆,标本采集与制作是自然博物馆的核心要素。观察、捕捉小动物,或随手摘下一朵小花,撕下一片叶片,这是孩子的天性。老师带孩子们采集、制作标本,一是满足他们的好奇心与天性,更重要的是引导孩子们从博物学家的角度出发,在尊重自然的前提下,用科学的方法判断是否需要采集,并以科学的方法采集、制作标本。学校邀请到西交利物浦大学健康与环境科学系的邹怡教授和中科院生态学老师洪艺轩指导采集和制作的科学方法和科学思维方式。孩子的平均年龄不满10岁,在这个年龄段能以自己喜欢的方式去提前接触、认识高等教育,培养孩子的全科兴趣。

其实收集材料并非想象的那么容易,因为校内很多鸟兽是三有动物,甚至更高级别的保护动物。所以,孩子们经过多次讨论,选择了通过在不同的生境布置专业红外陷阱相机,去收集学校内鸟兽的踪迹,以照片视频代替标本进行展出。

有了科学、完善的标本,只是基础。一座好的自然博物馆,必须懂得如何将藏品及其背后的故事以具有科学性和艺术性的方式传播给参观者。在这些天里,孩子们化身成小小策展人,通过欣赏讨论、设计布置、观察调整,最终将自己制作的展品,以属于自己的方式特别呈现。每一个展品,都有着它的在地化基因,以及孩子们或动人、或惊险、或有趣的故事。

图片由学校提供

在开馆日前夜,孩子们打扫着场地、装裱着展品、撰写着讲解词,只有在现场的人们才能从夜晚的寂静中感受到他们对开馆日的期待。

期待许久的开馆日到来了,孩子们化身引导员、讲解员、放映员、分析师等多个职位,提前收到门票的来宾们跟随着工作人员参观游览了整个自然博物馆。在最后掌声响起的那一刻,学校的自然博物馆真正诞生了。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寻味记忆中的粢饭团
清凉图书馆 火热排长队
大唐行·姑苏城外
“硬核”带娃
高温天游兴浓
家门口享便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