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力播 家在苏州 微博 微信
首页 要闻 民生 社会 理论 时评 文化 教育 旅游 娱乐 体育 图闻 专题 工业园区

发掘1号墓前室。

发掘1号墓前室。

5号墓出土的“吴侯”墓砖。

5号墓出土的“吴侯”墓砖。

本报记者 王敏悦 刘达

日前,因为一场关于1号墓墓主是否为孙策的学术论争,沉寂多时的“东吴大墓”再度“出圈”,引发各界关注。

它的上一次“出圈”,还得追溯到2016年。彼时,苏州市考古研究所于虎丘路西侧一建设工地发现了新村土墩孙吴墓,其中的1号墓系目前苏州地区所发现三国孙吴时期墓葬中时代最早、规模最大、出土文物等级最高的。“东吴大墓”之名,由此传扬开去。

再度出圈

考古人、媒体、三国迷纷纷关注

发掘工作结束4年后,苏州虎丘路新村土墩孙吴墓再度“出圈”,掀起一波热议。央媒、省媒纷纷将目光对准苏州,希冀揭开1号墓墓主的身份之谜。

事情的缘起,是苏州市考古研究所研究馆员张铁军去年12月的一段发言。在由中国考古学会、南京大学主办的三国两晋南北朝考古新发现交流报告会上,他向与会的业界人士首次披露自己关于新村土墩孙吴墓墓主身份的判断——新村土墩或是一处宗室家族墓地,其中,1号墓的主人也许是威名赫赫的“小霸王”孙策,5号墓的主人则有可能系其子孙绍。其后,他又将更为详细的推导和判断过程集结成文,发表于学术期刊《大众考古》。

平地一声惊雷起,张铁军的这一判断随即在考古圈内引发激烈讨论,已于2018年发掘完毕的新村土墩孙吴墓再度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在过去的几个月时间里,各方你来我往,抛出论点和论据,就1号墓的主人身份做出论辩。“我觉得这是一件好事,大家从不同的角度去做学术性的探讨。这样的探讨越多,举证的材料越多,就越可能接近真相。”张铁军说。

业界的讨论有了,媒体的报道多了,社会的关注度也高了。这段时间,在另一处考古工地忙碌的张铁军切实感受到:新村土墩孙吴墓突然又“热”了起来。

这处墓葬上一次这么“热”,还是在它的发掘阶段。彼时,为配合土地基础建设,市考古研究所对位于虎丘路的一处地块进行考古发掘,发掘工作从2016年7月一直持续至2018年4月,发现了现代层、南朝文化层、孙吴文化层、汉代文化层以及新石器文化层,清理出墓葬9座,包括西汉土坑墓1座、孙吴砖室墓4座、六朝砖室墓1座、宋代砖室墓3座,出土文物219件(组)。4座孙吴砖室墓中,1号墓、2号墓及5号墓保存下来的考古信息较为完整,系该次考古发掘过程中的重大发现。有专家指出,该处墓葬系苏州当时唯一可以保护下来的东吴大墓,或可补上苏州作为历史文化名城断裂的一环。

“弄清墓主的身份很重要。”张铁军告诉记者,2019年,他通过系统的梳理及整合,首先将1号墓的发掘简报作了发表;1年后,又发表了5号墓的简报;2号墓的简报则仍在整理之中,“过去的几年时间里我一直在做相关工作,一边研究考古现象,一边查阅相关文献,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最终得出了孙策或为1号墓墓主、孙绍则为5号墓墓主的结论。”

墓主疑云

究竟是孙策墓还是孙权太子墓

孙策葬于何处,正史之中并无记载。那么,张铁军是何以得出此番结论的呢?

张铁军认为,新村土墩孙吴墓应系一处三国孙吴时期宗室家族墓地。其中,1号墓为主墓,2号墓为其陪葬墓,两座墓葬建于同一时期,均为平台起筑砖室墓,时代为孙吴早期。5号墓为土坑砖室墓,建于前两座墓葬的封土之中,应为1号墓的附葬墓,时代为孙吴中期。从墓葬规格、年代以及位置推测,1号墓墓主与5号墓墓主应系父子关系。

他列出更多、更具体的考古细节支撑自己的观点:5号墓出土了“吴侯”“建兴二年”等字样的铭文砖;5号墓内有大量碎砖;新村土墩的一座南宋墓里有“吴天之墩”的墓志;1号墓甬道内的封墙时间比1号墓晚几十年。

首先是“吴侯”和“建兴二年”等字样的铭文砖或有端倪。据《三国志》记载,东汉末年至三国时期共出现过6位“吴侯”,分别是孙策、孙权、孙绍、孙英、孙基、孙壹。张铁军认为,5号墓的“吴侯”应为其中之一。其中,孙策、孙权被排除,孙壹叛逃入魏,孙基被流放至会稽乌伤县,因此,5号墓的墓主应为孙绍、孙英两者之一。“中国历史上使用‘建兴’年号的共有6次,其中与苏州有关的、又涉及‘吴侯’的,应是三国孙吴时期废帝孙亮的年号,由此推导可得‘建兴二年’即公元253年。孙绍的死亡时间与这一时间较为吻合,因此我推断5号墓的墓主是他。”其次是5号墓的碎砖,张铁军推测,孙绍之子孙奉因讹传谋逆为孙皓诛杀,孙绍很可能因受儿子株连而遭毁墓,这也从侧面印证了5号墓墓主系孙绍。

倘若5号墓墓主是孙绍,1号墓墓主则可推导为其父孙策。“吴天之墩”的墓志可为其佐证。“孙策生在群雄逐鹿的东汉末年,是魏、蜀、吴三国创业者中最年轻的一位,成为‘天子’应该是他奋勇前行的指路明灯。孙策去世时虽仅为‘吴侯’,在其初步统一的‘江东’范围内却是最高领导者,很有可能以‘天子’自居。”张铁军说,“另外,1号墓甬道内的封墙时间较晚,可能是因为孙策去世时年仅26岁,依常理,孙策夫人与孙策年纪相仿,若无意外,孙策原配夫人当晚于孙策几十年去世,并合葬于孙策墓中。”

然而,对于张铁军的论断,苏州博物馆研究员、副馆长程义却持不同意见。程义虽赞同新村土墩孙吴墓系三国孙吴时期宗室家族墓地,但另一方面,在他看来,5号墓的墓主应系孙英,他结合史料对孙策葬地进行分析,认为孙策是在曲阿被刺杀身亡,且孙策之父孙坚葬在曲阿,孙策大概率会与孙坚合葬,这就排除了1号墓墓主是孙策,以此类推5号墓墓主只能是孙英。孙英死于五凤元年即公元254年7月,其墓中有“建兴二年”铭文砖是可能的,而且5号墓出土有一批带“凤”字的残砖,其全文很可能就是“五凤”,也就是孙英死后下葬的那一年。在判定5号墓墓主是孙英后,程义结合当时吴国面临的军事形势和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归葬传统,做出判断——1号墓墓主应是孙英之父,也就是孙权的太子孙登。

在此基础之上,程义根据1号墓“前后双室、双穹窿顶、前室带双耳室”的结构,进一步推测1号墓可能是孙登与周瑜之女的合葬墓,而2号墓的墓主则可能是身份稍低的芮玄之女。

热度之外

“东吴大墓”等待易址复建

“因为现在我们缺乏直接的证据,去得出一个确定的结论,所以只能靠推断去无限接近真相。”张铁军说,也许之后可以开个相关的论证会,召集专家展开论辩,形成会议纪要,由此得出与史实最为吻合的阶段性成果。

孙策作为孙吴政权的奠基者之一,后世的知名度极高,以其为原型的艺术创作也不在少数。此次新村土墩孙吴墓再度“出圈”,多少也与孙策广泛的“群众基础”有些关系。“如果1号墓墓主确系孙策,它或可成为地方上的一座时代标尺,可以让今人进一步了解孙吴时期最高等级的墓葬是何模样?有何制度性和规则性的表达?同时,借由这样的名人效应,苏州的历史文化内涵将得到进一步提升,其作为历史文化名城的深厚积淀也将得到进一步彰显。”张铁军说。

而根据已公开考古资料,可以确定的是,1号墓是目前苏州地区所发现三国孙吴时期墓葬中时代最早、规模最大、出土文物等级最高的。并且,1号墓的体量、形制、结构与南京上坊大墓和安徽马鞍山天子坟大墓相近或相似,且时代最早。即便最终论证该座墓葬并非孙策之墓,其对于苏州文明探源的重要意义也不言自明。

张铁军告诉记者,新村土墩孙吴墓的1号墓、2号墓及5号墓在较早之前已完成整体搬迁,“专家进行过多方论证,认为该处墓葬的原址已遭破坏,并且受限于水位等自然条件,不再适宜原址保护,于是我们把墓葬分成几大块,打包搬运至仓库,等到复建的时候,只需要像拼积木一样把它们拼好就行。”

如今,在苏州城内找到一处合适的位置,完成这处墓葬的复建成了张铁军最大的心愿。“把这些文物资源保存并展示给大众,有着相当重要的意义。新村土墩孙吴墓确实是苏州地区的一个重大考古发现,但很多老百姓对它并不了解,将它易址重建能够让大众对苏州深刻的历史文化内涵、源远流长的江南文明有更深刻的认识。”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外企开足马力
“美丽菜园”扮靓乡村
平江路人气回升
“大力士”
丰收景象
晨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