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力播 家在苏州 微博 微信
首页 要闻 民生 社会 理论 时评 文化 教育 旅游 娱乐 体育 图闻 专题 工业园区

  翠叶红颈凤蝶标本

翠叶红颈凤蝶标本

  英雄翠凤蝶标本

英雄翠凤蝶标本

  黑猫头鹰环蝶标本

黑猫头鹰环蝶标本

  联姻美凤蝶标本

联姻美凤蝶标本

  1954年的毕业照。孙象钧供图

1954年的毕业照。孙象钧供图

一双双斑斓的蝴蝶翅膀,藏着老人多彩人生

九旬“蝶痴”和他的400多件标本

本报记者 叶永春

初秋的午后,苏州心圆护理院,1217号床位,一块白色泡沫板上,有只斑蛱蝶被“五花大绑”,由密密麻麻的昆虫针和半透明的薄纸固定着。斑蛱蝶下方的纸条上,写着“斑蛱蝶何威亚种”及其拉丁文学名,并用“♀”符号标出了性别,而写在一旁的“9月18日”,则是斑蛱蝶进入护理院的时间。大半个月后,这只斑蛱蝶将变成可以长期保存的标本。

标本的制作者孙象钧,91岁,人称“蝶痴”,数十年研究植物病虫害和昆虫,为何对蝴蝶情有独钟?老人往往简单回一句“从小就喜欢虫子”,而听他回顾数十年来与蝴蝶的不解之缘,或许还能看到,一双双斑斓翅膀中,藏着老人的多彩世界。

他乡的蝴蝶,在手中“重生”

制作蝴蝶标本,需要时间和耐心,恰好这两样孙象钧都不缺。“要说蝴蝶标本怎么做?呵呵呵,就怕说了之后让人感到太琐碎。”见问的人真想听,孙象钧就以眼前这只斑蛱蝶为例,细说一遍蝴蝶标本的制作工序。

最初拿到手的蝴蝶,是干燥的,而且翅膀往往合在一起,缺乏观赏性,然而这时候不能贸然上手,否则轻则掉粉,重则破损,就失去了制作标本的基础条件。这个时候,需要先让蝴蝶“回软”,可护理院不是实验室,缺乏专业的设备,孙象钧只能采取土办法,他找来饭盒,在饭盒内倒上开水,使用“汗蒸法”让蝴蝶在温湿环境下变得柔软,时间大约需要3个小时,其间得换两三次水。等蝴蝶达到一定的柔软度,关节可以活动了,仍不能直接上手,而要借助半透明的薄纸,将蝴蝶轻轻展开,摊在泡沫塑料板上,再隔着薄纸用胶带纸将其固定。固定好后,再用昆虫针环绕着蝴蝶“描边”,进一步加固。如此等待四五天,蝴蝶又变得干燥,形状基本固定了,再取走昆虫针,隔着薄纸对其做一些微调和美化。到这时,孙象钧要对蝴蝶量尺寸,提前上网下单购买大小合适的有机玻璃盒子,同时,蝴蝶还需要继续干燥。“盒子到货了还不能马上放进去,要等蝴蝶变得很干很干。在实验室有干燥机,护理院没这条件。”孙象钧只能等,利用时间将其慢慢晾干,眼前这只斑蛱蝶,他预估要晾半个月左右。

等蝴蝶干透了,孙象钧用速干胶水,将其固定在泡沫塑料板上,使其左右对称,再垫高。然后在纸条上写明蝴蝶所属的目、科、种以及拉丁学名,并标上蝴蝶的性别,作为标本的标签。一切准备就绪,他再将蝴蝶连同泡沫塑料板装进有机玻璃盒子,盖上盖子,用透明胶带纸密封好,不允许盒子有一丝丝透气。如此,孙象钧才放心,对标本长期保存也有了信心。

这样的蝴蝶标本,孙象钧此前做了400多个,到护理院后,又陆陆续续做了数十个。“有很多是中国南方的,还有一些是国外的。”每一个蝴蝶标本,孙象钧都说得出来历,而每个标本盒的背后,他都写上了制作日期,并盖上印章,如同珍贵的藏品。

斑斓的翅膀,钩沉多彩往事

正因对蝴蝶爱得深沉,“蝶痴”孙象钧早已名声在外。在网上,有他做蝴蝶标本的视频;在护理院,还办起了“孙象钧蝴蝶标本展”。根据他做的蝴蝶标本,护理院的工作人员特地为他做了一本蝴蝶标本摄影集。翻开摄影集,是一幅幅蝴蝶标本的特写,同时穿插着孙象钧在各个时期各个地方的个人照。影集中的蝴蝶与人,承载着“蝶痴”的多彩往事。

孙象钧生在苏州,用他现在的话说,苏州地区的蝴蝶种类不算多,但他从小就爱同小伙伴带上干粮,骑上自行车,到郊外的山林间玩上一整天。或许是小时候的经历影响了他,大学报考的是原金陵大学的病虫害系,毕业后到原农业部参与植物保护工作,经常往贵州、陕西、福建、广西以及安徽等地的山里跑,晚上就近找地方借宿。此后,他又进入原南京农学院植物保护系攻读副博士研究生,被安排在昆虫组。毕业后,他回到苏州,到学校从事教学工作,直至退休。不过,无论是高校求学、野外调查、参与科研还是从事教学,他都依然保持着对专业的热爱,以及对蝴蝶的喜爱。

对着摄影集,“蝶痴”孙象钧寥寥数语,完成了对自己过往经历的介绍,对自己1989年荣获“全国优秀教师”称号,以及编写教材《蔬菜病虫害防治学》《观赏植物病虫害及其防治》等在旁人看来的“高光时刻”,却并未多说。

他更爱谈的,仍是蝴蝶。“看这个蝴蝶啊,它属于世界二级濒危动物,相当于大熊猫啊。国内的三个种类,我这本册子里都有。”连续翻着摄影集,将其中不同种的翠叶红颈凤蝶一一指出,孙象钧像在展示私家珍藏。再翻到一只燕尾蝶,孙象钧又兴奋起来:“这只也是受到国家保护的,前不久看到评选世界十大有特点燕尾蝶,它属于个头最小的一种,在野地里看,它喜欢在水面上飞,飞得很快,常会被人误以为是蜻蜓。”生怕别人不明白他制作的蝴蝶标本的价值,摄影集中的数十只蝴蝶,他恨不得每一只都详细介绍一遍,包括它们的名字、习性以及来历等。

“蝶痴”的乐趣,简单又丰富

如此多的蝴蝶,怎么分得清、记得住。“蝶痴”的方法,或许就在“探索”二字上。即便当了老师,工作的主要场所在校园,他还是会经常带着学生到野外活动,一起观察树叶上的昆虫;退休后,到各地活动,他仍注意观察蝴蝶,有不少标本就是他在出游途中发现后购买的;之前有两年他生活一度不能自理,但稍有恢复,便又继续做起了蝴蝶标本。

“蝶痴”孙象钧人在哪里,哪里就有蝴蝶。如今在护理院,他的众多标本中,有一款长尾天蚕蛾,则是为数不多的非蝴蝶标本,却弥补了他心里一个持续近60年的遗憾。长尾天蚕蛾最大的特征,是两条细长的“尾巴”,20世纪60年代,孙象钧在广西捕获过一只长尾天蚕蛾,决定做成标本,但在制作过程中,一条“尾巴”断了。“断了就没办法补,当时心里‘咯噔’一下,挺难受的。”然而,如今在护理院再次制作长尾天蚕蛾虽获得成功,却又有了新的遗憾。那是装长尾天蚕蛾标本的有机玻璃盒的盒盖上,滴到了一滴胶水,胶水干了,擦不掉又不能刮,导致盒子上有一个“污点”,看着难受,这让孙象钧有了新烦恼。“想了两个解决方案,但哪一个都要再打开盒子,都有风险,哪怕风吹一下,牵动一下,‘尾巴’马上断。”不管哪个方案,孙象钧暂时都不敢轻易尝试,觉得还是再等等,想想还有没有更好的办法。

有遗憾,有烦恼,但做蝴蝶标本,更多的还是乐趣。前不久被他做成标本的英雄翠凤蝶,是他在网上买的,花了60元。“卖家不识货,它可以说是澳大利亚的‘国蝶’。后来我再上网去看,发现价格翻了一倍多。”孙象钧有种在古玩市场捡到“漏”的窃喜。他的乐趣还在于,可以用蝴蝶标本与人互动,除了办展览,他欢迎更多的人来观赏,比如手头的一个黑猫头鹰环蝶标本,从正面看挺普通,而他突然将标本翻转过来,所出现的蝴蝶标本的背面,看着俨然就是一张猫头鹰的脸。

在护理院,个人空间毕竟有限,“蝶痴”孙象钧带在身边的蝴蝶标本,只是他所有标本中的一小部分,不过他仍继续上网采购,继续制作,乐此不疲。他带在身边的书,有《古文观止》《物种起源》,更多的则是《世界名蝶图谱鉴赏》《中国蝴蝶原色图鉴》《中国蝴蝶分类与鉴定》《世界蝴蝶1000种图解指南》等。

“蝶痴”孙象钧的乐趣,简单而又丰富,且在探索中延续。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城墙影展
让妈妈看看
红桥初成
模拟法庭
尽收眼底
又到银杏金黄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