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力播 家在苏州 微博 微信
首页 要闻 民生 社会 理论 时评 文化 教育 旅游 娱乐 体育 图闻 专题 工业园区

□苏报驻昆山记者 朱新国 占长孙

“爸爸妈妈你们放心,小飞(费俊龙昵称)在‘天上’挺好的,我们刚刚还通了电话!”昨天下午,记者陪同费俊龙父母,在昆山巴城镇的美龙舫蟹庄里,通过视频连线,独家对话费俊龙妻子王洁。

王洁告诉记者,神舟十五号载人飞船成功“飞天”后,她与费俊龙的首次通话是11月30日20时55分。她第一句话问:“身体感觉怎么样?”得到的回答是:“感觉比第一次更好一些,能很快适应太空失重的环境。”费俊龙说,飞船于11月29日晚进入预定轨道后,次日,乘组人员吃过早饭便马不停蹄投入到紧张工作中。

在出征前与中外媒体记者集体见面时,17年间两度“飞天”的费俊龙说:“我们乘组平均年龄虽然最大,但飞行本领仍然保持在青春状态。”王洁告诉记者,费俊龙的这番话绝非豪言壮语,是有实力和底气的。“3年前,当接到航天飞行指令那一刻起,他每周要进行3至4天的高强度训练,一天七八个小时下来衣服上能拧出2斤水。”

作为中国首批航天飞行员,费俊龙从1998年以来就一直处于常态化的“备战”状态,到如今已整整24年。王洁说,费俊龙把体能训练看得比天大,他跟战友们在一起的时间远远超过待在家里的时间,他的自律性近乎苛刻,遇到自己喜爱的食物绝不会多吃一点。“看到他这样,有时候真是心疼。”王洁说,正是靠着这份严谨和责任,我们的航天人才不断取得新的辉煌。

据介绍,飞船“飞天”的次日,中国载人航天工程航天员系统总设计师黄伟芬拉着王洁的手说:“通过沟通和观察发现,费俊龙乘组状态真的很好,这也进一步印证了我们的观点,年龄不是问题,通过科学得法的训练完全可以保持青春状态。”

2017年3月,同为航天人的王洁,从中国航天员科研训练中心退休,但几年来关于航天事业发展的点点滴滴,她时刻都在关注。费俊龙夫妇曾经过一段时间的两地分居,后来王洁放弃北京户口来到费俊龙的工作地,一时令很多亲友不解。之后,费俊龙通过选拔,成了航天飞行员。当时,王洁的父亲也是一员航天老兵。王洁说,如今已90岁高龄的老父亲听说女婿再度“飞天”,兴奋了好几天,感到特别骄傲和自豪。

1992年出生的费迪,17年前,和爸爸费俊龙有过一番“天地对话”,那时费迪还是13岁的初中生。现在,费迪已成为神舟飞船研制团队的一员,担任载人飞船调度的工作。在本次飞船“飞天”前,费迪跟小伙伴们一起将费俊龙送入轨道舱。

作为航天员的后代,费迪从小向往航天事业,真正参与到载人航天飞船发射任务后,费迪经常会想起父亲说过的话:“入一行爱一行。”费迪说:“从研发、设计到生产,一路下来有很多航天工作者在默默奉献,确保每次任务取得成功,能够参与到任务中,我感到非常荣幸。”

王洁说,费俊龙“飞天”前,两个姐姐特意寄来了阳澄湖大闸蟹,他在出征前尝到了家乡的味道,“爸爸妈妈保重身体,明年春节我跟小飞一起回来看望你们!”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春菜上市
小区大马蜂窝被摘除
萌兔带路
捷足先登
思政课进革博
“百花”齐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