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力播 家在苏州 微博 微信
首页 要闻 民生 社会 理论 时评 文化 教育 旅游 娱乐 体育 图闻 专题 工业园区

□钱玲

最近被一个卖玉米的主播震惊了,从来没想到,看主播卖玉米,看哭了。他不说玉米的特别之处,也不讲价格如何优惠,他从玉米开始把童年的记忆娓娓道来,听着听着,那种遥远的、心酸的,又带着甜蜜的回忆让人不禁落泪。

他就是这两天爆火的新东方主播董宇辉,一个自嘲长得像兵马俑的男孩,凭借一身才华火爆出圈。别人直播带货,单纯的卖货,声嘶力竭的呼喊、真伪莫辨的套路、无限循环的重复,都是为了上链接、拼手速、下订单,简单粗暴。董宇辉直播带货,除了卖货,还贩卖人间烟火、诗和远方,文学、历史,山川、河流,乡土、异域,娓娓道来。身为“老师”,董宇辉把直播间“卷”到了新的天花板。

在董宇辉出现之前,直播带货曾经是一场新造富运动。一份流传的“网红主播收入排行榜”显示,从2019年1月到2021年9月,薇娅以57亿元的各项收入登顶,李佳琦则以46亿元位居第二。2021年12月,薇娅逃税漏税被罚13亿元的新闻,占据各大头条。动辄数亿的数字,让外界看到了直播行业“来钱有多快”。但野蛮增长的行业,最不缺的也是丛生乱象。罗永浩团队销售过假“皮尔卡丹”羊毛衫,其他头部直播间也出现过假全麦面包、假阳澄湖大闸蟹等争议商品。辛巴的“假燕窝”事件,更是掀起全网热议。还有坑位费水涨船高,销售效果却一言难尽,以至于“缴10万坑位费,仅卖出五个保温杯”。为了佣金,直播机构甚至不惜弄虚作假。2020年“双11”,某脱口秀演员的一场直播,被曝311万观众中,97%的数据都是花钱刷量。除了“吃完原告吃被告”的模式,给直播电商招黑的,还有某些主播为了博眼球,采用“选妃”、互骂、卖惨等各种妖魔低俗方式。

对于一个如此巨大、重要,又容易滋生混乱的行业,监管层自然要发挥功能。从2020年6月5日开始,国家网信办、工信部等八部门,就开展了网络直播行业专项整治行动。今年6月22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文化和旅游部共同制订印发《网络主播行为规范》,为网络主播划定31条红线,显示出从业者规范化的趋势。

在此环境下,董宇辉的走红看似偶然却也绝非偶然。因为他掌握了文化密码,为直播带货注入了文化灵魂。文化加持让原本没有多少感情色彩的购物行为有了更优的体验、更多的收获,这就是文化的力量。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如今,各行各业都在追求高质量发展,直播带货也不例外。“董宇辉现象”给了这个行业一个有益的启示,文化是直播带货的新蓝海。当然,董宇辉不会一直走红,长江后浪推前浪,任何一位“网红”都无法真正做到长红,但他的走红给直播带货带来了一股清流。中国电商的直播间里,需要更多的“董宇辉”。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上门服务
家门口享受便捷服务
亲子研学
戏水乐
“清凉”送给工地建设者
清凉“生境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