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力播 家在苏州 微博 微信
首页 要闻 民生 社会 理论 时评 文化 教育 旅游 娱乐 体育 图闻 专题 工业园区

村(社区)是社会治理的最小单元,是党和政府联系群众、服务群众的“最后一公里”。2020年以来,相城区在全区范围内探索实践新时代“枫桥精神”,创新开展“枫桥式村(社区)”建设,并以此为重点,加快推进基层社会治理现代化,为基层矛盾纠纷调处按下“快捷键”,也让更多优质资源、优质服务流向村(社区),让治理成果更多、更公平地惠及城乡居民,一幅社会治理新画卷正在相城大地铺展开来。

网格吹哨

基层问题发现早

太平街道洞字社区网格员时晓君正在例行巡逻,检查消防设施是否正常。

时晓君是相城区太平街道洞字社区的专职网格员。他家离社区不远,骑车去单位也就10来分钟,但他每天骑车上班,在路上要花掉一两个小时。“到单位前,我习惯‘顺路’在辖区里先兜上一圈,有啥问题可以尽早发现。”每天在社区里巡查,是他的工作。私家车堵了消防通道,墙角有偷倒的垃圾,消防设施破损,电动自行车违规在楼道内充电……这些事,他都要管。为了确保巡查无死角,时晓君经常坐电梯先到顶楼,查看消防安全门是否畅通,楼顶是否有杂物堆积,然后走步梯下楼,逐层摸排。

除了安全巡查,时晓君还会参与纠纷调解。一天,他在“扫楼”过程中,听到有户人家传出吵架的声音,连忙敲开门询问情况。“那是个重组家庭。女儿不同意继母的亲戚在家里暂住,两人吵了好多次了。”时晓君说,他先安抚双方的情绪,然后立即向集成指挥平台上报,妇联和街道司法所工作人员很快赶到现场。通过“背对背”调解,这起纠纷很快得到圆满解决。

洞字社区是安置小区,建有15幢高层住宅,已入住954户,常住人口3015人,外来人口1933人。目前该社区设有1名网格长、8名网格员。“小区里的每个角落,我们都走遍了。”时晓君说,网格员的优势就是问题早发现、早处理、早解决。“我们距离群众最近,收集社情民意,化解小矛盾,我们有责任,也有优势。”

网格员收集消防隐患、矛盾纠纷、治安隐患等线索后,通过集成指挥平台上报进行“吹哨”,职能部门必须“现场报到”,快速解决问题。这是相城区“枫桥式村(社区)”建设的“标准流程”。自2020年起,相城区下发相关文件,加强基层社会治理综合网格建设,确保问题早发现、早处理。集成指挥平台年均流转网格巡查工单50万余件,其中涉治安隐患、社会矛盾及社情民意类工单11万余件,办结率达99%以上。

乡贤调解

矛盾纠纷不上交

冯梦龙村退休老书记钱颂南正在老书记工作室例行坐班,收集社情民意,充分发挥自身优势,解决村民之间矛盾纠纷,助力基层乡村治理。

“老书记德高望重,我们都相信他。”这是相城区黄埭镇冯梦龙村23组村民惠娟的心里话。最近,保洁队员在村里进行卫生整治时,发现惠娟家门口堆有杂物。当时惠娟家里没人,保洁队就把杂物直接装车拖走了。惠娟发现后,找到保洁队长冯志强理论。争执不下,两人专门找到村里的退休老书记钱颂南评理。钱颂南了解情况后,三言两语就化解了矛盾。“村里整治环境、美化乡村是大好事,大家都要理解配合。当然,保洁队不打招呼,就把人家门口的杂物搬走,也欠妥。”冯志强当场答应把搬走的杂物送回来。惠娟也说:“我们下次会注意的,不会再把杂物摆出来了。”

冯梦龙村面积3.2平方公里,有19个自然村,户籍人口3006人、流动人口5100人、常住人口4308人。2020年,依托相城区“枫桥式村(社区)”建设,冯梦龙村在网格工作站里设立老书记工作室,请钱颂南和金林生两位老书记坐堂。凭借威望高、人脉广、经验足的优势,两位老书记今年以来已成功调解村里的矛盾纠纷26起。钱颂南说:“我当了几十年的村书记,现在虽然退休了,但还想发挥余热。遇到问题纠纷,我能解决的,当场解决;解决不了的,向上反映。”

老书记工作室隔壁是“相”贤工作室。两位退休企业家夏永根、沈春荣在里面坐班。他们一方面接受群众来访,调解村民邻里纠纷,收集社情民意;另一方面常态化向村民开展宣讲,宣传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倡导崇法尚德。村重点工作事项推进前,他们还和网格员一起,深入各家各户宣传讲解。

在“枫桥式村(社区)”建设过程中,相城区各地基层社会治理品牌雨后春笋般涌现,比如冯梦龙村老书记工作室、洞字社区37度服务治理品牌、阳澄湖镇渔业村“百姓茶馆”调解阵地、漕湖花园二社区“静心之家”非诉平台等,助推形成共建共治共享的乡村治理新格局。

力量下沉

群众诉求解决快

相城法院渭塘法庭法官助理在北桥街道“盛南荷心”无讼村(社区)建设示范点,与网格员一起针对矛盾纠纷进行诉前调解。

“唐法官,我们老两口终于见到孙子了,两年多了啊……”去年中秋节后的第一天,相城区人民法院黄埭法庭法官唐灿就接到了村民老杨的电话。三年前,老杨和大女儿夫妻为了一处房产出租收益分配问题,关系闹得很僵,双方两年多没来往。老杨气不过,走进设在村里的法官驿站,向值班法官唐灿诉苦。唐灿发现,处理双方的纠纷并不复杂,难的是如何挽回这个家庭的骨肉亲情。

在双方各执一词、争执不下的时候,唐灿问老杨的大女儿:“马上要过中秋节了,你们应该很久没和父母一起吃团圆饭了吧?这样,我替你们约一下,把矛盾先放一放,就简简单单吃个饭、聊聊天,行不行?”征得双方同意后,唐灿当场给餐厅打电话,帮他们预订了中秋节的团圆饭。中秋节后,趁着这对父女关系缓和的当口,唐灿组织调解,双方终于协商一致,并在法律文书上签下名字。唐灿握住老杨的手说:“我由衷希望你们一家人今后都能团团圆圆在一起。”

2020年,相城法院黄埭法庭在冯梦龙村设置法官驿站,每周二安排一名法官在驿站坐班,通过“法官进村”,提前介入,把化解矛盾的关口前移。去年4月,相城法院渭塘法庭与北桥盛南社区签订“无讼村居”共建协议,很多民事纠纷就地化解。

在推进“枫桥式村(社区)”建设过程中,相城区委政法委组织警官、法官、检察官等力量共同下沉至村(社区),直接开展纠纷调解、法治宣传、法律服务,取得良好的效果。在政法力量进社区的同时,该区还组织141名法律工作者进入村(社区),提供法律宣传、纠纷调解、法律援助等服务,去年为全区村(社区)提供法律意见320件、法律咨询2200人次,参与人民调解110件。法治资源下沉,形成强大的合力,为全区平安稳定、村民安居乐业提供坚强保障。

“基层社会治理效能提升,给人民群众带来更多的幸福感。”相城区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严轶之告诉记者,近年来,相城区紧紧围绕“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矛盾不上交”的目标要求,积极开展“枫桥式村(社区)”建设。2020年以来,全区先后评定52个“枫桥式村(社区)”,相关建设工作成效显著。全区连续两年矛盾纠纷调处成功率达99.5%以上,群众安全感逐年提升,2021年度群众安全度达99.38%。(苏报记者 邹强 见习记者 刘争)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寻味记忆中的粢饭团
清凉图书馆 火热排长队
大唐行·姑苏城外
“硬核”带娃
高温天游兴浓
家门口享便民服务